八十年代以前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人,现

2019-11-21 作者:社会生活   |   浏览(179)

问:八十年代以前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人,现在都混得怎么样了?

我是80年顶潜父亲接班的,在县五金公司上班。

当时只有18岁,高考落榜生。

80年7月,乡上招民办教师,我和村上一个伙伴参加了招考。有一天,我们给队上拉粪,乡上来人说,你俩考上了,明去县上复试。

我拿上通知,那个高兴就甭说了。考完之后,我们等啊,等啊,等的都开学了,也不知啥情况。后来才知道,进学校的都是有关系的,或教育系统老师子弟。考试只是型式而已。也没有对成绩进行张榜公布。

当我准备复习来年再考时,我父亲说,不复习了,考学是为了有个工作,现在有政策,可退休顶潜,你接班吧。我稀哩糊涂就进城了,放弃了我心仪的上师范当老师的梦想。

上班后,县招办并不认可那年代的文凭,要全员考试取得初中文化。记得我五金公司仅合格了两名,另一名全抄,与我分数一样。

为了让公司职工通过文化考试。我被公司任命为辅导员,负责培训职工。两年后,基夲通过,剩下一名我做了一次潜考。

改革开放深化后,五金公司经营的产品被各个实体瓜分。经营困难,职工面临转岗、下岗。

那年,我31岁。下岗后要自谋职业,自交养老金。习惯了领月工资的我,一下子就不知所措了,没了工作岗位,没了生活来源。那个愁,只有我们下过岗的人才能体会到。连续几个月失眠,一夜之间白了头发,吃了上顿没下顿,不知道明天用什么买面买菜。更不要说交自己的养老金了。

为了生活,我买过童装,买过苹果桔子,收过农副产品,在私企当过推销员。

当推销员的日子可不好受,工矿企业分片跑,早上8点吃早饭,中午饭要到4一5点。有一次在山上,没有地方吃饭,到一个老红军家去,买了两包老人家自己备用的方便面。

我们两个业务员,另一个被厂长夸了又夸,一礼拜就拉来了一个客户,不愧是能把羊毛衫都能推销到俄罗斯去的能人。

我就可想而知,一个月没拉来一个客户,就被流放去了木材市场摞木头。

我的真诚,还是感动了上帝。热力公司最终选择了我,而且,这是一个大大的客户,签合同,月固定提货XX吨。

这时候,我已不是原来的我了,光环随之而来,一并提拔为办公室主任兼推销员,还主管了生产许可证的换发工作。

我后来做了生意,很优秀。

是那个经历锻炼了我的诚实。答应客户的售后,当天一定去用户家里。记得有一次晚上快8点了,我去给用户修热水器,用户感动的不得了,说,我想你今天可能不来了,没想到你说到做到,虽已晚上,可我非常感谢。还拿出自己蒸的包子:“你拿上,你都没吃饭来了”。

因此,我们那一代顶潜上班的这个群体,不在少数,是时代造就的,不能像有的人说的,大多是渣子,没能耐。起码我不这样认为。

79年高考线253分,录取率3%。按现在录取率,我这个落榜生,可就是大学生了。

这是我接班经历的一角,我很幸福。我的经历使我知道了啥叫“下岗”、“自然人”、“自由职业”(自谋职业)、“自交养老金”等知识。

我是89年可以说最后一批顶替父亲去太钢上的班,当时老父亲不让两个姐姐她们顶替,现在两个姐姐都是在编老师。我年纪小还加了两岁,上班后是钳工,学徒三年,三年中每个月工资平均36.6~92.8。好好上了五年班后又参加成人脱产在北钢院上了三年大专,专业机电工程。96年毕业后又回太钢以工代干又好好上了两年班,在99年单位效益不行自己成立一贸易公司做煤焦铁,06年又成立一装饰公司做至现在,08年国企改制买断工龄自己交社保,15年又成立一培训学校主做文化课辅导。想想国企给了我从农村走出来的途径,感谢政策!

大概是1981年吧,我爷爷从芜湖汽车发动机厂退休,当时家里就为要不要让我去顶职的事纠结了一阵子。说实话,自从1977恢复高考制度,由于当时的信息闭塞,乡下人还不知道有考大学这一说,除非家中有正在读高中的人家才有可能知道。但是,那个时候我们整个村子里还没有人读到高中。再加上以前家庭成分不好,邻村就有一位长我几岁的女生因为家庭成分不好考上高中不让上的,考大学好象根本也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当听说有顶职一说的时候,估计我爸妈当时确实是纠结了一阵,因为那样就可以跳农门了,吃上国家饭。我的爷爷奶奶就生了我爸一个,而我也是孙辈中年龄最大的,若说要顶职,我是唯一可选的人选,尽管那时候我才初二,十五岁。可能也正是因为我年龄小,一个人要去外地爸妈实在是不放心,最终他们放弃了这个机会。而我后来也凭着自己的能力顺利考上大学。

现在回过头来再想想,当时我若去了,可能就是一初中生在企业里干一辈子,没有多少文化,也不会有多好的岗位,估计在当地找个人结婚成家,成了安徽人,一辈子就留在那里了,现在大概也不会在这里做悟空问答或者写头条号。

人生就是这么阴差阳错的事情,不过我还是感谢我父母当时的明智,那时那会儿他们也未必就知道我将来能上大学,但是,因为他们的爱心和不舍,我没有去。

我大学毕业分到企业工作的时候,确实也在单位里认识很多顶父母职的同事。当时单位还严格区分国企、集体和街道办的企业等多种。我们单位并购了一个分厂当时的体制就属于集体所有制,同年分来的一位哈工大的男生因为跟那个分厂的专业相关,落户在那边,享受的待遇也跟我们不一样,后来他干了一年就离开了。

当然,那时候因为大学毕业生少,顶替父母到国企上班的,有些人本身拥有高中学历,个人如果又比较灵活比较努力,单位有意培养他,再送他去读个电大、职大、夜大之类的当时被称为五大生,拿个大专文凭,在单位也混得不错,那些人基本上比我工作还要早几年。现在也早已到了退休的年纪。只能说那是一个时代的产物。

我是苏小妮,喜欢请点击关注和分享!

我们厂食堂老吳头要退休了,那时候可以顶职,厂劳资科为他办了手续,让儿子进厂还是在食堂工作。

他儿子以前在农村是生产队长,一个很能干的人,工作,人缘都不错。

可是他是一个悲催到顶的人,一个春天早晨,下着大雨和轰隆的雷声,这时他尿急上厕所,一个公共厕所离食堂约100米,可能是他放水时候接地,一个炸雷电光一闪,可怜的小吴倒下了,当时厕所里还有三个人蹲着大解,此刻连裤子没顾提往外冲,毕竟那场境太吓人了。

小吴死了,厂里为他厚葬,后来征求家属意见,把一个人来顶职,结果他们家属放弃了。

还有一个我厂贺副厂长儿子顶职进厂,一个农村的孩子,没有给他安排好点工作,贺副厂长心里有点不舒服。

这代人脱离了农村,来到城市工厂顶职,大多数人命运一样,工厂破产,下岗,自谋职业。

现在这批人已基本到了退休年龄,或许大多数都退休了。

他们来到了城市,期待的,或许有些不尽人意,过去了,愿他们一切安好。

八十年代农转非比较困难,只要是有工作单位的父母亲,都会让孩子顶替自己去上班,然后转为非农业户口,吃上商品粮,一下子扔了锄头,不用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在农村劳作。

当时那真羡煞旁人,觉得那顶替者真幸运,世袭了父亲或母亲的工作。

那么八十年代以前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人,现在都混得怎么样了?

有书君看到大多数八十年代以前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人,现在大多已过了花甲之年了,最年轻的也有五十多岁了。

所以这批人应该有的工作业绩突出,成了单位的元老,有的已退休在家,安享晚年,有的因原单位不景气。

早就离开了工作单位另谋职业了,也有下岗了,又没技术,生活艰难的。

一、工作业绩突出,成了单位的元老

讲真,这些八十年代以前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人,有不少人虽然学历低,但在业务上却能跟着师傅好好勤奋学习。

做事又吃苦耐劳,有学习机会又能虚心请教,认真学习,到现在已是单位的业务精兵,是单位业务方面的老师傅,成了单位元老。

有书君的忘年交老李就是一个顶替父亲进厂工作的老师傅,这是一个生产汽车零件的大型流水线。

那年,正读初二的老李进厂时只有十五岁,父亲退休时让他进厂工作,当时他也犹豫不决过,但禁不住母亲的劝说,让他早点拿工资补贴家用,只得放弃学业。

好在老李当年一进厂就碰到一个好师傅,把所有经验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他,而他也很好学,每一道工序他都了熟于心,而且读了初二,学了些物理知识。

厂里派他去省里学习技术改进工作,他欣然前往,学习时又十分刻苦,学习回来他便成了单位业务骨干,经过五年的磨砺,他成了单位中层干部。

后来技术革新,工厂改制,他正值中年,业务又精,成了厂里的副厂长,现在年过半百的他,成了厂里最熟悉业务的老师傅,大家都称他李大师。

周围跟着许多年轻的徒弟,逢年过节或周末小年轻们就像尊重父亲一样买上菜,去他家一起做饭吃,领导也很尊重他。

有什么事会主动和他商量,工资卡上也有六千多元一月,和他同龄的农村兄弟好羡慕他。

二、已退休在家,安享晚年

老王是七六年接替父亲到家乡一所小学任教的,他那年二十岁,工资18.9元一月,小伙子任劳任怨,教育着十来个本村的孩子。

他和村里孩子就像兄弟姐妹一样,教他们认字,学写文章,教过的学生走了一茬又一茬,他由一个民办教师,转编成了公办教师,学校里的由五位老师变成两位,因为他是本村的人,一直坚守这片精神家园。

2016年作为这所村小的校长的他光荣退休了,现在白天在家看看书报,写写小文,有时去外面采风,拍摄美丽的风景做纪念,晚上教村里人跳跳广场舞,有时拉拉二胡,领着四千多块一月的退休金,日子过得还比较惬意。

三、单位不景气,另谋职业了

八十年代以前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人,进厂去商店工作的比较多,但是当时很跑火的工厂,随着市场经济的变化,许多厂子不景气,慢慢地开始裁员,最后甚至倒闭了。

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人,文化水平低,一般都在一线流水线做苦力活,随着产品推销不出去,下岗工人越来越多。

有的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工人看见形势不妙,从单位买断,打破了所谓的“铁饭碗”,走出工厂,用买断的钱自谋职业。

从开小店,做小买卖做起,有的人还发家致富了,成了成功的商人,在城里买了房,买了车,买了店面,过上了不错的生活。

当然不是所有下岗者,都那么幸运,有不少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人,一没学历,二没技术,下岗后只得外出打工。

十多年一直艰难的赚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现在快六十了,本该享清福了,但还在外赚辛苦的体力钱,有的替单位看守大门。

有的帮快递公司送货,有的在餐馆端盘子洗碗,也有的在别人家当保姆,做饭或带小孩。

八十年代以前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人,现在都混得不一样,有的成了老师傅是单位元老级人物,有的光荣退休,生活惬意。

有的另谋职业,有的则打工度日,虽然同为八十年代以前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人,但人各有命,日子过得也不尽相同。

有书君语:对此问题你有什么不同的见解呢?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别忘给有书君点个赞哦~关注有书君,私信回复句子,有书君送你一句特别的话

我是六三年出生的,我们家是农村的,父亲在国企上班,母亲在家务农,我家里姊妹四人,上边有个姐姐,下边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上个世纪的八三年有接班的政策,父亲就办了病退,家里就弟弟一个男孩子,母亲又特别疼弟弟,按理肯定是弟弟接班,可是弟弟因为上班工资低就不愿意接班,那时工资每个月也就三十多块钱,当时姐姐已经结婚了,妹妹还小,父母就让我接班了,在化工厂做化验工作,在工作中认识的老公,他也是接班的,这一晃就过了三十多年,我一四年一月份退休了,老公还有四年多才能退休,在国企工作这么多年,还是有很多感慨的,虽然没攒下钱,但也没为生计到处奔波,是企业让我们有了稳定的收入,我的孩子顺利的读完自己喜欢的大学,喜欢的专业,也是企业让我退休后衣食无忧,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生活中不求大富大贵,所以我很感恩

我父亲在八十年代是高中毕业,那个时候我们全村也就2个可以上高中的,大部分初中没毕业都出去干活了。本来我父亲可以在城市里面找个工程预算这类的活,可是当时家里有个长辈在村里是干农村信用社的,也快退休了,所以叫我爸回来接他的班,当时家里穷也没想那么多就听了亲戚话,就回到农村接亲戚的班了。08年金融危机信用社和别的银行合并,我父亲和同乡7 8个这些在村里跑业务的人全部被辞退了!父亲干了一辈子信用社,突然不叫干了,都不知道干什么!后来和几个一起被辞退的人合伙做生意,父亲他们一辈子在村里跑业务,哪里懂得城里的套路和陷阱,就这样从09年到15年前前后后东拼西凑陪进去几十万还被骗了200多万,这些钱都是靠着这么些年父亲攒了一辈子人脉和关系借的,就这样赔进去了。现在这几年父亲天天在外面打工赚钱还债,连家都很少回去了。只怪我自己没本事,睁不来大钱,整天在厂里上班,一个月也就那么多工资,没办法替父亲分忧解难。唉我今年都25了,连找女朋友的勇气都没有,就算找个女朋友给人家说家里欠债几百万,人家会跟咱嘛!这辈子老婆也就想想了!

我是1988年8月参加工作到洛轴的,是当时的劳动局贴招工启事考试进的厂,进厂后才发现,有很多人是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上班的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干活,也特别能赚钱,我记得那时候厂里推行计件工资制,干的越多赚工资越多,1989年某个月,我最少一个月工资拿到188元,是笔巨款了,可是那些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上班的人,比我厉害多了,月月都能拿到400元多工资。

要知道那时候的牛肉汤才0.2元,一碗馄饨才0.18元,一碗烩面才0.7元,400元工资能吃半年饭没问题。这些从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上班的人,特别能干活,年年都能评为先进生产者,厂里发的奖品是杯子等等。

终于从农村成为城市人,那些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上班的人,男的或者女的大多数住在职工宿舍,俗成“男单身”、“女单身”,然后大家再找一个同样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上班的人,就成为“双职工”,可以申请一室一厅的“鸳鸯楼”,终于在城市扎下跟来。有的干的好的又技术好的,被提拔为带班生产的副班长。

我见过一个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上班的人,和我一个车间,干到了机械工业部劳动模范!

进入九十年代后期,国有大厂纷纷没落,产能严重降低,有的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上班的人下岗了,有的被分流到物业上,打扫卫生、看大门,一个月只赚1500元左右。因为还不到退休年龄,在岗位苦熬着等退休,日子很难过的!

我是82年底顶母亲职上的班。81年高中毕业,差几分没考上大学。82年复读一年,结果又差了十几分。爸妈彻底死心了,我自己也不想再考了,于是就不再考了。好在我们家是城镇户口,也就是那时候人人羡慕的“国家粮”。那时有顶职这一政策,我妈在百货公司上班,于是在我妈48岁那年,她通过关系办理了病退,八二年底我顶职进入百货公司上班。从此在商业部门奋斗一生。其间通过自己努力,曾在县委办、乡政府工作过两年,但终因自己的年少无知,任性轻狂,最终还是回到了百货大楼。99年,席卷全国的改制风潮使我们县的商业部门先先后后纷纷倒闭。一夜之间,我们两口子就和千千万万的人一样,成为了下岗工人。区区的一万多块钱,就打发了我们。那时叫卖断工龄,和原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关系,那就是一个霸王条款,愿不愿意你都得解除。从此开始了我的浪迹天涯的打工生涯,广东、株洲、本县……不时地更换地点,一切为了生活。从当年的青丝乌发,到如今的两鬓斑白,身心疲惫,伤痕累累。到今天,已经儿孙满堂了,还在为打发退休前的时光,孤身一人在广东辛苦工作。苦啊!

我先生有个邻居,三十多前顶替他父亲去了上海,后来听说是一家国营窑厂,烧砖头的。那时候邻居跟我先生差不多大,才上初中,他还有哥哥和弟弟。因为顶职是跳农门,他的哥哥弟弟嫉妒不已。没办法,名额只有一个。为了表示公平,爸爸妈妈说好了老家财产不给顶职的老二 。

不几年,窑厂改制,老二下岗了,但户口在外地,只能就地换工作,换了一个又一个,一个厂跳到另一个厂,越跳收入越比不上在老家的哥哥弟弟,他们一个开皮鞋厂,一个大学毕业去了银行。老二五十多岁就早早退休,拿可怜的退休金,被城里的老婆孩子看不起。

今年村庄拆迁,老二妈妈也有房子,老二回来争财产 ,与老大儿子打得头破血流,最后村里帮助解决,拿了100万回到城里去,心满意足。而他的哥哥弟弟,每家通过拆迁获得至少300多万,另外还有房子车子财产无数。

这就是所谓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生变数太大,有些看似很好的去路,未必永远就好,比如如今的公务员,年轻人个个挤破头,说不定将来很潦倒。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社会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八十年代以前从农村顶父母亲职位上班的人,现

关键词: 八十 混得 父母亲 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