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最深刻的一句上海话是什么?

2019-10-21 作者:社会生活   |   浏览(107)

问:让你最深刻的一句上海话是什么?

谢邀。

香俄林。乡下人的意思。

这句话,是上海人对所有(注意,是所有)不是上海人的称谓。可见当时的上海人多骄傲。连首都人都不放在眼里。是因为上班是十里洋场吗?还是上海的高楼大厦多。其实,我们家亲戚也在上海,问了不少人,也说有亲戚或朋友在上海。他的原来也都是上海以外的城市人。城市大小不同而已。

后来,在新疆和上海人分在了一个连队。这下平等了。我曾经笑话了他们一下:侬也是香俄林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上海人将所有外地人都叫乡下人。原来是觉得外地人土,没上海我洋气。

其实,他们的洋气有时让我们好笑。比如,那时候做衣服要布票的。上海人穿不同颜色的衬衫让我们羡慕。有一次见到他们换衣服才知道那只是一个假领子。可见上海人要面子精到骨头里去了。

不过,现在确实让上海人有资本骄傲了。上海完成国民总产值的40%。是长三角经济发展的领头羊。一带一路的桥头堡。

以前,我瞧不起上海人的小气,现在我为他们的贡献点赞!

我是上海人,我爸爸爷爷都是。

我最感兴趣的上海话是夜壶蛋,打桩模子,斯不林,鹞子。。。等等我能听出是上海话,有些不懂,有些知道是泊来语,但我终究生出隔膜来的母语。语言首先是工具,又必然有时代地域隔膜。熟悉的陌生,亦如我们的人生:)

说乡下人的,不懂江北(苏北)人的梗:)比我年长的上海人还是会叨叨江北(苏北)人。我也不知道他们的确切说法:)

说上海不包容的,不懂包容。存在本身不需要包容,因为已经在那里:)

“一墨刹辣奇”,这句话是指赞,太平常的一句闲话,指挂件及摆放的东西的物品整齐划一。

我是上海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到北京,出差乘特快列车,在卧铺车时,我的同事,在列车上看女列车员在走道坐位窗上挂帘处,整理旅客毛巾的干净利索样,一声感叹。差点引起那北京的列车员误会,我立刻用普通话进行解释一遍,这“一么刹色啦奇”的意思是指你整理得整齐!她听后,笑了。听到时如乌云布天要打雷,听释后如雨后彩霞。

所以上海闲话真的非常有内函的。外地人想融进上海,请多注意,不懂上海话,请勿乱说。慎重!

上海话是我的母语,虽然现在已经说的不太流利了,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三个字“小棺材”

那是八十年代中期,十来岁吧,在南京到上海的火车上,忘了为了什么事,总之被老妈一顿臭骂,最多就是这三个字,感觉特没面子,后来还是一个列车员阿姨过来安慰我。这一晃就三十好几年了。

关侬啥事体。

上世纪90年代,有幸与大上海(他们自己说的)人相处过一段时间。感觉他们上活挺精致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收拾得清清爽爽,裤缝烫得笔直,而且非上海话不开口,哪怕你再三提醒听不懂。

可能是因为见多识广,所以,对我们江北人多用批评口吻,喜欢指点江山,善用讽刺文字。但你不能问他不愿意回答的问题,比如:你家住多大房子?平时家里来亲戚朋友了,是去饭店呢还是在家里烧菜……等等。看到他吃饭时,老是喜欢说“么掐锅”,然后不顾别人地狂伸筷子,如果你问他:大上海买不到这些菜吗?他会非常生气地回答你:关侬啥事体。这是我对上海人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体现了他们的自以为是,精明小气,己所不欲,偏施于人,虽有无数无奈缺又死要面子的小家子气。

也难怪,他们老祖宗毕竟是帮洋人当下人的,骄傲和自卑的复杂心理代代相传,可以理解。但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新上海人……太恶心了,不说了

我单位是上海内迁厂,从学校分配到单位,人生一夜之间就象进入一小小上海人天地。

岁月长了,人在那座山,唱那山歌,讲那山方言,所上海"拉吳话"也一般会互通互聊起来,带点南昌腔。

单位上海师傳们常吊在嘴边是:"侬佬灵光的。"也为说"佬嘞色":拎得清,恰价。反之:十三点,猪啰,小猪头,冈头,阿三,小瘪三…这些都不算骂人话,如同南昌开口言方:咯只扇头…

上海话"侬佬灵光"尤为南昌方言"伍好厉害",普通话讲:你好聪明,圆滑,有本事,可解决一切问题,什么事都摆得平。

佬灵光,也为赞许表扬,同为互敬,互邦,互爱的一句心里话。

上海话中令我印象深刻还代有时代印象的是‘洋径浜’‘派司’‘司不林’‘水门汀’‘打桩模子’‘结棍’‘老卵’由于20世纪初上海有英美公共租界于是老上海人在与英美人打交道中就学会了些英语,可是说的不连贯杂着上海话口音的英语就被称为洋径浜,后来被人称为说话不标准的意思,洋径浜在20世纪初是黄浦江旁英美租界上的一条小河后来被填平成为现在的延安东路,因此说到洋径浜老上海人就会想到那段历史,但曾经看过那条洋径浜河的上海人可能已没有了,派司,司不林,水门汀这三个词是英语‘通行证件’‘彈簧’‘水泥’的意思在现在65岁以上的老上海人的记忆中派司是证件,行,和扑克牌的意思,司不林是老式彈子锁的意思,水门汀是水泥地的意思,打桩模子意思是在街头倒卖外囯香烟,电影票,有价证的小商贩,如同电线杆似的站在街头灯影下,结棍是厉害的意思,老卵是牛逼的意思,这两个词能见词生意,结棍见字就能觉得此人厉害如棍,老卵见字就觉得此人有点岁数的老江湖了,上海人是由于天南海北的人组成融合的,因此形成的语言习惯性格很有意思,是中国最有特色的一个城市。

吃哪!

就是在哪里吃……


“懂精”、“太招屎”是六十年代中后期上海滩上广泛存在于市民中的流行语。

“懂精”有聪明、反应快之解,亦有时尚、合潮流之意;它由上海滩原专指生活精致、打扮时尚、情调入流的“老蒂克”、“老叶克”进化而来。

“太招屎”一般意指丢脸面、缺诚信、无原则的人或事。它由上海滩原专指做人或做事龌龊、“肮里肮三”转化而成。

曾几何时,谁要是打扮稍稍入流,或在公众场合表现略微出众,人们都会对此表以“格朋友蛮懂精的”赞叹。我记得那年代,能穿上一件大翻领即薄型体育长袖衫,或穿上一双现称为老北京带松紧的布鞋,众人对此都会投以蛮“懂精”的羡慕眼光。而与之反差的诚然是“太招屎”了,谁要是做人或做事无底线且不讲脸面、无诚信等等,那就必遭千夫所指,即“格朋友太招屎”,他做出的事或为人也为人不齿了。

当然,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懂精”也好,“太招屎”也罢,都早己被新的语言甚至网络用语代替。但只要是老上海,说到“懂精”或“太招屎”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让我最深刻的一句上海话是:鞋带先买。我之所以对这句话印象深刻,是因为,这句话如果用正宗的上海方言说,听上去非常象日语。特别是快速反复说,很像日本人见面时常用的那句口头禅。

我是一个外地乡巴佬,与上海人打交道多,会几句夹生上海话。这句“啊达西吗”,也许是我听上去象日语,也许上海人听上去不像,也许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也许没有也许!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社会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让你最深刻的一句上海话是什么?

关键词: 上海话 一句 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