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俗语:一年两个春,带毛的贵如金。你认为

2019-11-13 作者:历史文化   |   浏览(164)

问:农村俗语:一年两个春,带毛的贵如金。你认为对吗?

一年两个春,带毛的贵如金。这话在旧时,或许有些理,在现时就没多理义了。

一年两个春,是指从阴历年看,一年有两次立春,一年一春,怎会一年立两次春?这就要追及到阴阳历的不同了。我国阴阳同用,人习惯了用阴历,而二十四节气是依阳历而定的,从阳历看,年年都是一个立春,且时间较为固定,都是在阳历2月5号前后这三天。但阴历就不固定,因为阴历年与阳历年年差有近十一日之多,即阳历年有365或366日,阴历年是354或355日,阴阳历年三年就差三十天以上,阴历是以月亮运行变化而制定的,反映的反是月亮变化特点。阳历是以太阳运行特点制定的,反映太阳运行规律,太阳运行,形成四季变化,寒暑冷热不同,节气制定就依阳历,这样就便于指导农业,阴历便无这功能特点,为使阴历与阳历不偏差太远,阴历便采用闰月法,变成阴历闰月年有13个月,384天,而每年阳历一个太阳年时间都是365天约四分一天,即从这个立春到下一个立春时间约为365天又四分一天,而在闰月年的阴历便有了384天,就会在正月有一次立春,到十二月又遇一次立春,成头尾两头春。阴历闰月年有立两春现象,闰月前又会有无立春现象。如2O19年阴历便是无春年,202O年闰四月,正月十一立一次春,十二月二十二日又立一次春,这就是阴历的一年立两春。阴历19年7闰,也有7次一年立两春,七次无春,这也成了阴历历法上的规律,不值得大惊小怪的。这是阴历要闰月惹成的,并非什么天象气象奇异。

带毛的贵如金。这是在说皮草,过去常用动物皮草做被服衣裳。缺少科学知识,科学不发达,古人常以为一年立两春,两春夹一冬,冬天会特令,动物遇冷,经不了严寒霜雪熬而死,会变得少有稀缺,物以稀为贵,所以就有带毛的贵如金的说法。这说法认识,对于科学知识发展了的今天来说,已过时不宜了。




一年两个春是按照阴历的时间来计算的,就是从农历的大年正月初一到腊月三十除夕这整整的一年,那么一年两个春也就是发生在正月初和在腊月底里面。“带毛的”指的是长毛的家畜,其毛绒可以做御寒的衣物,最常见的就是羊毛了。

1、 先来看今年2019年的立春节气是发生在2月4日,按照阴历计算就是在2018年的腊月三十这一天里面。除此之外在这一年的农历里面没有立春节气所以不算是。

接下来再看2020年的第1次立春节气,是在2月4日,按照引来来看也是在2020年的正月十一里面;第2次立春是在2021年的1月3日,那么按照阴历来看依旧是在2020年的腊月廿二里面,所以这个是很典型的“一年两个春”。两次分别出现在正月和腊月里面。

2、 为什么会有“一年两个春”的节气现象呢?很明显就是在这一年里面按照阴历来计算有一个“闰月”,因此在2020年的阴历24节气一整年里面有一个闰月,那么就是“闰四月”,发生的期间就是在2020年5月23日至6月20日。这个闰月有29天,算是一个“小月”,但是这个足以影响到“一年两个春”现象的出现。

3、 阴历“闰月”的出现几年一次呢?这个不一定,是两年或者三年一次。在民间有一种“十九年七闰”的说法,意思很简单,“在19年里面有其中的7个年头就有一个闰月”,所以闰月的发生概率是19:7,所以“一年两个春”的出现也是这样一个比例。

为什么会有“带毛的贵如金”说法呢?

原因就是温度与袋绒毛家畜的关系。一年两个春,这是比较冷的,所谓寒冷的持续时间就比较长,那么在以前农村里面不像现在有最初铁质的火炉子和比较高档的电暖气和暖气来御寒。以前大部分纯粹靠的是牲畜皮毛来御寒,这个在西北、东北地区就很明显了,大头皮鞋和大头帽子、大衣里面甚至到盖的棉被里面都是需要绒毛的。

那么在农村最常见的就是羊绒,尤其是绵羊,羊绒很是厚实。那么对应到驴子、黄牛的售价也相应会增高,总体要比往常没有闰月的年份贵出来很多,所以也就有了“带毛的贵如金”的说法。

总结

“一年两个春”发生在有阴历闰月的年份里面,第1次立春是在阴历的正月,第2次立春是在和正月相同阴历年份的腊月里面,一般是正月上旬和腊月下旬发生立春节气。说到“带毛的贵如金”是在以前农村的说法,在现在已经没有了具体的指导意义,这一切归功于人民生活居住水平的提高和乡村生活居住耕种环境的改变了。

一年两个春是四蹄贵如金。人也有毛有的贵如金,有的贱如粪土。老鼠有毛……贵如金吗?

民谚是农业生产、气象变化和过去农村日常生活的长期经验总结,很多农谚说法在相应时期内会有一定道理可言,但随着时代进步、气候环境和人们生产生活方式改变,往往有些老话渐渐已成为一种口头说法,并不完全可信,可作为一种借鉴经验常识。而至于题主这里说到“一年两个春”,其中“春”是指立春节气,而这句话意思是说,一个农历年内出现两次立春节气,即正月和腊月各出现一次,例如在2020年农历年内便有两次,分别为2020年2月4日(农历正月初一)、2021年2月3日(农历腊月二十二)。下面结合这类两春年份简单聊一下,以供参考:



“一年两个春,带毛的贵如金”理解:如果赶上一个农历年份有两个立春节气,在过去民间会认为这类特殊年份内会遇到寒冬年份,人们就会需要更多御寒之物,而动物皮毛是一种天然保暖材料,因而在这些特别寒冬的年份会增加需求而价格上涨。例如2017鸡年便是两春年,虽然没有经历寒冬,但却在2018年春天遭遇了倒春寒影响,使得夏收小麦减产严重,如果赶在古代,可能就会变为灾年了!另外,在过去农业生产中,牛驴等家畜是干农活的重要帮手,如果经历特别冷的寒冬可能会冻死而影响来年正常农业生产,使得这类带毛动物需求增长明显。例如有些老话为“一年打两春,黄牛贵似金”,也是指两个立春的年份内,过去北方旱地常见耕田的黄牛可能需求量增加而价格上涨,给人感觉贵似黄金。

而至于这类说法是否正确,我感觉只能作为一种前人总结的气象经验参考,并不完全科学有道理。要知道,在民间也会有“两春夹一冬,薄被也过冬”、“两春夹一冬,黄土变黄金”等吉利说法,说明农历两春年只是农历纪年历法和节气相结合的正常演变,因农历年会有“十九年七闰”,使得每年农历天数是变化的,因而会存在无春年和两春年,但由于这类年份出现比较特殊,可能更容易引起人们关注,因而在两春年所经历之事更容易被总结,故而可能会存在一些经验之谈。例如近些年出现的两春年份有2006、2009、2012、2014、2017、2020等农历年,你是否有深刻记忆呢?!



事实上,关于农历年份常见的单春年、双春年和无春年,其实会有一定规律可循,上面提到了“19年7闰”,即以十九年为一个周期,只要一个农历年份内包含25个节气时便为双春年,而双春年又与无春年相邻,例如2019年为无春年,2020年则为双春年。根据相关统计规律,在每隔19年内,双春年和无春年各出现7次,而单春年仅为5次。因而双春年既特殊,出现频率又高,故而容易被人们在生活中记住当年所发生之事,从而形成了本地一些经验常识。

所以说,关于一年两春年份,各地会存在不一样的说法,往往很难判断推理是否特别准确,需要结合本地说法,并与当地实际生产生活相联系,在一些年份内会有道理可言,或者在一些小气候地域会有更高可信度,不过,随着现代农业生产和地域之间联系加强,往往遇到“带毛的贵似金”情况应该比较少了,毕竟现如今农业生产越来越机械化,鸡鸭鹅等禽畜蛋提供越来越趋于养殖化,再加上各地互往经济活动很活跃,使得一些年份遇到寒冬等不利气象影响十分有限,故而可以作为一种参考,可以尽量提前规避风险。(以上为个人见解)

“春”的意思指的是“立春”,而“毛”指的就是皮草,或者带毛的衣服。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如果一年有两个立春,这一年的冬天就会特别的冷,而那些带毛的衣服就会在冬天显现出独特的保暖优势,就会变得特别的贵。一年两个春,就是按照阴历年份,一年中有两个立春日,又叫一年双立春。双立春里,第一个立春在正月,第二个立春在腊月。

如果冬天特别的冷,村里的牛、羊就都会没命了,因为农民需要这些动物的皮,并且这个时候的皮也会特别贵,每个农民也会在自己的家里放好多煤,柴火,因为天气真的太冷了。

正月立春春脖子长,春天来得迟,青草发芽晚,加上天气因素不利于带毛牲畜家禽生长。春天冷成这样,青草不发芽,带毛牲口家禽吃什么?贵一点过分吗?

腊月立春,寒在腊月头,属于大冷在年前,早早的衰草遍地,牲畜家禽最遭罪时候自然也是提前到来。冬天提前冷那么早,遍地衰草,牲畜家禽没有丰美的自然草料食物,贵点过分吗?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双春年属于两头挤,春天暖的迟,青草发芽迟,冬天来得早,草衰败的早,一旦牲畜家禽不能自己在大自然中找到食物草料,自然就增加了农民的负担,一春一冬得多准备多少饲料啊!带毛的牲畜家禽贵如金,也是很有道理的。

更多蔬菜种植和水果病害,请关注三农种植通,诚邀您的关注,共同探讨农业知识。

现在的农村里也是属于农忙的季节了,从每年的立秋节气过后,基本上就是说,现在到霜降前后就是农村忙活的季节了,这个时候是秋后的季节,也是秋种的季节,农民会在霜降前把冬小麦种完后,也算能休息一会,然后到了小麦出苗的时候,农民又要忙活几天,这个时候小麦出苗了以后,就要开始拔草了,只有等着麦地拔草之后,那么农民这个时候也算是到了年底该休息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在农村的各个角落,就能看到很多的上了岁数的老人在一起聊天,然后诉说着一些关于农村的俗语,有的俗语是关于天气的,毕竟以前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所以一些俗语显得格外重要,那么这个一年两个春,带毛的贵如金是什么意思呢?


一年两个春,说的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说的农历和阳历的节气,比如有的年份是阳历会有一个立春的节气,那么农历还有一个立春的节气,这种情况在农村里,我们也叫做双春年,一般都是很难能碰到这样的年,但是这样的有两个立春的年份里,在老一辈人的思想里,说的是这样的双春年,冬季的时候就会变得很寒冷,那么这个时候就有两层含义了,比如我们说的一年两个春,带毛的贵如金,这个带毛的就是我们农村家里喂养的牛羊驴马之类的牲畜,像牛羊的牲畜,在农村那可是很值钱的家当,以前的农村机械化也是比较落后,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机械化可谈,所以都是买牛耕地。有的时候人不舍得吃的时候,这些牲畜都要好生对待,毕竟这些牲畜也是在农忙的时候能帮助我们。

所以说,在农村里,可能一个家庭最值钱的就是牲畜了,另外,因为赶上这样的双春年是非常寒冷的,那么人们的需求就会变的很高,以前的农村可不像现在这样,能买件羽绒服穿,那会棉花都会挺贵,所以说和那会可能就会用一些牛皮,羊皮之类的做的皮袄才能抵御寒冬,那么牲畜的皮毛必然很多人都会用到,所以价钱就会贵了,另外的说法是寒冷的双春年,草都不长,那么牲畜就会没的吃,那么价格自然也是会很贵,但是对于在双春年说比较寒冷的另一种说法是,两个春一个冬,寒天不用被也过冬,意思是说在年头的时候立春,那么年尾的时候立春,那么这个冬天就会变的不寒冷,虽然说冬天不用盖被睡觉有点夸张,但是这样的冬天也不是很冷,对于这样的俗语,虽说有点矛盾,但是对于一些地区还是有道理的,只是这两句俗语是不能放在一个地方说的,比如南方和北方,对于这样的俗语,你觉得有道理吗?欢迎下方留言评论!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农村俗语:一年两个春,带毛的贵如金。你认为

关键词: 农村 俗语 贵如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