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的伤逝对我们有什么现实意义?

2019-11-13 作者:历史文化   |   浏览(147)

问:鲁迅的伤逝对我们有什么现实意义?

鲁迅先生诗化小说《伤逝》曾经被改编成电影,公开放映过。

十七岁的我观看这部影片時,被话外音的叙述,震撼到了。那个留着齐耳短发,着青色上衣,下穿齐膝短裙,脚穿一双高跟鞋的‘’子君‘’,她的美,她的忧伤,她那敢于冲破封建伦理跨时代的女性所震撼。

男主人公‘’涓生‘’激情过后,面对生活的苦难选择了逃避,他似乎很有道理的坦白:‘’我已经不爱你了‘’将子君逼向绝境,让观看影片的我浑身感觉阵阵寒意。

有一天,涓生在不经意间听说子君死了,开始了他自圆其说的自白,在我看来就是猫哭耗子的悔恨,这样的恨意至少当时是存在我内心深处的!

悔恨的原文真的美;

‘’我愿意真有所谓鬼魂,真有所谓地狱,那么,即时在孽风怒吼之中,我也将寻觅子君,当面说出我的悔恨和悲哀,否则地狱的毒焰将围绕我,猛烈地烧尽我的悔恨和悲哀‘’。下面一段写涓生回到出租屋;

‘’一年前两人相恋时,子君就带着窗外的半枯的槐树的新叶来,使我看见,还有挂在铁式的老干上的,一房一房紫白的藤花。一年后,依然是这样的破屋,这样的板床,这样的半枯的槐树和紫藤,但那时使我希望,欢欣,爱,生活的,却全部逝去了‘’。

这一段告白,写出了涓生回到伤心地,面对人去楼空的空虚与寂寞。

很多年过去了,我面对这个故事不能忘,面对涓生的逃避不能原谅,也不知为什么!


20多年前读的鲁迅的《伤逝》,已经不记得女主人公叫什么名字了,男主人公叫涓生。故事仿佛还记得。追求爱情和自由的两个青年,组成了家庭,却因现实生活中物质条件的难以为继,最后不得不分开。(没记错吧?)

如果今天的年轻人重读《伤逝》会有什么感受?其现实意义又如何?

现今社会,是个非常讲物质的社会。看头条那些单身狗们写的自我介绍(很像征婚启事),都是某某,xx年生,无房有车有存款,单身狗,就知道了。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青年比较,差别太大了。那时都会写上上进心强、有无工作、什么文凭之类的。

既然是这样一个社会,要谈婚论嫁,就得先考虑各自的物质条件了,像涓生之类的书生,纵有颜值,有前卫的思想,怕是也找不到老婆了。

婚姻的确离不开物质条件,婚姻生活就是过日子,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样都不能少。光有爱情,自由倒是自由,怎么生活?

《伤逝》的主题是反对包办婚姻,摆脱封建社会的桎梏。这在当今社会,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结论:《伤逝》对现代社会没有什么指导意义。

(完了,这样答题似乎是零蛋的待遇。)各位,是也不是?

答题完毕。

《伤逝》是鲁迅先生唯一的一篇以男女爱情为题材的小说,小说讲述了男女主人公从恋爱到爱情破灭的过程,小说的结局是惨痛的,正如现实一样。

人的一生由童年青年中年再到老年,正如大多恋爱中的男女一样,涓生与子君也相逢在如花般绽放的青年时期,子君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定与涓生在一起,以爱为生的女人所要求的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真真切切地爱她,其它的一切都无关紧要,哪怕你一无所有。

这儿的子君象征了浪漫,而文中子君的胞叔和父亲则象征着现实,涓生徘徊在浪漫与现实之间。

涓生和子君脱离了中老年人的束缚,过上了甜蜜的两人生活,养了四只油鸡,一只叭儿狗,涓生上班,子君料理家务。生活即现实,现实即不会是风花雪月,子君与邻居家因为小事有了矛盾,操劳的家务也让她的双手粗糙了起来,更不幸的是,涓生的工作也丢了。四只油鸡被送上了餐桌,叭儿狗也被涓生扔了……

游离在浪漫与现实之间的涓生,终于向现实举手投降,竟向子君说出了残酷的事实:我已经不爱你了。以爱为生的子君,浪漫的梦在那一刻彻底的破灭,浪漫死于现实。

有的人适合恋爱,有的人适合结婚,很少有人能把恋爱和结婚融合得很好,其实很多事没有对错。子君死后,涓生悔于告诉子君不爱她这一事实,聪明的人有时不会快乐,子君以爱为生,并不是所谓的聪明人,她死于无爱的现实。如果涓生对子君说还爱着她,即使是虚假的,子君或许仍会幸福的活着。所以很多人宁愿做一个幸福的傻子,也不愿直面惨淡的现实,这是何其的悲壮,又是何其的无奈!?

《伤逝》是鲁迅先生唯一的一篇关于爱情题材的作品。以涓生和子君爱情悲剧为主要内容,他们的爱情从最开始的深情、吸引到最后生死离别的悲剧是鲁迅先生对爱情跨时代性的深度理解和展示,

这篇小说,曾经在当时的社会引起极大的影响,深深地打动了每一个阅读小说的人;现如今,同样能够引起人们思考、带给人们启示。

01 涓生和子君的爱情

涓生非常热烈地爱过子君,他每天都无比的渴望见到子君,若子君久等还不来时,涓生就会担心子君是否遭遇了翻车、撞车之类的不测。

那时候的涓生,他的视觉和听觉仿佛都只为子君而生动。子君没来的时候是狂热的思念,子君到了以后,是涓生的向子君传递新思想的时刻。

那些当时最流行、最大胆的思想:诸如文学诗歌、男女平等、打破家庭专制的旧制度等等都使涓生讲的激情澎拜,子君听的意犹未尽。

也许正是这些新思想使得单纯的子君快速的成长为当时的“新女性”,也许是涓生的博学多识、侃侃而谈的风度让子君加深了对他的好感以至于产生了爱情。

而子君,也终于在这些新思想的影响下,喊出了“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

这样的时代最强音,显示了子君力求打破家庭专制制度的坚决和果敢。这份儿勇气让她显得沉静而优雅,这份儿力量让她足以有勇气去无视所有的讥笑和嘲讽,让她有信心去面对即将开始的新的生活。

就这样涓生和子君勇敢而坚决地在一起了,那些有着探索、猥亵和轻蔑眼光的房主们,在他们爱的誓言面前变得那么微不足道。

然而,新生活的开始并不容易, 涓生和子君为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可以租住的房屋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涓生花了一大半的钱,子君也卖掉了她唯一的金戒指和耳环,甚至子君为了她和涓生的爱情与她的父亲决裂。

当时涓生和子君的脑海里只有爱情和自由,丝毫没有意识到前方生活的种种困难。奋不顾身的涓生,赴汤蹈火的子君为他们的爱情全力以赴。

当他们自认为爱情甜蜜而值得追求的时候,他们是别人眼中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两个人,这样的两个人注定会在生活遭遇困顿时而消磨掉当初的爱情。

02 涓生和子君的爱情悲剧

尽管开始多么的热烈,涓生和子君的爱情最终却以悲剧收场。

事实上,子君的悲剧不仅仅是子君的悲剧,而是历代中国传统女性在婚恋生活中所必然经历的悲剧。

因为她只单纯为了盲目的爱,而忽略了人生中太多重要并且有意义的东西。


虽然她接受了新思想的灌输,但是她并没有意识到由于时代的不同,她需要改变自己作为女性对涓生的依附角色,而要变得独立。


她和父亲决裂,与家庭决裂,与涓生同居,这确实表现出了她的勇气和果敢,她受到了一些新思想影响,也算是那个时代的“新女性”。

然而,这些思想只不过是个幌子,是她借以追求爱的依傍而已。

因为她对爱情的憧憬依然是那么的狭隘:

同居后的子君把自己变成了涓生的附庸,他们不再谈论文学诗歌,也没有了思想上的沟通和碰撞,子君把自己沉溺于各种家务琐事当中,他们也没有了彼此交流的时间,只能每天单调地坐在昏暗的灯前追忆之前相恋时候的往事。

往事终究是会回忆完的,爱情的火焰也随之熄灭了。同时,这也是男性主导的社会中的女性不易摆脱的悲剧人生。

女性解放是五四时期的整个社会要求个性解放洪流当中的一个小的支流,只是太多太多像子君一样的所谓“新女性”所面对的现实是:

女性既要复合传统美德的标准,又要能够在精神上和男性有沟通,经济上和男性有分担。

然而,当时的社会却不能够给予这些新时代的女性提供符合这种变化的物质基础和社会条件,任何的一重尝试都充满了风险,子君就是那个冒险而没有成功的人。

涓生一筹莫展徘徊在黯淡的人生道路面前时,他总觉得自己比子君更清楚人生的意义,更明白他们爱的现状和未来。

当初意气风发,传播新思想的涓生,把子君当成了他在困顿和窘境现实中的负担,并且涓生的这种自私有着非常大的狭隘与冷漠,他只考虑到自己的未来和出路。子君同居后变得平庸,除了她自身性格特征外,基本上都是生活困顿不易所造成的。

不能包容子君的涓生,最终抛弃了子君。迷失的涓生,虽然活着,却活在追悔和痛苦当中。

他想通过忏悔的方式来赎罪,可是连个名分都没有的子君却永远的去了,他只能“伤”朋友之“逝”,用饱蘸悔恨之情的笔触写下这篇手记,以求内心的宽慰。

失业后的涓生以“不爱”之名抛弃了子君。事实上这是涓生在逃避无法改变困窘生活现状的责任。

他并没有认真考虑子君会因此而拥有什么样的命运。在那个时代,这个行为出格的女子,子君因为爱情出走,又因为不爱而被赶回来,当然不会有好的结局。

涓生也没有过上自由的生活,反而会与内疚相伴终生。这样的悲局几乎是注定的,涓生后来清醒地认识到:

爱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只有保障了基本的生活,才能拥有爱的能力。

涓生无法养活自己,也就更不能养家,爱便不能在困顿的生活里继续,最初的相爱最终演变成了生死离别的悲剧。

就这样,当初毅然决然要逃出家庭专制的子君,在被涓生抛弃后,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最终选择了死亡。

这段爱情最终以子君的死,涓生的无尽的悔恨为终结永远的结束了。

03 涓生和子君悲剧爱情的现代启示

子君的爱情开始于她女性意识的觉醒里,最终又终结在自己被抛弃的命运里。这里最根本的就是子君自我的丧失。

子君和涓生同居之后把自己变成了一名传统意义上的家庭主妇,涓生承担起这个家的经济收入的重担。

子君没了自我,依附于涓生,她用包揽全部家务的努力向涓生表达她的爱,当然变得平庸而不再优雅生动,自然对涓生不再有吸引力。

在涓生和子君的爱情里,子君一直都是被动的,她不但不能及时深刻地反省自己,同时也缺乏对不断变化的现实生活的敏感度。

恋爱的时候,子君认真的听着涓生的种种理论,面带微笑的她,眼睛里充满了好奇的光泽,她接受了这些理论,却并没有把这些理论演变成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因此,成立了他们的小家庭以后,她基本放弃了真正意义上的爱,只追求表面上的安定与幸福,主动放弃了她与涓生之间精神对话,情感交流的机会。

柴米油盐酱醋茶成了子君生活的全部,平淡绵长的生活和温馨的两人世界是她爱的终极目标。

涓生的新思想激励子君有勇气走出旧家庭的束缚,让她能够勇敢的追求和涓生的爱情。然而这些思想并没有融入子君的内心,让她重新定位自己和涓生相处中自己的角色。

没有了自我的子君把精力投入到了枯燥重复的家务当中。这使得她变得日渐乏味、无趣,进而失去了涓生对她的爱情。

当初的子君沉静,果敢,充满了坚定的自我气息和青春的生命活力,而搬入吉兆胡同后的子君,在涓生的眼里简直俗不可耐,不到半年就让人无法忍受了。

无助的子君感到迷茫和悲哀,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可以挽回涓生对自己的欣赏和爱意,只能由着涓生对自己渐渐变得冷漠而无所选择,最终不得不回到了奋力逃出的旧家庭里,并忧郁地死在了周围人的“严威和冷眼”里。

子君若能早一点意识并摈弃掉自己作为女性对男性的依附性,也许她和涓生的悲剧就可以避免了,毕竟,当初的那些新思想让她那么的充满了力量。

所以,子君的悲剧是一个前车之鉴,提醒历代的女性:

女性不能以完全奉献自我为代价来取悦男人,以保障爱情常在,女性要时刻保持外在的优美动人和内在的独立性追求。

子君的女性意识觉醒在最初的爱情里,又迷失在同居后日常生活的琐碎里。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同样适用于涓生和子君的爱情。

子君没有经济基础,所以她没有上层建筑,涓生是她所有寄托和关注点。她把爱情生活当作精神支柱,可这个爱情生活里却唯独没有她自己,连自我学教育都没有了的子君只能在被涓生抛弃之后选择死。

事实上子君的女性意识的觉醒是受涓生的启发,由于这种觉醒“还未脱尽旧思想的束缚”,加之现实的压力让她的死成了意料之中的事。

鲁迅先生作为中国国民性的医生总是清醒的,他用一贯的深刻,敏锐的直觉诊断出了影响男女爱情和婚姻问题中的根本病因:

在现实的生活面前,爱情是脆弱的。没有经济基础的爱情是水中月,镜中花,是虚幻的不切实际的。

涓生和子君的爱情悲剧给我们以深刻的启示:

女性若想拥有和男性平等的地位,除了拥有优雅、温柔、贤惠等传统意义上的特质之外,务必要能够拥有独立的经济基础,这是一个女性精神独立的重要保证,同时还要能够在精神上和男性有对话的资本和自信,才能在爱的关系里真正实现自己的独立。

现在的时代还会有很多涓生和子君,还有很多像涓生和子君一样热烈的爱情,幸运的是,悲剧却可以不再发生。

历史发展到今天,时代的进步,文化的多元,都为女性实现真正的独立,实现男女精神的平等,提供了太多丰富的条件和多种可能性,只要一个女性愿意活出独立的自我,愿意保持自己精神的自由,都可以勇敢的去探索、学习和追求,因为拥有独立灵魂的女性是永葆魅力的!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鲁迅的伤逝对我们有什么现实意义?

关键词: 现实 鲁迅 伤逝 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