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楼梦》中为什么脂砚斋看好“刺玫瑰”

2019-11-13 作者:历史文化   |   浏览(93)

问:小说《红楼梦》中为什么脂砚斋看好“刺玫瑰”?

脂砚斋为什么看好刺玫瑰?简单回答一下,有这么几点。

一,人长得漂亮,聪明,但性格刚强。就像玫瑰一样好看,贾母、王夫人都喜欢,但是一认真起来,连王熙凤都怕她。协助管家期间,她敢于改变王熙凤过去立下的规矩。

二,从贾府利益出发,有大局观。她敢于兴利除弊,开源节流,实施贾府内部改革,减少宝玉等学子的补贴和林黛玉等姑娘的脂粉钱,并推行大观园管理承包制。

三,她有魄力,狠自己不是个男人。她对王夫人、王熙凤等组织的抄检大观园活动表示反对,说这是昏招,是搞自相残杀,总有一天外头的人是要来抄家的。遗憾的是自己不是个男人,若是个男人,要干一番事业的。

四,她大义灭亲,对赵姨娘不徇私情。她对庶出的命运心有不甘,极力地往贾母、王夫人靠拢。对生母赵姨娘和弟弟贾环不徇私情。他给贾宝玉做鞋子,贾环没鞋子穿她不管。舅舅赵国基去世,赵姨娘可见是她管家,想多要点丧葬费也不给。

连脂砚斋都夸赞贾探春,可见她不亚于贾府里的男人。只可惜贾探春这辈子是个女的,迟早要出嫁,贾府的未来靠不着她。

小说《红楼梦》为什么脂砚斋看好“刺玫瑰”?

小说《红楼梦》里的“刺玫瑰”,当指探春。《红楼梦》第六十五回里,兴儿对尤二姐介绍荣国府的主子,说:

“三姑娘的混 名儿叫‘玫瑰花儿’:又红又香,无人不爱,只是有刺扎手。可惜不是太太养的, ‘老鸹窝里出凤凰’。

脂砚斋在探春的灯迷诗后有条批语说:“使此人不远去,将来事败,诸子孙不至流散也,悲哉伤哉!”可见脂砚斋是何等地看好探春。

脂砚斋看好探春这朵“刺玫瑰”,初晓兒认为原因有三:

一,探春思虑从大处着眼,关注贾府兴衰大局。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里,凤姐、平儿等一行人还没到来,探春就在秋爽斋大开中门,严阵以待。

凤姐、平儿等一行人到了秋爽斋,探春命人把自己的箱子、镜奁、妆盒、衾袱、衣包全部打开,说:

“我的东西倒许你们搜阅,要想 搜我的丫头这可不能。我原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 里间收着……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可是 古人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呢!”

凤姐等素来知道探春不同别的姑娘,见她这样,就说,既然如此,那就不用搜了。探春说,你倒说得好听,我的东西你们都打开了,反倒说不用搜了,干脆搜个清楚明白,明儿里又说我这里没有搜,我可不依。

凤姐和平儿都赔笑说,搜了,搜明白了。唯独王善保家的以前倒是听说过探春厉害,估量是众人没有胆量而已,一个庶出的女儿能有多大能耐?就上前掀了一下探春的上衣,笑着说,搜了,连姑娘的身上都搜了。

凤姐赶忙招呼大家出去,只听“啪”地一声,王善保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巴掌。

探春指着鼻子对王善保家的一顿教训,弄得王善保家的灰头土脸,更使得凤姐、平儿服侍她睡了才离开。

这次抄检大观园,本来探春的秋爽斋里的丫鬟使女没什么事,探春根本就不是要维护她的丫鬟使女,更不是要维护自己的个人利益。探春关注的是贾府的兴衰大局,探春痛心的贾府内部的自杀自灭必然会导致一败涂地。

二,探春处事从小处着手,同样是从大局出发。

探春理家,本是凤姐“小月子”,王夫人命探春、李纨、宝钗三人暂理荣国府事。李纨本就出不了大的主意,但她始终在协助探春理事。但宝钗除了最后长篇大套地说了一些不能让婆子媳妇们吃亏受委屈之类的笼络人心的话,博得众人喜欢,提高自身好评之外,几乎就是一个看热闹的。

当探春把园子里的土地和山场等承包给那些婆子媳妇们后,探春征求宝钗的意见,宝钗笑着说:“善哉,三年之内无饥馑矣”。 这句“善哉,三年之内无饥馑矣”,到底是赞同还是戏谑?初晓兒认为是戏谑之语。

许多人认为王夫人叫她们三个人暂时理家,无非是不出乱子就行,并非让她们多管闲事,说宝钗对王夫人的嘱咐:“你替我辛苦辛苦两天,照看照看”心领神会,所以,宝钗根本就没有把那件事当事。所以宝钗聪明。——对宝钗的这种“聪明”初晓兒觉得是耍滑头。

而探春则不然,开源节流,裁掉了宝玉、贾兰等人在家学里面重重叠叠的零用钱,又裁掉了给小姐们买办脂粉的重重叠叠的钱。把贾府园子里的花草、树木、竹林、稻田等承包给下人里的婆子媳妇们。

不错,这些钱对于贾府这样的高门大户来说,不算什么。甚至有人借此来说,探春理家弄得贾府的主子们不得人心,后来贾府的偷蒙拐骗都是由此引起的。此种说法。初晓兒不敢苟同。

初晓兒认为,贾府最后的乱局,正是探春思虑到的大局问题引起的,是自杀自灭的结果。而开源节流,在任何了不得的豪门大户,乃至于整个国家,都应该提倡和实行的措施。必须从细微处做起。

三,探春善于发掘内力,凝聚内力,借力打力。

迎春那里,柱儿媳妇和他婆婆,仗着是嬷嬷,又瞅着迎春好性儿,私自拿了首饰去赌钱,而且还捏造假账,逼着去讨情,还在迎春卧房里大嚷大叫。

正好黛玉、宝琴和探春来到。探春暗示丫鬟侍书去把平儿叫来了。平儿一来,探春就对平儿说:

我看不过,才请你来问一声:“还是他本是天外的人,不知道理?还是有谁主使他如此?先把二姐姐制伏了,然后就要治我和四姑娘了。”

贾府里凤姐是内当家,平儿等于是襄理。平儿一来,事情当然就迎刃而解了。

平儿来时,宝琴说“三姐姐敢是有驱神召将的符术?”

探春这个驱神召将的符术就是借力打力,这是其一。

其二,这件事情迎春本不要探春管,是探春偏要管:

迎春笑道:“这话又可笑。你们又无沾碍,何必如此?”探春道:“这倒不然。我和姐姐一样。姐姐的事,和我的一般。他说姐姐,即是说我。我那边有人怨我,姐姐听见,也是合怨姐姐一样。 ”

探春把自己和迎春紧紧绑在一起,表明她们姐妹一体。再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有谁主使他如此?先把二姐姐制伏了,然后就要治我和四姑娘了。”

——是不是有人在操纵,先制服了迎春,再制服探春自己和惜春,乃至元春?

这话何等厉害!

所以,平儿听了这话,忙陪笑道:“姑娘 怎么今日说出这话来?我们奶奶如何担得起!”

不管迎春和探春是正出还是庶出,“四春”是荣宁二府的四姐妹,有谁敢太岁头上动土?所以连凤姐和平儿也担不起。

这就是发掘内力,凝聚内力。

所以,贾府的探春不得不让脂砚斋佩服!所以,小说《红楼梦》里脂砚斋看好探春这朵“刺玫瑰”。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说《红楼梦》中为什么脂砚斋看好“刺玫瑰”

关键词: 红楼梦 脂砚斋 玫瑰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