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每月一吊钱,死后留下几百两银子,赵姨娘

2019-10-19 作者:历史文化   |   浏览(104)

问:晴雯每月一吊钱,死后留下几百两银子,赵姨娘却为何一贫如洗?

一,不能看面子上的工资!晴雯身在效益好的派系中,赵姨娘可在清水衙门。怎么说呢,用个通俗一点的说法,晴雯是家族企业荣国府董事长(贾母)爱孙贾宝玉手下的副部门经理,贾宝玉这边是一个前途无量的派系,能不肥吗?赵姨娘就是总经理太太王夫人(算是吧,邢夫人毕竟是个填房)的眼中钉肉中刺,贾政又不管家,有个位置都不错了还想要外快奖金,做梦吧,拿你的死工资去吧。


举个例子,《红楼梦》第二十六回 “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中小丫头佳蕙就说了宝玉病好后,贾母把怡红院的人按着等儿赏赐,这样的赏赐必不寒酸,次数也不会少,晴雯作为副部门经理级别的,得到还会少吗?还有节假日、主子高兴的时候,各种赏赐累计起来可不是小数目。

而赵姨娘,是王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对惯于拜高踩低的贾府众人来说,肯定是能克扣就克扣。比如王熙凤省钱就是先从赵姨娘等的丫鬟月钱开刀,红楼梦整本书中,也没见女主子们对赵姨娘有过赏赐。


俗话说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拿着死工资还总被挤兑的赵姨娘一贫如洗很正常。钱是人的底气,赵姨娘着三不着两跟没钱也有一部分关系,要不然也不至于计较到探春月钱给宝玉买了东西那儿去了。

二,晴雯开销小,赵姨娘开销大。

晴雯在一个效益好的部门,还是一个副部门经理级别的,啥都是现成的,花销并不大。即使有花销,也有捞外快的机会挣回来。又不像现代人有网购、旅游的机会,有钱都不怎么花得出去,存下不小一笔资产比较容易。


赵姨娘本身收入就不高,还要被各种克扣。假如统一做冬衣,到她那儿可能就不咋保暖,需要添点东西也是有可能的。还有个儿子,作为庶子,贾环的东西也不会多丰厚。赵姨娘要维持贾环作为一个主子的派头,为儿子添补添补也是必不可少的。


而且赵姨娘作为家生子,娘家有一大家子人在荣国府,人情往来也需要钱啊。在娘家人看来,赵姨娘已经是半主子了,帮衬帮衬娘家人也是应该的。这种帮衬是必然存在的,要不然也不会有探春理家中,赵姨娘为了争自己弟弟贾环舅舅的丧葬费和探春闹得很不愉快。

其实赵姨娘也是一个可怜人。


因为二者不同啊。

晴雯是贾宝玉身边强势的丫鬟,在整个贾家也是很风光的,虽然性格火爆,抓尖要强,得罪的人多,可吃穿不愁却用钱地方少,福利待遇还好,贾母贾宝玉还会给些钱财赏赐。自然就能够存不少钱。



赵姨娘每月二两银子一吊钱,但这一吊钱是两个小丫头的。自己虽然是妾,但王夫人与王熙凤并不待见,很多表外的福利不会有,又得维持基本面子。比如贾政经常来睡觉,总得准备些新衣服薰香化妆品这些,儿子某些事还需补贴,再准备一些东西给女儿探春,当然就很难存钱了。比如收买马道婆魇镇贾宝玉琏二奶奶就花费几十两,几乎耗费至少十年积蓄,哪还有钱呢?

解释一下,晴雯死后留下三四百金,是指价值三四百两银子的簪环衣饰,不是具体的银两。晴雯一个月钱一吊的大丫头,五六年里能积攒三四百金,可赵姨娘月钱二两,还领着儿子二两,却拿不出银子请马道婆施法,原因何在?



一,晴雯是宝玉的贴身秘书,很有些权力,小厨房的柳嫂子就对其巴结的很,也有可能有其他丫头媳妇会有求于她,自然也会送些物什。晴雯很入宝玉的眼,宝玉又布置东西贵重,平时赏赐些贵重东西也是有的。晴雯又很得贾母的意,针线好,做些东西讨好贾母,贾母又尽有好东西,出手又大方,所以请问积攒三四百斤并不意外。



而赵姨娘虽然职位比晴雯高,但灰色收入却不及晴雯。王夫人讨厌她,这是不言而喻的,毕竟夺了人家王夫人的老公。又因为说话不讲方式,不分场合,做事不靠谱,贾母也不待见她,更不会给她赏赐。整个贾府,除了贾政,她没有任何机会得到赏赐。而贾政,是管过家的,也不是昏庸无能,色令智昏之辈,因而赏赐当有分寸。



另外,晴雯没有亲人,事情少,得一点,落一点。而赵姨娘不但有娘家,还有与人争宠,或明争暗斗,花费定是多些。因此,到了最后,赵姨娘活的反而不如一个体面的大丫头。

赵姨娘是贾政的姨娘生了一儿一女。

晴雯是贾政儿子宝玉的贴身大丫头。

赵姨娘一个月二两银子的工资,晴雯一个月一吊钱的工资。可是赵姨娘请马道婆施法时,还要写借据。做鞋的料子也都是零碎的布头。晴雯死后留下价值三四百金的簪环衣饰。为何晴雯比赵姨娘还有钱?

一,晴雯背后有贾母和宝玉撑腰,赵姨娘有王夫人压制,贾母厌恶。

晴雯是贾母的丫头,贾母见她聪明伶俐,生得美丽,认为只有她可以伺候宝玉,所以给了宝玉。晴雯针线活好,给贾母做的活计贾母喜欢便会赏她东西,贾母的东西都是值钱的。

宝玉喜欢晴雯,偶尔高兴赏点东西也是有的。

怡红院是人人爱来的地方,小厨房的柳嫂子就非常巴结晴雯,希望晴雯在宝玉面前美言让她女儿进怡红院当差。

小丫头也会巴结晴雯姐姐。

有这几项收入,晴雯攒下了一笔体己。

赵姨娘虽然职位比晴雯高,但她不受贾母待见,也被王夫人厌恶。因此她只能靠工资生活,没有其他收入。

从这点看,赵姨娘落了下风。

二,晴雯花销少,赵姨娘花销大。

晴雯只有一个姑舅哥哥,没有其他亲人,她补贴哥哥的钱不会太多。

赵姨娘的娘家人都是奴才,只有她一个变成了凤凰,所以要拉吧点娘家人,钱便是其一。

赵姨娘不甘心她的地位,总想争宠,于是她结交管家媳妇,如林之孝家的,人情往来花费定是多些。

三,晴雯没人盘剥,赵姨娘有凤姐的剥削。

晴雯是宝玉跟前得力干将,没有人敢盘剥她。

赵姨娘不受当家人待见,自然步步维艰。赵姨娘丫鬟的月例减半,就是凤姐捣鬼。凤姐过生日也让赵姨娘出钱。

综上所述,赵姨娘没有晴雯有钱。

把晴雯和赵姨娘放在一起对比,很有意思。这两个人,都是喜欢吵架,但又都不善于吵架。都是个性张扬,但个性中都有相当多的、不惹人喜爱的成分。虽然一个是坐稳了位置的姨娘,一个是未曾宣之于口的候补屋里人,但都受到老爷少爷的宠爱。她们的积蓄,为何会有如何大的差别?

首先要弄清一个问题,晴雯并没有几百两银子的积蓄。她被撵出去的时候,“只许把他贴身的衣服撂出去”,连外衣都没有,更别说铺盖、首饰银钱积蓄了。当时中秋刚过,天气还不太冷。否则等不到到家,晴雯就可能送了小命了。

接下来袭人把“他素日所有的衣裳以至各什各物”,都收拾起来,派人晚间送去,另外再加上“我还有攒下的几吊钱”。现金只有“几吊钱”,是袭人攒下的,或者是袭人作为总管的怡红院的积蓄,并不是晴雯个人的积蓄。

那么,身后的“几百两银子”,又是怎么回事呢?书中是这样说的,“剩的衣履簪环,约有三四百金之数”,还要再加上王夫人“命赏了十两烧埋银子”。也就是说,除了十两丧葬费之外,三四百两不是现金,而是“衣履簪环”的价值。

衣履簪环是晴雯的,却是袭人“瞒上不瞒下”偷送出来的。而按照王夫人的安排:“只许把他贴身的衣服撂出去,馀者好衣服留下给好丫头们穿。”她怎么可以公然剥夺丫鬟的私人物品?这也太吝啬刻薄了吗?

秋纹送桂花那回说过:“衣裳也是小事,年年横竖也得,只不像这个彩头。”袭人回娘家那次这样说:“说赶年底下再给大毛的,还没有得呢。”寿怡红的次日,宝玉对芳官许愿:“冬天作大貂鼠卧兔儿带。”从这些地方可以看出,贾府丫鬟的衣饰,是由主子统一配给的,并且有一定的规格(袭人享受姨娘的待遇,按规格有大毛的衣服),有时也能因主子的格外宠爱而得到超规格的特殊待遇(芳官的“大貂鼠卧兔儿”是超规格的)。

怡红院里的丫鬟,显然享受着优越的物质待遇。坠儿偷了平儿的镯子,麝月就感到不解:“这小娼妇也见过些东西,怎么这样眼皮子浅。”更不用说地位仅次于袭人、受到宝玉宠爱、又是从贾母处来的晴雯了。

至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晴雯价值不菲的“衣履簪环”,是贾府给她的配置。只要她在一天,这些东西都归她使用,别人不能占用。但是她获罪被逐,这些东西是可给可留的。像芳官,是“把他的东西一概给她”,大概王夫人不像恨晴雯那样恨芳官,或者觉得芳官虽然也是狐狸精,但不像晴雯敢于当面愚弄她,而且弱智的她居然就被晴雯愚弄了。事后了解真相,加倍生气。

扣留了晴雯的东西,王夫人当然不会据为己有,她还没那么小气。“馀者好衣服留下给好丫头们穿”,也是留给怡红院的其他丫头穿。所以袭人能够作主,把这些东西给晴雯送去——如果没这些东西,晴雯的兄嫂更不会善待她。而万一晴雯不死,以后还有生活来源。结果是价值“三四百金”的东西,落到多浑虫夫妻手中。

说完了晴雯,再说说赵姨娘。赵姨娘习惯了哭穷,人们也觉得她穷,于是难以理解:作为贾政的宠妾多年,怎么混得一贫如洗,连晴雯也比不上呢?

其实不然。这里有一个细节可以看出端倪:马道婆给赵姨娘出主意,用魔魇之法暗害王熙凤和宝玉,但是连马道婆也怀疑赵姨娘的经济能力,是否付得起报酬。赵姨娘这样说:“如今我虽手里没什么,也零零碎碎,攒了几两梯己,还有几件衣服、簪子,你先拿了去。”那时候的衣服首饰,可以随时变现,可以作为银子的替代品。

但是到了真的付钱的时候,赵姨娘“将梯己拿了出来”,马道婆“看看白花花的一堆银子”,不再提衣服和簪子了。

为什么没有给衣服簪子?显然是赵姨娘的梯己现银,已经足够打动马道婆了。也就是说,马道婆根本没想到赵姨娘有这么多的积蓄——读者也没想到。

既然有钱,为什么不一次付清,还要写欠契呢?废话,要是我,也不能一次性付清。当初谈的是“你若果然法子灵验,把他两个绝了,明日这家私不怕不是我环儿的”,要是“绝”不了他两个呢?这钱岂不是白花了?赵姨娘是有点愚,可也不是纯粹的白痴不是吗?给这“白花花一堆银子”,只是订金。事成之后,才会再付余款。如果事情不成,余下的钱也就不再提了。

可是,赵姨娘既然有钱,为什么成天哭穷?说自己“我手里但凡从容些,也时常的上个供,只是心有馀力量不足”,说自己的绸缎“你瞧瞧,那里头还有那一块是成样的?成样的东西,也到不了我手里来”,甚至说贾环是“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见”。

有钱而装穷,是中国民间传统的习惯。张爱玲在《秧歌》中写过:“乡下人向来一开口就是诉苦叹穷,抱怨天气不好,收成坏,一方面也是怕把话说得太满了,招了鬼神的忌,同时也是出于自卫,应付压来的政府与地方对他们的无穷的剥削。”“久而久之,连在自己人面前也是这样,成了一种悲观的传统。”

赵姨娘不是乡下人,但也出身底层,有着底层人的禁忌:怕“招了鬼神的忌”。另外也有现实的考虑,比如成天哭穷,才能从丈夫或者女儿那里捞点好处(抱怨贾环“鞋搭拉袜搭拉的”,就是希望探春资助),比如在该出钱的时候,可以少出或者不出(王熙凤过生子凑分子,尤氏就替周赵姨娘不平:“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作生日,你还不足,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

虽然被称为“愚妾”,其实赵姨娘智商并不低。她成天哭穷怨贫,不仅骗过了读者,甚至骗过了尤氏。结果是“见凤姐不在跟前,一时把周赵二人的也还了”,省下了不愿出、却不敢不出的二两银子。

晴雯的月工资是一吊钱,她死的时候十六岁,十岁来到贾母身边,和宝玉在一起的时光有五年八个月,所以,晴雯六年的工资不过七十吊银子左右,折算成银子最多能值个四十几两,这是晴雯一文钱也不开销的情况下的理论数字。

赵姨娘的工资是二两银子一吊钱,儿子贾环同她一样,所以,赵姨娘月收入是四两银子两吊钱,贾环上学,每年补助八两,所以赵姨娘母子一年工资收入是五十二两银子二十四吊钱。这个工资水平差不多等同于王熙凤。有人该说了,怎么把贾环的工资也算给赵姨娘了呢?首先,贾府的主子们实行的是按需供给制,吃喝拉撒用包括上学都是官中有一定的配给,给的这个钱是个人的零花钱而己,再加上她两个丫鬟人各一吊,赵姨娘领月钱是合计贾环以及她两个丫鬟的一并领来的,这个钱一旦到了她手里,贾环是得不到几个子儿的,导致贾环和丫环玩牌还要耍赖,在赵姨娘这样贪啬母亲的影响下,贾环的眼界和心胸短浅而狭窄。

分析完基本情况,我们会发现,晴雯和赵姨娘在收入上是不能比的,有人说了,那为什么晴雯死后留下几百两银子的遗产,而赵姨娘连一块完整的缎面都没有呢?这个我们要从三个方面分析得出原因。

第一、晴雯是有脸的奴才,赵姨娘是没脸的半个主子。

晴雯在贾母心里是第一等的丫鬟,长得好、言谈好、针线好,她虽然出身低贱,但一进荣国府起点特别高,侍候的是贾家金字塔尖的人物贾母,没多久,又到了宝玉屋里,贾母目的很明确,晴雯就是宝玉今后的侍妾,贾府上下人等都长了一双富贵眼,扒高踩低,对贾母都看重的丫头,旁人当然得给几分脸面,晴雯虽说人在宝玉屋里,到底是贾母的人,你看林之孝家的听见宝玉直呼袭人、晴雯的名字时,马上教育他这几位大姑娘是老太太、太太的人,嘴里尊重些才是受过调教的公子行事。贾府里历来侍候过长辈的奴才比年龄辈分低的主子更有体面。

反观赵姨娘,本是贾府家生双才,虽是贾政的枕边人,但在内帏,毕竟是女主人们掌家,贾母讨厌她,王夫人更不用说了,就连晚一辈的凤姐对她照样训斥和责骂,应该这么说,主子里除了贾政,全家没人正眼瞧赵姨娘贾环母子两个。

第二、贾府奴才收入里包括工资收入和赏赐。

贾府不论主子奴才,每个人都是有月例的,最高的是贾母、王夫人,每月二十两银子,李纨和儿子贾兰加起来也是一月二十两。比较低等级的粗使婆子和小丫头一月也有几百钱。但对很多人来说,这个钱在个人收入里占比很小,主子里比如贾母,一品诰命的她礼部四节有皇家固定赏赐,生日也有賜礼,享受的是皇家御医保健待遇,过个生日,官方和世交亲友送的寿礼就值很大一笔钱,王夫人为婆婆准备寿礼一人就花了二三百两银子,相当于一年的工资。重要主子还有归在名下的田产,比如李纨,每年田产土地收租也有二三百两银子的收入。

奴才里有些人收入也可以相对很高,刘姥姥二进荣府回家时,贾母送她两个装有笔锭如意锞子的荷包,鸳鸯说,把这个给我吧,然后又说我和你说着玩呢,我有好多呢。可见鸳鸯有不少这种金银锞子,贾家两府过年倾金银锞子是惯例,金锞子主要用来给亲友孩子做压岁银和日常表礼,银锞子主要用来赏賜有些脸面的家下奴才,这些是很值钱的。小说里还提到入画的哥哥也积攒了一大包贾珍赏他的金银锞子。

奴才们平时跑个腿,干点有体面的活,也常有赏赐,小丫头佳蕙给林姑娘送茶叶,黛玉顺手抓两把钱赏她,董妈妈冒雨给林姑娘送来燕窝,黛玉赏她五百钱打酒吃。这些都是不入流的小人物,小人物尚且如此,那些体面主子身边的体面奴才可想而知。

第三、开销不一样。

晴雯平时连二门也出不去,更没什么社会交往,有钱也没地方花去,不过偶尔拜托门上的老妈妈外面买个糕或者小玩意儿。赵姨娘就不一样了,她如果本分过日子,一样可以花不着自己什么钱,但她虽然奴才秧子出身,心却比天还要高,天天琢磨弄死宝玉凤姐,贾环就成了荣国府继承人了,所以她很喜欢结交马道婆这种佛道人士,喜欢在庙里上供做好事,把大把银子送给这些人。除了贾政私下给她的,平时她能得赏的机会估计不多。

晴雯能留下那么多遗产,绝大多数都是主子的赏赐,而赵姨娘完全也可以积攒不少钱,毕竟她是贾政最喜欢的女人,又有一双儿女,但她人心不足,不但积蓄全送了马道婆,还向她欠债许诺,写下欠契,留一个财政窟窿。



(我是屏山,欢迎关注、点评,为您探究红楼一梦。我的喜马拉雅FM:屏山讲读红楼梦)

在《红楼梦》里,贾宝玉是一个中心人物,也是一个特殊人物。作者总是在不经意间,写到他的特殊性。

比如说在第二十回,节下,宝玉房里的丫头都出去玩去了,袭人生着病,只有麝月一个人在房里。宝玉问她你怎么不同她们一起去玩,麝月道没有钱,宝玉说床底下堆着那么些,不够你输的?

这个说明什么情况?宝玉屋子里用钱一向都是比别的屋子里宽裕的,他除了正常的月银,贾母应该会有补贴给他,书中曾说到黛玉的丫头去贾母那儿领回来钱,这种待遇相信宝玉也会有。王夫人有没有给宝玉零花钱,书中没说,我想应该也会有。

偏偏宝玉是那种不把钱放在眼里的人,钱就这么堆在床底下,而不是叫人收着记好账,由此可见他对钱财的态度。

晴雯是宝玉最喜欢的丫头,服侍了宝玉五年零八个月,宝玉高兴起来抓两把钱给她作为赏赐应该是很正常的事。另外,作为贾母看好的丫头,得贾母赏赐也很正常。

书里有一个细节,说到贾家过年,宁府里总换了多少个金锞子,这些是用来过年节的时候赏的。宝玉房里的丫头们,过年过节生日等等得各种赏赐,如果会理财,像探春那样攒下来,天长日久,就累成堆了。

赵姨娘倒也未必是一贫如洗,可是赵姨娘相对于晴雯,平时大概没有类似的外财,还有不小的花费。我们知道赵姨娘的娘家很穷,否则的话她不会为着赵国基死时的丧葬费跟探春撕破脸。看不过去的时候暗地里贴一些娘家也说得过去。另外,像马道婆这样的专门搜刮钱财的人,就看中了赵姨娘的愚蠢,借着各种名议跟赵姨娘讨钱也是有可能的。魇魔法只是其中的一回,有一回就有可能就其他回或者还有其他人借着超姨娘的愚蠢谋利。最后攒不下钱来,让马道婆魇魔法还要打欠契。想想也真是悲哀!

我是苏小妮,喜欢请点击关注和分享!

《红楼梦》阅读不免会有人物比较,比方林黛玉和薛宝钗。探春和王熙凤。而晴雯经常被拿来和赵姨娘比较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对组合。晴雯死后原文说衣服钗环价值三四百金,这是非常不菲的一笔巨款,比起赵姨娘收买马道婆时候的窘迫,似乎晴雯混的更好,其实并非如此。

首先,晴雯的遗产主要是衣服首饰

原文说的清楚,晴雯死后:剩的衣履簪环,约有三四百金之数,她兄嫂自收了为后日之计。这三四百金不是金子,而是银子。而且不是现银,只是价值,如果要换钱去当铺,不说要少一半,能剩七成就非常多了。

晴雯被撵走,王夫人吩咐什么东西都不给她,这是深恨晴雯了。我之前说主因是晴雯挑唆贾宝玉装病逃课惹祸,从王夫人的火气看,应该属实。

衣服首饰每人每年都有份例,主人还会定时赏赐。晴雯积攒的衣服钗环三四百金,赵姨娘作为姨娘来说,份例更高,所用更好,一定远高于晴雯的价值。

其次,晴雯的现金非常少

晴雯手里的现金并没有多少。死后只说她衣服钗环价值三四百金,而没有提到现金多少。袭人说:

我才已将她素日所有的衣裳以至各什各物总打点下了,都放在那里。我还有攒下的几吊钱也给她罢。”

这里也没提到晴雯积攒的现钱,反倒袭人说攒下几吊钱给了她。晴雯作为贾宝玉的大丫头,每月一吊钱,平时买些胭脂水粉,游戏赌钱,晴雯重情,偶尔再贴补表哥多浑虫估计也剩不下什么。

反观赵姨娘就不一样。晴雯的不过是吊钱,而赵姨娘却是白花花一堆银子给了马道婆。虽说只有五十两,可大小不等,也是一堆。赵姨娘月例二两,加上贾环的二两,之前还有上学的茶水点心一总几两银子。赵姨娘一年的收入起码有五十两。抛出给贾环的花费,甚至贴补兄弟赵国基,一年省下十几二十两也有的。留下的实实在在是银子。

最后,晴雯总资产完全比不得赵姨娘。

对比现银晴雯就远远被赵姨娘抛下了。虽说晴雯在宝玉房中当丫头,会有赏赐。但其实很有限,每次都不太可能超过月例。贾宝玉手散,可他一月不过二两银子也不够用。到了日子袭人还要去找平儿催。晴雯为人绝不贪便宜,根本不是攒钱的人。袭人将所有东西收拾好,都没什么钱,并非不给她,而是确实没有多少。

赵姨娘虽然很惨,可一来身份地位在那,有自己的屋子,有自己的资产,刨除积攒的现银,光是衣服钗环也要远远多于晴雯的三四百金。更何况还会有室内一些使用物品器具,远不是晴雯一个包袱就装走的家当。

综上。晴雯所有家当只有三四百金。而赵姨娘真要将所有家当变现,绝不止数倍于晴雯。这还不一定算上贾环的东西。所以这一次关于晴雯和赵姨娘财产对比,晴雯完败!


君笺雅侃红楼,多歧为贵。你的关注将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动动手指,关注一下,欢迎收藏转发。非常感谢 !

这是一种误会,晴雯只是个丫头,书中写的明明白白,那王熙凤到王夫人屋里回玉钏的事,王夫人突然问她:“赵姨娘,周姨娘的月例多少?”凤姐忙回:“每人每月二两,赵姨娘还有环儿的二两,一共是四两,还有丫头们的四串钱”。王夫人又说起袭人的事,凤姐回道:“袭人是老太太屋里的,每月一两的月钱,就是晴雯麝月等七个大丫头,每月人各月钱一吊”,借凤姐的口说的极明白,赵姨娘每月四两,晴雯只一吊钱,一吊就是一千个铜钱,而一两银子抵的上好几吊钱呢。

而让题主误会的就是晴雯死后,她哥嫂将她生前的衣服,首饰,也或有一点儿积蓄,统算打包变卖,一起就有几百了,虽有点夸张,但也相差不大。

而赵姨娘在贾府里熬了那么些年,肯定积蓄不少的,在赵姨娘求马道婆帮她施法害宝玉时,书中有一段描写,马道婆看看白花花一堆银子,还有五百两的欠契,并不顾青红皂白,满口里应着,伸手先去抓了银子掖起来……这个傻赵姨娘,为害宝玉,凤姐下了血本,几乎把积蓄都给了马道婆。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好没被揪出来治她的罪。

所以晴雯和赵姨娘是不能比的,只是赵姨娘天天闹腾又惹人厌,又天天哭穷,让一些读者误以为她连丫环都不如,事实并不是如此,她的私房钱可是不少的!



晴雯死后,书中称她的衣履簪环约有三四百金,但并未提及先有货币多少。而晴雯的衣履簪环,原是王夫人禁止带出的,可见贾府丫鬟们的衣履簪环是公有财产,丫头们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这在文中有提及。

比如第六回刘姥姥进府打秋风时,凤姐打发她的二十两银子是预备给丫头们做衣裳的。贾府的部分丫头做衣裳的银子够刘姥姥一家用上一年,可见这衣物的贵重程度。更有一次王熙凤感叹家道艰难时,旺儿媳妇道:“府里哪个奶奶的头面媳妇折卖了不能过一辈子的呢?只是不肯罢了。”



因为局限于纺织技术,古代的衣物都是手工制作,是硬通货般存在。所以邢岫烟没了银子使便去当衣,晴雯被撵后王夫人还让把她的衣服留下来给小丫头们穿。最后袭人看在宝玉的面子,偷偷给她送了出去。

可是,除了衣物,晴雯有没有现金呢?

我想大抵是有的,晴雯每月月利一吊钱,她在贾府做了五六年,因为贾府的丫头吃穿用度一律是公家出,所以保底有四十两。此外,贾府的丫头收入可不止月利。

怡红院的小丫头佳慧被袭人打发给黛玉送茶叶去,正巧遇到贾母给黛玉送钱来,黛玉随手抓了一把就赏给了她;雨夜宝钗派老妈子给黛玉送来燕窝,黛玉忙称谢并塞给了她打酒的小费;更有过年过节时主子们的各种打赏,比如除夕夜宁府特特倾了一盘金锞子以打赏下人……这都是贾府丫头们的另一个收入来源。所以邢岫烟住进紫菱洲后,因为没钱打发下人受尽了气,每月一两的月利又被大姑邢夫人贪了,只能偷偷当了冬衣维持日子。



除了主子们打赏,还有各种人际关系中的利益纠葛。晴雯作为怡红院有面儿的丫头,是很多人想巴结的对象,柳嫂子就是其中一个,除了背地里偷偷给芳官等人开小灶,私下送些小财估计不是稀罕事儿。

更有一层,宝玉是个没有金钱观念的主,好比元宵节时麝月在屋里守着灯火,宝玉问为何不去耍子,麝月称没钱,宝玉便道:那柜子下的不是?也就是宝玉房里的钱,即便丫头们使用,他也是不在意的。

至于赵姨娘,她每月月利二两,加上贾环二两,月入四两,贾环每年入学纸笔钱八两,都会进入赵姨娘的口袋。所以赵姨娘每年会有五十二两银子。



但是赵姨娘比不得晴雯,她在贾府是过街老鼠的存在,府中上下没有一个正眼瞧她,别提巴结她了,想做个鞋面还得捡别人挑剩的布头,扒拉半天找不出一块好的。所以赵姨娘很多用度还得靠自己。加上赵姨娘此人愚昧无知,心狠歹毒,勾结上了马道婆这个奸诈尼姑,被骗写了五百两的欠契,仅这一件,赵姨娘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故而,晴雯虽为丫头,但因为被人巴结,有主子们打赏都能有不小的收入,赵姨娘却只能守着月利过日子,还过得一塌糊涂,到底是比不上晴雯的。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晴雯每月一吊钱,死后留下几百两银子,赵姨娘

关键词: 银子 赵姨娘 晴雯 一贫如洗

历史文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