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饼说话很不清楚,可为什么郭德纲还让他登台

2019-10-16 作者:历史文化   |   浏览(195)

问:烧饼说话很不清楚,可为什么郭德纲还让他登台演出,不考虑观众的感受吗?

谢邀,我是用简洁话谈复杂事的虾仁儿,专注为大家节省时间的小可爱。

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三年前吧,我在北京德云社买小剧场的票,恰巧买到烧饼的了。

因为工作原因,只能在周六看一场,所以甭管是谁演的,有票就行。

听完烧饼的相声,第一想法就是:耳朵疼。

那种声音,就跟小刀划玻璃一样,听完整个人都是懵的。

但是,在之后不久,烧饼参加了笑傲江湖的录制,打那开始就慢慢觉得烧饼在有意克制自己。

在之后的德云社二十年大庆,老郭还专门配合烧饼演了一小段。

其实,习惯烧饼的咋呼劲后,到也感觉蛮好的。那种一惊一乍之间来个包袱,倒也是蛮惊喜的。

看得出来,尽管烧饼嗓音有些问题,老郭对他还是蛮喜欢的。

今年的德云社小封箱还是啥来着,朋友请客专门看了一趟烧饼,那种语言拿捏的水准感觉好了很多。

相声,谁不是从最开始的差慢慢变成后来的强。

烧饼,最起码是我见过进步比较快的,只要把嗓音毛病再努力克制一下,成名立腕不是问题。

喜欢的小伙伴点个关注哟,爱你们。

早期的烧饼,活泼有余沉稳不足,加上嗓音的问题,让人听着确实难受,那时听德云社,到了烧饼,就会快进,但是慢慢,我看着德云社的各位小角儿慢慢成熟慢慢积累起自己的名气,这里面进步最大进步让我眼前一亮的就是烧饼,他善于暖场,早年浮躁的台风渐渐消失了,虽然他依然很喜庆,但是却可以压得住节奏,声音条件依然不好,但是吐字却越来越清晰,当时看他在台上,就觉得一个大男孩终于长大了,虽然他在成名的师兄弟之中算不上最耀眼,但却是很努力的一个,不争不抢不骄不躁,相声的积累在于时间,人还年轻,路还长远,坚持住,不忘初心。

烧饼作为郭德纲的儿徒,口齿并不是不清楚,而是自身嗓音的问题,加上有时候在舞台上太吵了。记得当年看笑傲江湖的时候,烧饼表演的几个节目还行,挺不错的。但是德云社的相声,我一般跳过烧饼的节目,不是太感冒。2019钢丝节,烧饼表演那个节目,真的砸了,我感觉有点慌了,好多都听不清楚,估计下台之后,老郭也得教训他

郭德纲晚间训话

郭德纲:烧饼,怎么回事,最近反响平平,还有粉丝吐槽,说你吐词不清,你这是怎么了,心思还在德云社吗,投诉电话都进我私人号码了。

烧饼:师傅,怎么可能有人吐槽,不都在关注小辫儿吗?说我吐词不清?我吐瓜子壳很轻,倒是没人看呀,

郭德纲:收起你耍混那一套,正经点,这是自我检讨的时候,严肃点啊,你当我现在和你搭档相声呀!你要是有张云雷这么让我省心就好咯,

烧饼:别介呀,师傅,小辫儿颜值在那,这标杆我可学不来,真心无能为力。

郭德纲:颜值颜值,那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倒是给我长得含蓄点呀,身体发肤授之父母,你倒是埋怨上了!

烧饼:师傅,理可不是这么说的,您这颜值不也把相声发扬光大了吗?

郭德纲:看把你能的,你有我这身本事,会招人吐槽?师傅我黑粉不少但真爱更多呀,你要不把台风换换,向张鹤伦学学,

烧饼:你您就别难为我了,他那骚劲我也学不来,我名字带的是烧饼的“烧”,不是发骚的“骚”,再说了德云社在来个“骚浪范”的,别人还以为德云社是狐狸窝了都!

郭德纲:那有观众反映,你抖包袱的节奏太快了,就不能压着点速度?

烧饼:您老师站着说话不腰疼,本来就说我吐词不清,还把速度降下来,别人一段没听完去,都得苦着脸全走咯,后面我还怎么演啦!

郭德纲:那你要想个辙呀,出问题不解决怎么对得起那些看你表演的衣食父母,要不你近段时间甭演了,免得受人话柄。

烧饼:师傅要不您给兜着点,这多事之秋怎么把自家大将锁屋里头。实在不行我学学岳云鹏,呆萌耍贱,咋样?

郭德纲:就你这熊样还呆萌,你是打算把你衣食父母都给吓呆咯是吧!耍贱带上你那破锣嗓子,还真是不要票子要观众的命呀!

烧饼:那师傅你您倒是指点指点呀!丢个吸粉的一招半式,解决这危机呀!

郭德纲:其实在台上耍嘴皮子,要的是基本功扎实,还要有最适合自己风格,提高辨识度,风格这东西和基本功一样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你现在的表演确实有缺点,这只有你自己慢慢调整,所以你暂时坚持着演,给观众一些时间,会得到粉丝认同的,其中有一条:你身上的自信不能丢了,该怎么演就怎么演,好了你自己忙去吧!

烧饼:得嘞,师傅英明!





关于德云社相声演员烧饼,很多人并不了解,都是人云亦云,存在着很多误解,我想为他说两句公道话。

首先,烧饼的口齿没有任何问题,吐字发音什么都很好,并不像某些批评者说的“嘴里有袜子”。烧饼的相声之所以被很多人吐槽甚至讨厌,其症结在于嗓音。烧饼的嗓音有一点沙哑,还有一点粗,一点尖,混合在一起就是纯粹的破锣音,听着确实不悦耳。


不好听和听不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烧饼的相声只要静下心来听,肯定能听的一清二楚,最起码我在听烧饼的相声时,没有遇到听不清的问题。


除了嗓音的问题以外,烧饼还有一个明显的问题在于无关紧要的零碎话太多,类似于口头禅,比如“哎哎,我说什么来着,你看这个,怎么样,对不对”这样的,绝大部分都是多余的。等到烧饼的嘴里没有废话了,那么他的相声水平就可以上一个台阶。

还有很多人吐槽烧饼的相声节奏太快,这就属于老眼光看人,不够与时俱进。不可否认,烧饼以前的相声节奏确实很快,与曹鹤阳两人跟打机关枪一样,叭叭叭说个不停,但这只是以前;自从2018年10月烧饼结婚以来,他有了突然间长大的感觉,节奏在不经意间就缓了下来,现在已经很稳了;不信的话可以找他最近半年的演出视频看看。


当然了,烧饼的搭档曹鹤阳一如既往的闹腾,但这是他们为自己设定的个人风格。用曹鹤阳的话讲,“我现在才30来岁,不想跟于谦老师一样慢条斯理的讲话,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方式;如果大家都学于谦老师,未必就都讨喜,所以我坚持自己的风格”。


曹鹤阳说的有一定道理,相声界有一句行话叫“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作为一个演员,可以模仿前辈的表演方式,从中汲取营养为我所用,但是切忌学的一模一样,没有自己的风格,那就没有活路了。

·据我了解,一个人的嗓音也可以通过后天的锻炼加以改善的,建议烧饼找一找这方面的专家,学习一下更适合自己的发声方法,让自己的嗓音变得悦耳一点,这样是对观众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作为一个资深的相声爱好者,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首先,烧饼是一个来自东北的小孩,因为喜欢相声,自幼便跟随郭德纲学艺了!大家知道,方言里东北话其实是很难改掉的,口音很重。因为要学习相声,烧饼的父母居然把房子卖了,就为了供烧饼学相声!可以说,烧饼朱云峰是跟随郭德纲比较长的徒弟了。

我觉得,郭德纲身为德云社,全中国一流的相声团体的班主,是非常在意观众的感受和看法的,否则也不会有今天的德云社。烧饼虽然有一些吐字不清楚,但是他的风格还是很鲜明的,在台上的烧饼是非常能折腾的,活力四射,这确实是其他相声演员来不了的!虽然有些吐字不清晰,但是有大批观众很喜欢烧饼的演出的,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忠实粉丝。我感觉,烧饼虽然现在还是不是很火爆,但是他的演出风格和幽默的理念却是独树一帜的,他往台上一站,还是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大家也都知道,郭德纲在相声的表演上还是有艺术洁癖的,没有选择捧红烧饼,其实也是有这些顾虑的。未来烧饼艺术的不断提高,肯定会有更好的发展,郭德纲也不能因为有个别各色的观众不喜爱便剥夺了儿徒锻炼的机会,甚至是剥夺人家吃饭的机会。人无完人,烧饼毕竟还年轻,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就拿岳云鹏来说,大家知道他脸大,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喜欢对不对,所以并不能因为一些小细节而剥夺人家演出的权力啊,毕竟烧饼也是深爱这相声的!

好啦,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关注。

德云社不退票,管你观众咋想呢。

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

观众是衣食父母,伤不起啊。

我并不是相声粉,更不是德云社粉,基本不看相声。

但是烧饼我还是知道的。

烧饼可以说是郭德纲最信任的徒弟了,“掌握着他的生杀大权”。

为什么这样说?

人红是非多,德云社发展这么好,难免有人暗中做小动作。

相声是一个靠嗓子吃饭的,郭德纲难得一见的料子,号称祖师爷赏饭。

可见他对自己嗓子的重视。

据说德云社外出商演,郭德纲上台表演,下场再渴也不喝饮料,哪个徒弟递的水都不喝。

他有专门的水杯,烧饼端着水杯等着师父呢。

这么重要的事交给烧饼,可见烧饼在郭德纲内心的地位。

他要把烧饼安排好,让他登登台,露露脸,日常敲打一下。

如果处理不好,假如说,烧饼被谁蛊惑收买,后果可是他自己承担不起的。

而且烧饼本人,也挺出色的,有冲劲,跟岳云鹏,张云雷相比,有些差距,但是也不会到观众闹着退票的程度。

德云社不退票。

我挺喜欢烧饼这个小伙子,他虽然没有张云雷帅,没有岳云鹏喜庆,但他也有自己的特点啊,那就是他很自信!

烧饼是郭德纲的儿徒,是郭德纲最信任的弟子之一,这些年他陪着郭德纲风里雨里把德云社发展壮大起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同时他也是郭德纲手把调教出来的弟子,你如果愿意仔细的去听他几段相声,就会发现他其实是挺有说相声的天分。但是他却有一个最大的短板,就是嗓音太沙哑,一个相声演员嗓音有缺陷,就等于是直接给以后的艺术生涯判了“死刑”。但是烧饼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放弃说相声,而是一如既往地对相声投入了自己的全部感情!

两个极端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喜欢烧饼的人是非常喜欢,不喜欢他的人一分钟也听不下去他的相声!我想题主就是一个不喜欢烧饼的人,所以他才会觉得老郭让烧饼登台是不考虑观众的感受。其实他这种说法不完全对,老郭正是考虑了观众的感受,才会让烧饼登台表演的,毕竟喜欢烧饼这种“沙哑”嗓音和火爆风格的还是大有人在呢!

其实,略加细心就会发现,烧饼的每一个作品都在巧妙的避开自己的缺陷,他也从没有在自己的作品里加入“学”和“唱”这两样相声的基本功。可以说在德云社,你再也难找出一组像烧饼、小四一样整个作品都在说,一直说的相声演员了!

烧饼的小剧场演出还是非常火爆的,同时他也有大量的粉丝群体,如果你去一次烧饼的小剧场,你就会喜欢上烧饼,从而变成讨厌烧饼相声的人变成喜欢听他相声的人!

德云社需要多样化人才

郭德纲是多么聪明的人,他知道一个相声团体,如果所有人的表演风格都一样、所有人都是帅哥,那么这个团体就失去了特色,就很难做大做强。文艺演出的市场也存在多样化的需求,作为一个依靠商演生存的企业,郭德纲自然是需要多方面的人才呢!

在德云社,有像岳云鹏一样“贱”的、有像张云雷一样帅的、有像张鹤伦一样“坏”的,当然也就少不了像烧饼一样“怪”的了,只有“帅、卖、怪、坏”占全,才能留住粉丝;郭德纲也才能理直气壮的说德云社是亚洲最大的“男子天团”;只要你喜欢听相声,在德云社“总有一款适合你”!

烧饼也是德云社演员中在表演时,不加入任何“唱”这种吸引观众的手段的相声演员,你可以整段品他的相声,越品越有味。烧饼的脑洞也很大,在今年的开箱演出上,他给观众解释德云社的由来:“三国演义时刘、关、张桃源三结义,是最早的德云社,因为刘备字玄德,张飞字翼德、关羽字云长,所以结拜后他们三个就成了最早的德云社了”!

烧饼的嗓音属于先天不足,但他“后天”很努力,他也一直希望用自己精彩的表演来弥补这个短板。上天不会辜负一个努力的人,郭德纲看到了烧饼的努力,所以他给他机会让他登台表演,烧饼也没有辜负郭德纲的期望,越来越受观众喜欢了!

烧饼说话很不清楚?看跟谁比吧,如果和专业主持人比,烧饼确实差很远,如果和相声界一些演员——如苗删删——相比,烧饼毫不逊色,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了,客观说烧饼在各方面确实都不算出色,尤其发音吐字是其减分项——用相声舞台上经常用来调侃别人说话不清的比喻:嘴里含着丝袜。但以“很不清楚”形容之,多少带有些偏低的味道。

和德云社几位耳熟能详的师兄弟比起来,烧饼更是弱了不少,但得天独厚地占了一个“宠”:郭德纲对其他徒弟以严厉著称,唯独烧饼从小惹祸、叛逆,却能一而再地得到师父的原谅。个中缘由不得而知,只能说是真宠。

论颜值和才华不及张云雷,论观众缘不及岳云鹏,论基本功不及栾云平,论舞台“骚浪”风格也不及张鹤伦。如果论师父的恩宠有加,这几位都不及烧饼。

2010年德云社“八月风波”之后台柱子相继出走,当时年少的烧饼也跟着“起哄”——闹着要跟随李菁离开德云社。他的父母闻讯后匆忙从东北赶到北京,把烧饼狠狠“削”了一顿,又经多方劝说引导,才没走成。要不然真得“饿死”——看看当年出走师兄们混到如今的境界,烧饼估计时常暗自庆幸吧。

即便如此,郭德纲但未怪罪于他,反而更加“宠爱”。在捧红岳云鹏之后,郭德纲第二个“捧角”目标就是烧饼,在担任《笑傲江湖》导师时,点将烧饼和搭档曹鹤阳代表德云社参赛竞演——综艺选秀的所谓比赛,就是捧角的路数。

可惜最终烧饼最终并未夺得桂冠,仅为季军,这应该和郭德纲期许的有些差距吧。此外,郭德纲还带着烧饼参加了许多综艺节目,话里话外都在力捧这位从小养大的“儿徒”。几年过去了,烧饼还是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下。

只能说,烧饼还是没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舞台定位,还是需要多练“内功”,未来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以前看炒饼的演出,总是跳过去,因为看过一次,让人慢脑袋疼,后来看了几次,感觉还可以。

烧饼的缺点就是嗓音,音量大听起来让人烦,别的毛病真没了。我感觉这不是太大的问题,找人专门定制个麦克,就能解决。

其实烧饼还是很不错,他活的非常明白他,知道自己的缺点,他知道自己嗓子不足,所以在别的地方上下功夫。

并且懂得和搭档营造自己的风格。熟悉他的人,能感觉出来他是个乐观幽默的人。

烧饼真的很努力,只不过是先前条件不足,但经过后天的努力,总会有回报的。



每个人都会有缺点,多一点包容,多一份理解。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烧饼说话很不清楚,可为什么郭德纲还让他登台

关键词: 郭德纲 烧饼 登台 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