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在监狱里蹲到死和死刑立即执行,哪个更

2019-09-24 作者:历史文化   |   浏览(101)

问:你觉得在监狱里蹲到死和死刑立即执行,哪个更痛苦?

在监狱里蹲到死,和死刑对比,哪个更痛苦,这还用说,死刑立即执行,哪来什么痛苦,只有心不甘,割怕死而已。

中国自古有杀人偿命,或罪大恶极的判死刑。

说那杀人偿命吧,死者家属觉得很公平,你杀了我的亲人,你必须死。

但是,一个人被判了死刑,对于罪犯来说,他想活也活不了,痛苦也好,后悔也好,害怕也好,只是一时的。

可是终身监禁,那就不同了,人虽活着,但是世界与他无关,也可以这么说,他其实也算是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虽然他的亲人可以看见他,可是世人从他被抓进去,就再也看不见他,跟他在我们的社会上消失死去是一样的。

但是,如果按照我来说,我不愿意他死刑,愿意判他蹲死在监狱。死刑,真的太便宜他了。而一辈子不出来,其实跟奴隶是一样的,甚至奴隶还好,老实干工,也还有的奴隶可以有老婆过的。

蹲监狱,国家不是让你去那里吃饱睡,睡饱吃的养你。国家可以搞很多监狱工厂和监狱农场。比如我们穿的衣服,用的肥皂,灯泡。甚至砖厂,吃的水果等,好多就是犯人生产出来。犯人每天由狱警押去上下班,时间到又赶回来关回去,工资也没有。比奴隶还要惨,国家还能创收用犯人创造的利益搞建设。

那么对于本人来说,除非你想死,自杀。不然你明知道一辈子出不去,你也得老老实实的干,才能苟活,不老实,监狱有治你的方法多了,比如关黑房,也就是关禁闭,关个几天,还不如老实出去干工还好过一天。

那么,对于死者家属来说,首先这个人已不在社会上。其次,他虽人活着,但是已经过的不是人的生活。一想到这里,值啊,让他在里面无偿为国家做贡献,过着非人生活。没有自由的生活,对他是一种折磨。

可是,为什么在中国死者家属希望判罪犯死刑呢。因为,中国没有终身监禁,也就是说,只要不判他死刑。死缓和无期,二十年内他都可能出来,又回到了我们的世界里。甚至还能吃香喝辣的,这对死者家属,也是一种打击,这样当然愿意他死。

如果能让他蹲死监狱和死刑对比,我相信好多死者家属都不愿他马上死,愿意他蹲到死。

这个就是凌迟的说法,罪大恶极,判凌迟。就是不能让他死太快一刀舒服。慢慢割,一点点割,让他多活两天,三天才割死,要割他三千六百刀。

所以说,死刑不可怕,一枪而已。死缓,无期也不可怕,还可以出来。

最怕的是终身监禁,不想死,但是永远不在社会上。正常人的生活,吃喝玩乐,老婆孩子天伦之乐,都一辈子与你无关了。

这才是最折磨人,最痛苦的了。

现在很多国家都废除了死刑,为了应对死刑废除留下的空缺,这些国家转而采用终身监禁来替代死刑。题目中所说的蹲到死,实际上就是终身监禁的意思,这个比我们当前的无期徒刑要严重的多。

从立法的原意来看,国外他们认为死刑残忍,剥夺了罪犯的生命,所以他们废除死刑而实行终身监禁,因此在他们看来,死刑应该比终身监禁痛苦。

无论是终身监禁,还是死刑立即执行,都说明这个罪犯所犯的罪行是非常严重的,比如杭州保姆纵火案的莫焕晶,对于这样十恶不赦之人,为什么要考虑她的感受呢?笔者以为,既然其犯罪时毫无人性,毫无一点怜悯之心,那么就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哪种方式最痛苦,就采用哪种方式。

实践证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无论上诉是否有希望改判,他们正常都会上诉,为的就是多苟延残喘一会儿。比如莫焕晶,比如复旦大学投毒案的林森浩,他们皆是如此。

俗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蝼蚁尚且知道偷生”,更何况人呢?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野草即便烧掉了,春风一吹,又复苏了,而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世界上有那么多值得留恋的东西,谁能舍得,谁又能真正放下?对于来生,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所以不如放眼现世比较靠谱!

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

迟志强在唱《铁窗泪》时有一句表白:“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自由。”

匈牙利诗人裴多菲1847年也创作出一首炙烩人口广为流传《爱情与自由》的短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一个人进去了监狱失去了人生的自由,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当每一天囿于几平方米的斗室,寸步桎梏、心灵缧绁,整个躯体与思维意识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对于这个人来说,肯定是生不如死的。

有人曾经做过统计,说监狱里、尤其是在初入狱及等待法院判决期间,自杀率的比例是非常高的。显然,对于许多人来说,与其惨受生命与心灵的缓慢折磨,倒真不如来个痛快的。许多被判了无期徒刑的罪犯为什么会在监狱里苟且偷生,甚至化悲痛为力量,用忏悔的心灵重塑新魂,很大的程度上是中国监狱有一套很好的教育和激励机制,使这些罪犯都能够看到了自由的曙光,从而在没有自由的泥潭里拼命地奋力游进。假如没有这前面自由地曙光,假如生命又可以选择,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非常果断地结束了自己。

从旁观者的角度上讲,被立即执行死刑肯定比在监狱里生老病死更痛苦,究竟蹲监狱对比起被剥夺了生命至少还多一个生命体的存在,虽然这个生命体还要受刑,但好死不如赖活。不过从受刑者的主观上讲,来个痛快的了断肯定要受慢慢的折磨要好,对于他们来说,受自由刑至死肯定是比凌迟还更可怕的一种刑罚。当然,与死刑一样,受自由刑至死也是一种非人道主义的刑罚。


然而,客观上讲,立即处死肯定比受自由刑至死更痛苦一些。首先对于处罚的主体来说,在处死的过程他将会痛苦至极。他能够非常清醒地意识到随着那颗处死的子弹射来,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一切都将与自己无关了,那怕摸一摸监狱里那囚禁自己斗室的墙壁,也都永远地失去了失望。如果在临死的这个时候告诉他,让你选择死或让你选择在斗室里关一辈子,可以很肯定地说,这200%会选择后者,100%他自己选择的,另外100%旁者为他选择的,而且在今后的斗室里每一时每一刻,他都会倍加的珍惜生命的光阴。再者,让受处罚的客体评论,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活着总要比死去好。尤其是对于受处罚者的亲人朋友来说,虽然他在监狱里,但至少他还存在,这完全可以规避痛失亲人朋友的人生最大悲伤。

如果用简单的天秤来衡量:活着肯定比死去好。

常言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人活一世不容易,短短数十年,说不定今晚躺下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所以竭尽所能的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吧!别被那些叫嚣着:“判我死刑,让我死”所蒙骗,一旦上了刑场没有几个不尿裤子,也没有几个能从容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一般无期徒刑并且限制减刑,就会在监狱蹲到死。虽然至此没有了尊严失去了自由,但至少仍然苟活于世,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眠,十分充实过得又很健康。而被执行死刑得人虽然很快得以解脱,但无异于枉来认识走一遭,所以个人以为,死刑绝对比在监狱里蹲到死更痛苦。


死刑的过程是异常恐怖的,那一刻什么尊严、解脱和勇敢都显得无比苍白

听姥姥说,7岁时姥爷曾带我去过西山刑场开过枪毙犯人。其实除了那声响彻山谷的枪响外,我还能隐约的记起死刑的过程:胳膊和腿部被绳索束缚的犯人,被两名武警推至山脚下的行刑处跪下,两人便躲在两旁随时防止死刑犯挣扎乱动,枪手端着五六冲锋枪,距离死刑犯后脑勺30公分的距离果断射击,枪响人死倒地,法医上前验尸确定死亡,死刑犯的裤子早已尿湿了,前额头骨也被子弹掀掉了,有的甚至脸都没有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被执行死刑的人,应该没有了平日里所说的:尊严、解脱和勇敢了吧?因为死亡的降临让一切都无比苍白。

监狱蹲到死遵循了人的“生老病死”规律,也不枉来人世走一遭

虽然监狱蹲到死形同于活着的“死刑”,但却跟死刑有天壤之别。人类自诞生之日就会面临“生老病死”,因为自然原因的死去,才是完整的人生,而被执行死刑的死亡,则是迫不得已的,也是不完整的人生。虽然刑期遥遥无期,但是仍能呼吸着世上的空气,吃着粗糙却温饱的三餐,虽然没有薪水可拿,劳动的成果却依然意义非凡。生病了有人带你看,每个月还能与家人进行短暂的会面。人嘛,活着就是希望!哪怕只为一口温饱也是好的,而死去了除了身体短暂的伤痛,还会给家人带去不可抹去的心痛。面对死亡一切都是妄言。

珍惜健康珍爱生命。远离违法犯罪,学会克制和隐忍,人生便会完满

其实我们可以既不要监狱蹲到死,也不要被执行死刑。办法很简单,就是珍惜健康珍爱生命,老话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哪有毁伤之理?如今的社会是高度文明的法治社会,只要我们远离违法犯罪,并且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学会克制和隐忍。监狱、犯罪、坐牢和死刑便与我们没有关系。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有一个幸福平淡的家庭,简单快乐的活着等待“生老病死”,人生才是完满的。

蹲在监狱里蹲到死和死刑立即执行哪个更痛苦?我个人觉得蹲监狱蹲到死会更痛苦吧!

众所周知,监狱是一个失去自由的地方,失去自由意味着你不在是你,意味着你不能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在监狱的你只是单纯的活着,说是行尸走肉有点过,但也差不了多少,今天你在做什么,那明天后天也会重复今天做的事情,今天就是昨天的重复,明天就是今天的延续,吃喝拉撒睡一模一样,甚至你拉屎的味道几十年都一个味道,这样的生存环境在我们旁观者眼里那是不可想象的。

而死刑立即执行虽然可能当时很痛很恐惧,但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在漫长的监狱里蹉跎岁月,没有独立思想的重复相同的每一天,不如就此了却残生来的痛快,从此烟消云散,爱也好恨也罢,一切到此为止,虽然这一生是罪恶的一生,那就快点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为今生来赎罪。

因此思来想去,蹲监狱蹲到死和立即执行哪个更痛苦,也许各自有各自的角度和立场,虽然角度不同,得到的结果就不同,蹲到死的好死不如赖活着与立即执行的长痛不如短痛都没有绝对的错与对。有的只是心态的不同罢了。

喜欢就点个赞加个关注谢谢

一年的留看是我一生最黑暗的时刻。

说愿意死刑的人,都是凭空个人想象,而无经历过的人。

老看有24个牢笼,四个羁押笼。

每个牢笼,都有几个刑犯管理人员。

组长(笼头)一般是有背景之人,两个管理(管生产和纪律)。一个笼基本只有一个死刑嫌疑犯。

每礼拜的礼拜六和礼拜天,是死刑犯最开心的一天。因为高院休息,宣判书不会送达。

每日下午5点30之后,死刑犯最怕主管所长喊其名字。5点半前喊其名字,是谈心。5点半之后,是高院送达宣判书。出笼之后,就再没回来的机会了。

所有笼的死刑犯,基本没生产任务。他们最喜欢看的就是站在笼门口,看着外面的天空,一呆就是几个小时。

”这世界上,没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事情了。“”

这是我问死刑犯时,他们的回答都惊人的一致。

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两者皆可抛。

除有忠诚信仰之外,世间最可怕的恐惧,

就是等待死亡。

我是,你也是。

你若不是,是你未曾经历而已。

对于罪犯,他在施行罪行活动中所引起的后果,决定了犯罪分子是当罚,还是当诛。这就是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除冤假错案外,犯罪分子都应接受相应的法律制裁,认罪伏法。至于无期刑和死刑,其中的可比性只是轻或重而己。轻者则轻,重者必重。两者之间不存在存在与消亡的比较。比如,一个病房的两个病号,穷人得了急性阑尾炎,而富豪得的是绝症。穷人割掉阑尾住几天院就好了,富豪动了手术,还要化疗,理疗,沒多久即生命终了。我们只能说他们不是一样的,并不能说穷人命好,富人命不好。

很多人都认为:让我坐十几.二十年的牢,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其实,说这话的人不是没有坐过牢,就是还没到那种地步。按这种说法,监狱里那些被判十几二十年刑,甚至被判死缓,无期的犯人都死了,监狱不是倒闭了吗?

实不相瞒,我在里面呆了不短的日子,见过太多的重刑犯,当他们习惯了在里面的生活,日子并不太难过,当然不能和外面比。而且,被判重刑的犯人,除了病死,老死,绝大多数都能熬到出狱的那一天。

监狱生活是痛苦的,其中的滋味只有坐过牢的人才能体会。谢谢!

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待上一辈子还不如早点解脱。当然,法律有相关规定,只要不是死刑立即执行的罪犯,是不可能蹲到死的,一般死缓的在服刑期间不重新犯罪的,两年减成无期徒刑,无期徒刑在服刑期间不重新犯罪的两年减成有期徒刑25年,如果是重大暴力犯罪的,或者贪污腐化严重的罪犯被判死缓,法院就会限制减刑,最低坐够25年,无期徒刑坐够20年,想要继续减刑,除非有重大立功的表现,否则减刑困难,我想20多年人也废掉了,所以我认为死刑立即执行是最好的方式,所以说做一个守法公民是多么重要,千万不要犯罪

千古艰难惟一死,反正换我是选蹲到死,活着就是胜利!自由当然重要,不过自由这东西到底谁有解释权?我会安慰自己,心能走多远,梦想就能走多远。我还可以在监狱的方寸之间寻找快乐。


人骗起自己来很厉害的,真混到那么一天,可以跟自己说;我的四周就是监狱的墙,我的地方虽小,但比关在里面的世界自由多了!你看看,大监狱里关着的那些房奴,背着一身债,每天辛辛苦苦、忙忙碌碌,回家还要当老婆奴、孩子奴。时常不情愿也得穿着西装革履,其参加各种聚会,伪装自己还算一个成功人士,油腻的脸,渐秃的头,肚子挺到看不见鸡鸡,空下来一点点时间,还被自己的手机绑架了!这是怎样艰难的一种人生啊?!


我就不同了,一辈子住不花钱的房子,不用操心房价房租涨跌,信用担保不会赶我出去。每天三顿有人做好,素淡健康不油腻,自己碗都不用洗。天天过着有人保护,有节制、有纪律、有规律的慢生活,医疗全包,甚至都无需接触金钱,虽不能大富大贵,却有完全的保障,再无需对任何人负责,除了地盘小一点,差不多就是绝对的自由!

真的,从此就只需对自己负责了,面对里面那个被关起来的世界,我无能为力,只能保证自己本份的过好自己的每一天,保证自由得以延续……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你觉得在监狱里蹲到死和死刑立即执行,哪个更

关键词: 蹲到 死刑 监狱 痛苦

历史文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