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孙二娘和武松仅有一面之缘,为

2019-10-14 作者:历史文化   |   浏览(152)

问:《水浒传》中,孙二娘和武松仅有一面之缘,为何会对他这么好?文化小说是如何描述的?

孙二娘一出场,形象就是这个样子:

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见那妇人如何?

这副轻佻的衣着很容易让人觉得孙二娘是个不守妇道的女子,但是事实恰恰相反,孙二娘不仅对自己的丈夫十分忠诚,还颇有江湖义气,为兄弟肯两肋插刀,算得上梁山泊第一女英雄。

很多人觉得孙二娘对武松好,是因为崇拜他,喜欢他,我承认的确有这么一点原因,自古美人爱英雄,武松身高八尺,相貌堂堂,这谁顶得住啊?

但这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原因,最主要的原因且听我慢慢道来。

在江湖中混,出名要趁早

武松不会吹灰之力,便制住了孙二娘,令她动弹不得,这时候张青回来了,看到武松的手段,心里想肯定是碰到硬茬了。

武松自报姓名后,张青和孙二娘都很吃惊,武松打虎和替兄长报仇的事早就传的人尽皆知,这二人自然也知道。

张青夫妇做这个人肉包子,有三种人不下手,和尚道士、女子,还有就是受刑之人,也算自诩英雄好汉。

早就对武松十分钦佩,如今见到真人,自然十分高兴,武松丧了兄长,孙二娘死了父亲,这俩人算是同病相怜,更是拉近彼此的关系。

孙二娘本身对武松起了恻隐之心,看他受刑,想让他落草为寇,免去刑罚,结果武松感念公差一路的照顾,竟然不同意。

这份义气更是让张青和孙二娘佩服,只能拿了10多两银子,又给武松换了新衣服,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又结拜成了兄弟,二人都引以为傲,这算是古代最早的名人效应了。

十字坡的孙二娘不是龙门客栈的金镶玉,第一次见到儒雅俊逸的周淮安就想立刻点蜡烛,完全就是一副生扑的架势。孙二娘是和武松经过一番你死我活的较量后才不得不认栽,并从此以后对这个义弟进行无微不至的照顾的。

能让孙二娘这个杀人无算的女夜叉心悦诚服的人,肯定不一般。

恰好武松就不是一般人,他是把偶像特质和自身实力结合的最完美的人。他血液里流淌着不安分的因子,有一颗狂野的心,从小到大就没消停过。

经常性的打架斗殴,酗酒滋事,让哥哥武大顶缸,操碎了心的事就不说了。

探亲路上还在景阳冈打死一只老虎,说起来好像打豆豆那么轻松,要知道,十几个人的性命就葬送在它的口中啊!这个,无论怎样也算是为民除害吧,还算有情可原。

可是,这次路过十字坡时,他还是一名被充军发配的犯人的身份。一般的犯人此时都会小心翼翼,尽量低调,想想林冲吧!

武松没有,在招是惹非的路上,他一刻也不停歇。明明知道“大树十字坡”下的这家店是家黑店,却主动撩拨老板娘。

孙二娘一看,这是上赶着往包子馅里钻的姿势啊,自己本不想接这单生意,可不行啊。

无可奈何,只好按照正常程序走,海海的迷子双加料。

哪知道武松早就识破了她的伎俩,一顿操作猛如虎,把这个母夜叉放翻在地。

水浒里的打架分为三种。

一种是打不过,被对方所杀。崔道成、邱小乙、西门庆、蒋门神就是这样死的。

第二种是打不过他,就加入他。秦明、黄信、呼延灼、董平、关胜就是这样上的梁山。

第三种是打不过就结拜为兄弟。很多梁山好汉之间就是这样,比如少华山上的三兄弟和史进,比如李忠和周通,还有十字坡的张青和武松。

张青和武松都结拜为兄弟了,自己作为嫂子,照顾小叔子那是天经地义。

在孙二娘看来,这个小叔子不但威风凛凛,相貌堂堂,能徒手打死老虎,江湖地位非常高。而且,他信奉“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原则,傍上这个靠山,倘若以后在江湖上有个马高镫短,绝对能够给自己带来巨大的支援。

所以,孙二娘后来会对武松特别好,甚至做过武松的形象设计师——伴随武松一生的头陀形象,就是孙二娘一手策划的。

谢谢悟空小秘书邀请。

《水浒传》中,孙二娘和武松仅有一面之缘,为何会对他这么好?文化小说是如何描述的?

这轻薄的衣服很容易让人认为孙二娘是一个不遵守女性规则的女人。然而,事实恰恰相反。孙二娘不仅对丈夫非常忠诚,而且在江湖上也有一种江湖道义。她愿意给朋友付出一切,被认为是梁山泊的第一个女英雄。

许多人认为孙二娘对武松很好,因为她崇拜他,喜欢他。我承认是有这么有一点原因滴。自古以来,美女喜欢英雄。武松八尺高,长得彪悍,一身肌肉那个女人不喜欢?

武松打了几下,很轻松的制服了孙二娘,让她动弹不得。这时张青回来了,看到了武松的方法,心想他一定遇到了硬茬。

武松报告了自己的名字后,张青和孙二娘都很惊讶。众所周知,武松打老虎并为哥哥报仇的故事由来已久。自然,两人也知道。

夫妇二人也是有原则的,有三种人不做肉包子,包括僧侣和道士、妇女和罪犯。他们也被认为是英雄豪杰。

她二人一直钦佩武松。好像粉丝遇到了偶像一样。武松失去了哥哥,孙二娘也失去了父亲。这两个人处境相同,关系更加密切。

后来听到孙二娘去世的消息,武松放声大哭。那是因为他长期压抑的情感终于爆发了。

武松看起来冷酷无情。他是一个无情的人,有着无情的决心,杀人如麻。他说话时甚至转过脸。 在水浒传组织的第一次菊花大会上,当他听到宋江再次唱出和解的曲调时,他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人,他的话里没有留下任何表情:今天需要招安,明天需要招安,这样就让兄弟们的心不寒而栗!

要知道,武松是第一个让宋江主动结拜的人,两人原本的关系很不寻常 但是武松还是在该反对他的时候反对了。

然而,他的不满是明确的,他对他真正的兄弟、朋友和帮助过他的人充满感情。

尤其对孙二娘来说,有一种不同的感觉。

由于菜园张青的及时到来,两人之间的尴尬局面得以解决。那时互感和友谊很深。武松和张青成了结拜兄弟,孙二娘自然成了武松的大嫂,这个大嫂是个真正的大嫂,不像潘金莲,总是想和武松有些暧昧。 孙二娘对武松关怀备至。他非常小心。他形象的突然改变使他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这让宋武在父母童年去世时感到温暖。

让武松感觉像一家人一样温暖的情况是,他在血溅鸳鸯楼后,又跌跌撞撞地走进了张青的一家酒店,孙二娘不仅为他精心制定了逃跑计划,还为武松设计了一个行者的形象,陪伴他度过余生。

当孙二娘亲自给武松穿上皂布束腰外衣时,武松冰冷的心一定瞬间融化了...

孙二娘在宋军和方腊的战斗白热化时被杀。这时,梁山英雄几乎每天都被杀,每个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直到这个消息真的传到了武松的耳朵里,就像一根针扎进了他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即使他像钢铁一样强壮,他也无法再支撑下去,放声大哭...从那以后,世界上可能还会有朋友和兄弟,但永远不会有任何亲戚。

回答的不好请见谅,感谢大家浏览。

《水浒传》中,武松接触过三个女人,其中两个是嫂子,一个是骗子。而且和两个嫂子都有“肌肤之亲”。然而,孙二娘对他好,并不是因为这个。那是为什么呢?我认为有四个原因。

第一,真性情。

武松做事,表里如一,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情感。不掩饰情感的人,对谁都敞开心扉,最容易交朋友,也最容易受伤害。武松感激宋江,对他敞开心扉,丢了一条胳膊;感激张都监赏识,差点枉死狱中。这是两次伤害。他感激施恩厚待,替他暴打蒋门神,施恩也以真情回报,两人结成深厚的友情;对孙二娘张青敞开心扉,收获了胜似亲情的友情。

张青爱结交好汉,定了“三不杀”的规矩,及时回家,解救了孙二娘。并且对武松敞开心扉,武松也把自己的为兄报仇的往事对他们说了。三人赤诚相待,误会消除,相互之间,自然引为知己。这是真性情加速了友谊。

第二,亲情。

亲情对武松和孙二娘张青夫妇来说,都是很稀缺的。武松仅有的哥哥武大郎被嫂子和西门庆给谋害了。而张青和孙二娘也是相依为命。失去了亲人的武松一声“嫂嫂”就叫到了孙二娘的心里。武松的为兄报仇的经历也让孙二娘感觉到了他的伤感落寞,女人母性的一面自然就使孙二娘觉得武松亲近了许多。然后就有一种亲人般的感觉。接连三天的款待(宋江也是这样感动武松的,但是宋江另有目的),让武松深受感动:

武松忽然感激张青夫妻两个。论年齿,张青却长武松九年,因此,张青便把武松结拜为弟。

张青和孙二娘送武松出门,更是让武松想起了死去的哥哥武大郎,因而“武松忽然感激,只得洒泪别了”。这是亲情的力量。

送走武松后,两口子还给手下加了条规矩,抓人不许伤人,必须带回让他们过目。为的是怕武松被误杀。多像一对贴心的哥嫂,让人感动。尤其是血溅鸳鸯楼后,让孙二娘更是有了嫂子的风范,为弟弟思前想后,心细如发,到家先是安排他休息,二人准备饭菜,(多么温馨的画面)。随后官兵搜捕,安排武松去投二龙山的哥哥鲁智深。出门前,更是像一个关心弟弟的姐姐一样细致入微,金印(刺配)容易被发现,两个大男人却浑然不觉,武松还打算用膏药混过去。孙二娘精心的把武松打扮成一个头陀,解决了问题。武松特别放心,“嫂嫂说的定依。”精心为武松打扮的画面真是自毁“母夜叉”的招牌形象,让人感觉非常温馨。

第三,惺惺相惜。

武松打虎的壮举江湖上人人传送,而张青孙二娘又爱结识好汉,结识的好汉多了,自己也就成了好汉,江湖上也有了名号。打虎的威名和“三不杀”的规矩让双方相互敬慕,相互的抬爱更是加深了双方的友谊。

第四,仗义。

张青为了武松方便,建议杀掉两个解差,武松死活不同意。

武松道:“最是兄长好心顾盼小弟。只是一件,武松平生只要打天下硬汉。这两个公人于我分上只是小心,一路上伏侍我来,我若害了他,天理也不容我。你若敬爱我时,便与我救起他两个来,不可害他。”张青道:“都头既然如此仗义,小人便救醒了。”

武松是个真英雄,他有真性情,不做作,把感情看得很重,这样的武松受到了孙二娘张青夫妇的爱戴,并且,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再加上武松的仗义,跟让他们夫妇佩服,这些都加深了他们的情感,让他们一见如故,像温馨的一家人那样亲近。

真性情,容易被人算计,但是,也更容易获得别人的友谊,就看你到底需要什么了。真性情的武松历经坎坷,但收获了亲情般的友情,也收获的精彩的人生。所以,做你自己就好,无所谓好与不好。不想活的那么累,就真性情好了,像武松一样。心怀诡计善于表演的宋江,可能仕途一帆风顺,却永远不如真性情的武松活的洒脱。

《水浒传》作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有着很高的文学价值,被人们广为流传。

即便你没有仔细阅读过《水浒传》这本书,但是提起它,读者脑海中一定闪现出武松井冈山打虎的英勇画面。

景阳冈打虎让武松一战成名,斗杀西门庆更让他坐拥众多粉丝。

虽然他还是老老实实地走上了刺字充军之路,但他比较幸运,遇上了两位好相处的衙役。

这一天他们来到了十字坡。十字坡可是个风景秀丽的好地方,唯一的缺点就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正当他们口干舌燥之时,一个小店突然闯进视野。

远远地,武松便看见一位身材丰满,身着大红色下裙,张扬的妖娆女子。武松走近一看才发现,这位女子的打扮真是风骚大胆。

头上簪着野花,胸脯微露,红纱里的细腰若隐若现,长得也算标致,只是眼神中似乎透露着杀气。这位便是母夜叉——孙二娘。

原著对孙二娘出场的描写:

见武松同两个公人来到门前,那妇人便走起身来迎接,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纽。

武松一行人进店后,衙役就体贴地去除了他的枷锁。同时孙二娘也热情地奉上了店内特色——包子。

武松虽是个粗人,却也心细,一下就发现了馒头馅内有几根毛发。求证无果后,武松居然开始调戏孙二娘。武松的这波撩妹操作简直让人直呼666……

武松问道:“娘子,你家丈夫却怎地不见?”那妇人道:“我的丈夫出外做客未回。”武松道:“恁地时,你独自一个须冷落?”

难道是武松此刻本性暴露了?非也,非也。而是武松一开始就觉得孙二娘和这个店有古怪,包子内的毛发更是让他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想想也有道理,荒山野岭之中,正想歇脚之时,恰巧出现一家包子店,老板还如此打扮。这与《西游记》中各路妖精的出场套路严重雷同啊!让人不得不防。

但武松没有声张,他想让孙二娘自己露出马脚。孙二娘在酒中下蒙汗药后,武松将计就计,顺势晕倒。

孙二娘大喜,却在抬武松时,被武松制服。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武松一露手,就体现了青铜和王者之间的差距。

然后就是武打剧里的经典套路,“好汉饶命!”“敢问好汉尊姓大名?”“什么?您就是xxx!久仰大名!”好一个不打不相识的场景就这样发生了……

孙二娘与武松的相识也躲不过这个套路,二人就这样相识了。那么卖人肉包子的孙二娘怎么和打虎英雄武松成了朋友?

首先,二人经历相似。武松唯一的亲人被潘金莲杀了,而孙二娘的父母也是被仇人所杀。这让两人有惺惺相惜之感。

第二,孙二娘虽然是名女子,但她有着男子的豪气,并且十分讲义气。结拜后,孙二娘更是把武松看作比亲兄弟还要亲的人,多次解救武松于危难之中。

第三,武松打虎早已名扬天下,孙二娘内心佩服武松。孙二娘早已耳闻武松打虎英勇之举,今日教授果然名不虚传。江湖人士总是豪气冲天,义字当先。

武松道:“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都头武松的便是!”

那人道:“莫不是景阳冈打虎的武都头?”

武松回道:“然也!”

那人纳头便拜道:“闻名久矣,今日幸得拜识。”

孙二娘这个江湖人物被塑造得有血有肉,敢爱敢恨,爱憎分明,在民间也小有名气。而武松也是一个敢作敢当,爱憎分明的人。英雄间的惺惺相惜,让孙二娘对武松好也很正常。

都说男人好色,一个男人为了女人可以放弃江山,爱江山更爱美人。

有的时候女人何尝不是,只是古时候女子受封建礼数的约束,对于爱情的追求没有男人那么大胆,很多都比较委婉,孙二娘只是比较突出的一个而已。

男人可以爱美人,同样美人也可以爱英雄,在水浒中,孙二娘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门前窗槛边坐着一个妇人,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

书中的孙二娘是有点像旧社会的村姑形象的,与潘金莲潘巧云等的出场明显不同。虽然外貌不太出众,却也风情万种,老娘脸蛋不行胸还是不错,知道展示自己展示自己美好的一面。通过行为艺术吸引别人的眼球,戴着野花,穿着艳丽。由此可见,孙二娘是表现欲非常强的一个女人,并且骨子里还透露着少女的浪漫情怀。



当时武松已经是名满天下的喝酒狂人,景阳冈打虎英雄,但是接触过他的女人貌似都对他颇有好感。

有着大虎英雄称号的加持,武松走到哪里都受人爱戴。再加上他本身也具有不错的女人缘,第一个对武松疯狂示爱的便是武松的大嫂潘金莲,但是武松是纹丝不动,最后为了替哥哥报仇还杀了潘金莲。

“闻名久矣,今日幸得拜识。”

在性情爽朗的孙二娘面前,武松同样是英雄人物。虽然只是初次见面,但是武松的为人早已被孙二娘熟知,见面则进一步加深了孙二娘对武松的好感,江湖儿女重情义,惺惺相惜便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在书中有直接描述,孙二娘迫害武松不成,反被武松戏弄,武松当时没用高深的武功,而是用了比较低级的“夹住”、“压住”。

孙二娘是被武松的这两招治得服服帖帖完全不得动弹,古代一直有肌肤之亲一说,所以武松的这两个动作肯定是对孙二娘的心里产生了一些冲击的,但是迫于自己已经结婚,有些行为是不能僭越的。

保持朋友的关系是孙二娘与武松的最好方式,但这又不是普通的朋友,是可以交往一生一世的之心朋友。


——END

文/江佐一梅郎

武松在杀了西门庆去充军的路上,在十字坡险遭母夜叉孙二娘的毒手。孙二娘的诡计被识破后,被武松制服。回来的张青知道真相后遂与武松结拜为兄弟。仅一面之缘的孙二娘为何对武松好,第一武松景阳岗打虎成名,妇孺皆知。孙二娘定然崇拜,这就是古代的名人效应。多个朋友多条路,落难的武松兄亡嫂死孤独无助。对于二人照顾自然感激,都是重情义之人。即然结交情同一家人,对武松好在情理之中。

〈图片来自网络,向原作者致谢〉

孙二娘本来是要对武松下手的:这家伙的肌肉看起来质量不错,斩碎了做成包子馅,埋没了,怪可惜,可以用来当做特级黄牛腱子肉卖。

孙二娘的尊号是“母夜叉”,想来没有多少姿色。但她晓得,姿色不够风情补,“敞着胸脯”,插朵野花,再加上眉梢眼角春意盎然,于是,押送武松发配孟州的两个公差,哪禁得起孙二娘的软泡轻磨,三杯两盏下肚,酒不醉人人自醉,躺桌子底下去了。当然,他们实是中了孙二娘酒中的迷药。

武松毕竟是做过都头的,老于江湖,早听说十字坡的母夜叉不好对付,心想,老子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耍什么鬼把戏,便也假装吃酒,还问人家孙二娘的老公去哪儿了。

孙二娘芳心微动,暗自思忖道:“这小子五大三粗的,却是一肚皮的花花肠子。”随即嫣然一笑,哪知笑得不巧,用力过猛,震得脸上的脂粉啪啪往下掉。孙二娘也顾不了那么多,娇声道:“那个死鬼,总不着家,不知道在外面和哪个狐狸精鬼混呢!”

武松道:“娘子如花似玉般的样貌,我见犹怜,贵老公怎能冷落于你……”

孙二娘又斟了一碗酒,武松只是将酒含在口中,并不吞下,借着吃茶,全吐在地上。

看着武松吃了不少迷酒,也该倒下了,孙二娘心中却有几分怅惘,觉得这小子颇有眼光,看得到老娘的美,不像那个浑人张青,除了种菜,一些儿本事没有,还嫌姑奶奶长得不好看。而且,这小子虎臂熊腰,人才一表,头脑还很聪明,要不是后厨人肉告急,倒是可以考虑留下他的一条狗命……渐渐,孙二娘心中恶念又占了上风,还是杀无赦吧,毕竟,她开的是人肉包子铺。

任你奸似鬼,也要喝老娘的洗脚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兄弟,五、四、三、二、一,倒!

武松配合得很默契,真的倒头伏在了桌子上。

孙二娘操起一把尖刀,便欲把武松拖到后院宰杀。

等孙二娘一靠近,武松只觉芗泽微闻,花粉混合着铅粉的气息飘然而来,还夹杂着孙二娘敞开的胸脯散发出的一股软玉温香。武松猛然抬头,眼冒精光,一只手紧紧抓住孙二娘的水桶腰,一只手控制住孙二娘拿刀的那条粗壮的玉臂,紧接着双腿一夹,电光石火间,已把孙二娘扑翻在地。大约由于武松用力过猛,孙二娘疼痛难忍,杀猪般嚎叫起来……

正在此时,菜园子张青回来了,跪地求饶。

相杀的剧本,从此改成了相爱的节目。

得知武松的真实身份,就是名满江湖的武二郎,孙二娘深为庆幸今日得遇真正的头条大神。仔细打量,相貌堂堂的武二郎,气度、智慧、文采,都是打着灯笼都难找,万里挑一的,更别说他那绝世的武功,一招就把人家扑倒在地……想起刚才的旖旎风光,孙二娘不由得脸上泛起了一片绯红。

杀鸡宰鸭,孙二娘重整杯盘,还从地窖里抱出一坛十字坡二十年陈酿,与武松把酒言欢。

“二哥,小妹敬你一碗!”“二妹,大哥也敬你!”

二哥、二妹敬来敬去,张青在旁边不免有些显得多余。

孙二娘与武松由相互仇杀到引以为友,其实很好理解,因为这是世间常态,是东方和西方的人们都爱使用的生存策略:对方太强,斗不过,那就归附、吸纳为自己的同道。

江湖上是这样,甚至学术上也是如此。比如,唐代做《论佛骨表》的韩愈,惹怒了释契嵩,契嵩词严语重,专门写了《非韩》三十篇来驳斥韩愈。但韩愈的文学地位日益尊崇,契嵩驳了半天,波澜不惊。于是,契嵩使出孙二娘的招数,说韩愈于佛道之本,极推重,当求韩愈之心,不必随其语也,韩愈原来是我道中人。

另外,孙二娘对武松好,也有爱慕英雄的意思。世上的英雄人物,本就紧缺,在荒山野岭,鸟少人稀的十字坡,孙二娘做包子都没想过,这辈子还能与武松这等声名显赫的豪杰之士结下不解之缘,当然得好好珍惜了。

武松继续踏上发配之路,而孙二娘则从此专门在心中腾出一块地方,把武松放进去。武松血溅鸳鸯楼后,江湖逃亡,孙二娘专门安排人员去小心寻找,为武松担忧,当再次见到落魄的武松时,孙二娘差点流下眼泪,立马服伺武松休息,并亲自下厨,为武松素手作羹汤。

甚至,武松的那一身行头,也是孙二娘准备的。孙二娘孟州道卖人肉,杀人劫物,得了两件宝贝:

别的都不打紧,有两件物最难得:一件是一百单八颗人顶骨做成的数珠,一件是两把雪花缤铁打成的戒刀。

在孙二娘的精心策划下,武松假扮成一个头陀,去二龙山避难。头陀服、数珠、戒刀这一套装备,是人家孙二娘以前在十字坡杀了一个头陀后留下来的。

武松“行者”的绰号,正是指这个头陀形象。可见,《水浒传》中武松的身份归属,是孙二娘赋予的。一片深情,于此可见。

送武松上二龙山,孙二娘除了赠银,还要武松往后写信回来。也不知武松究竟写没写。

我们知道潘金莲曾经是爱恋过武松的,并且还主动的勾搭过武松。潘金莲长得比较漂亮,但是武松还是毫不所动,可以说武松完全是不解风情,给人留下一个木讷、不好色的形象。

可是武松并不是真的不懂风情,不明白潘金莲的意思,而是他感激武大郎的养育之恩。

武大郎不光是武松的哥哥,实际上更像武松的父母,含辛茹苦的将他抚养长大。所以潘金莲在武松心中不光是嫂嫂,而是“母亲”。

实际上,武松这个人是非常会调戏妇女的。从武松和孙二娘之间的故事就能看出这一点。

武松到孙二娘店子里面吃饭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我见这馒头馅肉有几根毛,一像人小便处的毛一般,以此怀疑忌。

武松表面上是说孙二娘店里的馒头中肉有问题,实际上是在调戏孙二娘。

紧接着,武松又问:

娘子,你家丈夫却怎地不见?

武松这句话就相当露骨了,当然孙二娘也不是吃素的,回答到:

我的丈夫出外做客未回。

武松知道这个消息应该是非常开心的,然后说道:

地恁时,你独自一个须冷落。
大娘子,你家这酒,好生淡薄。我从来不吃寡酒。(希望孙二娘陪她喝酒)

武松这番话一说,孙二娘实际上就明白武松的意思了。然后孙二娘是这么做的:

那妇人一头说,一面先脱去了绿纱衫儿,解下了红绢裙子,赤膊着便来把武松轻轻提将起来。

那个时候的孙儿娘脱去外衣以后,应该身穿都是贴身衣物。武松这个时候是怎么做的?

武松就势抱住那个妇人,把两只手一拘拘将拢起来,当胸前搂住;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身一挟,压在妇人身上,那妇人杀猪也似叫将起来。

大家可以想象这个画面。要知道武松这个时候还是犯人,当然他并不像林冲那样安分守己。哪怕做犯人,中途也要调戏一下店里的老板娘。从那表现来看,很明显武松是一个熟手,整个过程非常的有经验。如果他对潘金莲这样,估计后面就没有西门庆什么事情了。

孙二娘可不是像林夫人那样的女子,她可是黑店的老板娘,不知道坑害了多少人的性命。

对于武松这样的人,孙二娘不害他已经是他的造化了。可是武松却主动调戏老板年,占老板娘的便宜,可想而知孙二娘必定会下手的。

当然,武松敢这么玩,还是说明他有准备的。孙二娘使用蒙汗药的小伎俩被武松识破了,她自己还被武松压在地上。

还好这个时候孙二娘的老公张青赶过来,赶紧跑上来求情。后面的剧情大家肯定很熟悉,武松报上自己的名号。

然后,张青肯定表示很佩服打虎英雄武松,这种情况下武松还能怎么办呢?

于是张青和孙二娘请武松吃酒,双方成了好朋友。

这里不得不佩服孙二娘的老公张青,危机处理能力还是相当强的。

其实不管过去还是现在,奉承一下别人是非常受用的,特别是双方不熟的时候。武松这样的人,张青只要服软,奉承一下武松,其实武松基本就没必要痛下杀手了。

紧接着张青就讲怎么他和鲁智深的故事,实际上就是暗示武松,应该像鲁智深一样大气。

那个时候,无论武松,还是张青、孙二娘这些人,其实都是混江湖的,多个朋友就是多条路。张青都主动服软了,这种情况下武松肯定不愿意斩尽杀绝。

虽然张青,孙二娘开的是黑店,但是那个时候就是这样,没人会主动得罪这些人,毕竟讨生活不容易。

由于武松能力比较强,所以张青孙二娘夫妇也愿意和武松走得近。其实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你能力比较强,事业比较顺的时候,很多人是非常愿意和你成为朋友,兄弟的。

江湖义气所至,如鲁达遇林冲等水浒传中描写英雄意气相投的段落很多。这也是武松正气英名在外,孙二娘慕英雄之名而做的反应,自古英雄惜英雄自然之理。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水浒传》中,孙二娘和武松仅有一面之缘,为

关键词: 武松 水浒传 孙二娘 一面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