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对儒学在汉朝的变化有什么看法?

2019-11-13 作者:历史故事   |   浏览(131)

问:大家对儒学在汉朝的变化有什么看法?

太史公在《史记》中对儒家在汉朝时的表述是采用对话描写来进行的,同时也夹杂了记叙,而这种记叙读起来非常幽默,而且是冷幽默。

从秦始皇开始,就请了许多儒生来帮助献言献策,结果过了不久,千古一帝秦始皇就痛苦不堪,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儒生最擅长的是提意见,是吵架,更为让秦始皇头疼的就是,连这些儒生内部也常常意见不统一。

做为帝王,手下人意见不统一是一件好事。可是最坑爹的是这些儒生的意见总是过于单纯,是空中楼阁,而且于情于理都不合,无法落地执行。

秦始皇去泰山封禅,特意带了七十个儒生随行,结果到了泰山脚上,这些儒生开始胡乱议论,说车轮要用蒲草包上,席子也得用草编好。他们从来没有考虑上古时代封禅时根本没有条件做到更好。而且这七十个儒生(怀疑是同一批人)还向秦始皇进言说要采取分封制,强调遵循古法。引得李斯一阵嘲讽。

所以,秦朝时期,儒学并没有得到重用。

诸子百家里,儒家是最具政治野心的团体之一。可惜始终不得重用。

汉朝时期也是如此,争天下时,儒家思想那一套,变不成银子,变不成土地,变不成武器,更无法让刘邦变得更加强大。偏偏儒生自以为品德高尚,天命加持,不停地四处叨逼叨,因此刘邦对儒生也是深恶痛绝,甚至一听说是儒生来拜访,便痛骂不休,更当着儒生的面撒尿。

开国帝王容不得儒生!

因为当时的儒家思想就是仁义,这种仁义的表达方式就是“以道德君子的方式对帝王,对所有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我都不喜欢,何况帝王?

一直到一个人的出现,这个人就是儒生叔孙通。他是天生的投机者,他敏锐地发现了儒家思想的弊端,而且还找到了一个让儒学融入政治的完美的切入点。可以简化为四个字

上下尊卑。

或者下一段话

制订一套让统治阶段和权力阶级可以无限制享受权力快感的规章制度。

《史记》在这件事情上做了极其精彩的描写。叔孙通穿长身儒衫,看到刘邦不喜欢马上就换成了短款。

他带着一百多个学生投靠刘邦(之前也像历代儒生一样四处周游列国美其名曰实现儒家理想中的社会),结果刘邦封他官之后,他从不推荐自己的学生,反而一直推荐那些杀手侠客。弟子不解甚至有怨气,他说,因为刘邦现在需要的是这种人。

了不起!

知道领导想要什么的人都鸟不起!

刘邦称帝之后,下面那些臣子过于不讲礼数,经常不给刘邦面子,这让刘邦心里很不多。叔孙通看到到就知道

机会来了!

他找到刘邦提出要制订“全新”的君臣之别。而且暗示刘邦这个礼节简而易行,可执行。

有些弟子觉得这样做很不地道,很不儒,要离开他。叔孙通说了一句名言“若真鄙儒也,不知时变!”

结果延续到如今的官本位制度就产生了,这让刘邦体验到了身为帝王的无限快感。

更重要的是,叔孙通升官了!

让领导开心,自然就会升官,这一点只有儒家的“礼”才可以做到,尽管这种礼是被“改编”的,但这并不重要,儒家给出的理由是“与时俱进”。

论到找理由,找借口,世界上没有哪一种学说可以屁美儒家思想了!

可是仅仅让皇帝产生快乐并不能让儒学成为主流,因为让皇帝开心不等于让所有皇帝都开心。

叔孙通一个人的飞黄腾达,不等于儒生群体的鸡犬升天。

这个时候,一个叫董仲舒的人出现了。他对儒学进行了第二次升级。强调了君权天授和政权稳定,这当然是汉武帝最为的迫切需要的!也是所有帝王喜闻乐见的。

可以这样说,统治阶段选择儒家,不是因为儒家的仁,义,礼,智,信,而是只有儒家推崇并捍卫帝王的特权和无上尊严。

反过来也可以说,如果在法家中融入马屁内容,融入君权授,那么法家就会被统治阶段所钟爱。如果是墨家思想中添加了谄媚成分,再增加君权牢固体系,那么就变成了“罢黜百家,独尊墨术”了。

谁能保护我,我支持谁!

谁能给我利益,我推广谁!

所以,儒家思想的兴盛,不是因为儒家的合理或科学,而是儒家舔了皇帝的屁股

仅此而已。

从汉朝开始,儒生就分为两种

一种是孔子似的圣人,另一种说法叫做腐儒,就是傻子的意思。

一种是披着儒的小人,他们疯狂地掠夺利益,以道德仁善之名。

天人感应的伪科学,使儒学形而上了起来,在“礼”的基础上使唯物与唯心奇妙地牵羁组合并神奇地存活下来一大段时间。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家对儒学在汉朝的变化有什么看法?

关键词: 变化 看法 儒学 汉朝

历史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