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特赦后,溥仪与杜聿明首次下江南,为何一路

2019-10-22 作者:历史故事   |   浏览(99)

问:被特赦后,溥仪与杜聿明首次下江南,为何一路上流泪不止?

1964年3月,周总理安排全国政协组织特赦人员溥仪、杜聿明、王耀武、沈醉等,连同其家属一行40人到江苏等地参观,溥仪是一路参观,一路流泪。

有人问溥仪:为何哭泣?溥仪说:感动,感慨!

一行人来到南京火车站后,溥仪走下火车,十分感慨,他对杜聿明等人说:

“我在北京住了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出过门,现在是真正解放了。”

杜聿明问他,“那你在沈阳做皇帝时,不出门逛逛吗?”

溥仪的回答让杜聿明等人很意外:

“虽然以前看起来待遇还可以,但自由是没有的,日本人完全限制了自由。他们说到哪里就到哪里,没有选择。以前过的是蝙蝠式的生活,现在做中国人真正自由了。”

溥仪前半生可谓命运坎坷,三次称帝,三次被废,日本傀儡,苏联关押,辽宁改造,1959年前基本就无自由可言,在敬爱的周总理的帮助下,终于脱离牢狱之灾,奔向自由生活,获得了特赦,并有幸江南游,他能不激动与兴奋吗?人最高兴的表达就是眼泪。

3月11日到15日,溥仪等人参观了南京的中山陵、雨花台、总统府等地。

3月12日,在拜谒中山陵时,溥仪泪如雨下,回忆起了对孙中山这个长者的音容笑貌,对杜聿明等人倾诉了自己反革命的罪行。

有理由相信,溥仪说的这些话处于自己的真心忏悔,因为早在东京审判中,他就发表了这样的言论:

“在我当皇帝三年后,也就是1911年,我们的国家发生了革命,一位名叫孙中山的伟大革命者,领导人民推翻了腐败的清王朝,这是一场进步的革命。”

参观雨花台时,看(听)到那么多英雄豪杰,为新中国抛头颅,洒热血的事迹,亲眼目睹日本给中国留下深重灾难的历史遗迹,南京这一块土地,真是一寸山河一寸血。

而自己曾经却作为日本的傀儡,无视中国人的疾苦,还帮日本人干了一些坏事,他痛哭流涕的说:过去我真是罪孽深重,这么多人牺牲在这里。我们应该考虑今后如何改造自己,洗清罪过,为人民服务。

到洛阳参观了龙门石窟,白马寺等地方,当溥仪听到观世音,佛像等国宝被外国人盗走,他和弟弟溥杰,一路叹息,回想起当年两人盗卖故宫国宝的往事,溥仪不禁流下悔恨的眼泪。

溥仪参观革命圣地井冈山,当游览到毛主席的“读书石”时,溥仪充满崇敬之情,一遍一遍的轻轻抚摸着石头。他感受到了中国革命的不易,感慨共产党对他的包容,心中百感交集,渐渐泪水湿润了眼睛。

来到明孝陵的时候,工作人员向他介绍说当年康熙也曾在这里祭拜,并说到了康熙、乾隆南巡,想想当初志得意满的康熙,一路上数着自己的功绩——平三藩、收台湾、西征准格尔、北伐俄罗斯。乾隆下江南时,那样自豪盘点自己辉煌的一生,恨不能再活五百年好好享受大清的锦绣江山,此时的江南已不再是那时的那个江南,溥仪心里充满了世事无常的沧桑与感慨,或有痛失江山的无限遗憾。

在参观旅游过程中,溥仪走了一路,眼泪留了一路。通过溥仪日记的反映,溥仪是在忏悔,也有很多感慨,溥仪在日记中写道“过去我做皇帝时做了不少坏事,我对自己、对别人都这样说。过去的溥仪死掉了,现在是新生的溥仪。”

回到北京后,溥仪受到周总理在关怀下,在石景山公园当了一个售票员。有次以前的狱友也是同一批被特赦的人杜聿明和沈醉来找他玩,想让他做导游参观下故宫,走到门口时被长长的队伍愣住了,溥仪皱了下眉头,我这回自己的家还要买票,这都什么事啊,三人相视而笑。

令溥仪心疼的是,门票有点贵!

杜聿明比溥仪大两岁,在抚顺战犯管理所,两人称兄道弟,一个叫对方“老杜”,另一个叫对方“老溥“!

如果张勋、张作霖得知军阀中的小辈杜聿明会和自己三拜九叩的皇上称兄道弟,不知道作何感想?

这一幕,估计杜聿明自己也没想到。

1959年,经过十几年的牢狱生活,溥仪终于获得特赦,他在战犯改造所交的朋友杜聿明、王耀武等人,都获得了新生,呼吸着新社会自由的空气。

1964年,文史研究馆组织他们去江南旅行采风,陪同溥仪下江南的还有李淑贤、弟弟溥杰和弟媳。杜聿明、周振强、宋希濂也和他们同行。

同样是下江南,溥仪的祖宗康熙和乾隆下江南是找美女、享受生活,而溥仪下江南,则是带着任务来,考察历史遗迹,做社会历史调查,为完善文史记载作依据。

时过境迁,康熙下江南时,正是清王朝蒸蒸日上的时代,志得意满的康熙,一路上数着自己的功绩——平三藩、收台湾、西征准格尔、北伐俄罗斯。周围一片阿谀奉承的声音。乾隆下江南时,一样学者爷爷康熙那样盘点自己辉煌的一生,恨不能再活五百年好好享受大清的锦绣江山,却不知道世界其他国家已经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工业革命,全世界的海洋和殖民地已经被瓜分殆尽了。

可是,溥仪并不是为大清失去往日辉煌而潸然泪下。让溥仪落泪的,另有原因。

这一年的3月11日,溥仪一行人到了南京,在明孝陵地区参观了梅花山、中山陵、雨花台、总统府等地,也有南京的工厂。

溥仪在整个过程中,表现的十分谦虚谨慎、忠厚老实,完全没有一代帝王的架子和排场。3月12日,步行参观中山陵时,李淑贤走不动了,溥仪要在下面等着他。此时杜聿明、周振强、宋希濂一起要求溥仪上去,原因并未直说,溥仪离开心领神会,跟着一起上去了。

溥仪领会到了什么?注意这个日期,1964年的3月12日,是我们的植树节,也是孙中山先生的39年的忌日。溥仪来到中山陵,不拜谒中山先生的陵寝,是极其不尊重的。况且,溥仪当皇帝时,是孙中山先生的敌人,杜聿明宋希濂等人,虽然曾经与人民为敌,可是始终都是三民主义的信徒。谁不去拜谒中山陵,溥仪不能不去。

就在拜谒中山陵的途中,溥仪泪如雨下,回忆起了对孙中山这个长者的音容笑貌,对杜聿明等人倾诉了自己反革命的罪行。

有理由相信,溥仪说的这些话处于自己的真心忏悔,因为早在东京审判中,他就发表了这样的言论:

“在我当皇帝三年后,也就是1911年,我们的国家发生了革命,一位名叫孙中山的伟大革命者,领导人民推翻了腐败的清王朝,这是一场进步的革命。”

在40年代,溥仪就早已认识到腐败的清王朝灭亡使历史必然,而推翻清王朝的孙中山,是伟大的革命者。

事实上,溥仪和孙中山这对死对头,曾经有过交集。1912年,南北和谈成功,孙中山黄兴等人北上拜访袁世凯,同时也要求会见隆裕太后为代表的满清皇室。隆裕太后没有出面,而是让载沣作为代表与孙见面。孙中山把自己最帅的一张照片赠给了载沣,载沣则说,民国共和大势所趋,感谢民国政府对我们的照顾。

孙中山和溥仪的第二次可能见面的机会,在冯玉祥北京政变后。孙中山受邀北上参政,途径天津,溥仪被赶出皇宫逃亡天津租界。有资料表明,孙中山和溥仪都曾住在天津的张园,那时湖北新军前任统领张彪的产业。当时溥仪被一群清廷遗老遗少围绕,是没有时间与孙中山见面的。

溥仪的小妹金志坚,在解放后参加革命工作,长期担任北京的中学教师,认真负责很受师生欢迎。金志坚临终前说“为人民工作,是我一生中最荣耀的事”。

相信溥仪也是这样想的。

据说,溥仪和杜聿明刚出狱,杜聿明就邀请溥仪去故宫游览。溥仪一开始是拒绝的,杜聿明就和狱友们说,老溥不敢去故宫,怕伤心的,因为他当初可是皇上!溥仪立马急眼”谁说的!我可是经过人民政府改造的,参观故宫是共和国公民的权利!我当然要去!“

令溥仪心疼的是,门票有点贵!

答:的确如此,溥仪被特赦后,与杜聿明等人首次下江南时,流了不少泪。

但这些泪水,实在是五味杂陈,有感恩,有欣喜,有伤感,有羞愧,有悔恨,有内疚……

为什么这么说呢?

当年,溥仪在“下江南”这段时间的日记里,记载有很多感想、表态,尽管看起来不像私人日记,而像随时接受检阅的思想汇报,但透过这些文字,以及当时陪同人员的回忆讲述,还是可以窥探出一些他的内心世界的。

溥仪是在1959年12月底被特赦,游江南的时间是1964年春天,是由政协全国委员会组织的旅游参观活动,主要参观江苏等地。

旅游团的团员以特赦人员为主,有杜聿明、宋希濂、周振强、王耀武、沈醉、康泽等,以及他们的家属,共40人。

溥仪的家属是和他结婚两年的妻子李淑贤,还有他的弟弟溥杰、弟媳嵯峨浩。

沈醉虽是特务出身,但喜欢舞文弄墨,后来他在回忆录中称旅游团为“帝王将相参观团”。

这个“帝王将相参观团”当然不能跟封建时代的“帝王将相参观团”相比,但他们的行程也是得到了严密安排、严格保护的。

他们参观的第一站是南京。

负责接待他们一行的在是江苏省政协工作的吴钟祺。

吴钟祺原为黄埔军校第18期学员,解放前为江阴炮台台长,在渡江战役中率部起义。

吴钟祺后来回忆说,溥仪他们参观的景点,会临时闭园,他们居住的饭店,整个一层都给包下来,陌生人不得入内。

吴钟祺老人说,当年到火车站接他们时,他是亲眼看到了流泪的溥仪。

溥仪一下火车,就和列车长握手,抹着眼泪,嘴里嘟嚷着说:“我是第一次下江南。”

又说:“一直没有出来过,现在是真正解放了。”

就这,真的值得哭得这么五道八叉吗?杜聿明有点理解不了。

溥仪就解释说,“过去日本人带着我走,要我到哪里就到哪里,都是闷着走,什么也看不到,现在是什么都看到了。以前过的是蝙蝠式的生活,不见阳光不见人,现在做中国人真正自由。”

……

所以说,溥仪“流泪”下江南的事儿,是真的。

溥仪他们在南京一共逗留了五天。

吴钟祺老人清楚地记得,是从3月11日到3月15日。

他们参观的地点除了明孝陵、梅花山、灵谷寺、夫子庙、中山陵、雨花台和总统府各大景点,还有南京的不少公司,如当时的南京化工公司、友谊服装厂、艺新丝织厂等。

吴钟祺老人特别提到一个细节。3月12日,参观团去中山陵游览时,才爬到陵墓入口的花岗石牌坊,溥仪妻子李淑贤心脏不好,身体虚弱,走不动,就对溥仪说,我在这里休息,你们先上去吧,我等你们下来。溥仪体谅妻子,就说那我也不去。

幸好,这时杜聿明、宋希濂、周振强这几个人来提醒说:“老溥,你不能不去,因为……”

溥仪瞬间明白了什么,赶紧搀扶夫人缓步登顶,和大家向孙中山坐像鞠躬。

在中山陵的接待厅吃饭时,溥仪喃喃自语地说:“我过去做皇帝也做了不少坏事,我对自己,对别人都这样说,过去的溥仪死掉了、烂掉了,现在是新生的溥仪……这次政协花了这许多人力、物力、财力组织我们出来参观游览,也是对我们的改造。”

后来参观雨花台,溥仪流泪了,他说:“到这里心里很难过,我们真是罪孽深重,这么多人牺牲在这里,太惨了……应该想想自己过去对共产党对人民怎样,今天共产党对自己又是怎样。应该考虑今后如何改造自己,洗清罪过,为人民工作。”

3月16日,旅游团前往无锡,游太湖饭,逛锡惠公园。

公园里有一块乾隆年间立的御碑。

溥仪又偷抹眼泪了,他转身对吴钟祺说:“乾隆那时下江南,和现在的江南是没有办法比的啊。”

很难说,溥仪这时的泪水中不含有李后主那种“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的心情。

不过,他很快就端正了仪态,有板有眼地大声说:“如今我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真感到自豪。”

吴钟祺发现,溥仪嘴里最喜欢说的词汇就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华夏民族”、“爱国公民”等等。

3月26日晚上,溥仪乘车离开江苏,此后参观了浙江、安徽、江西、湖南、湖北等地,直到4月29日回到北京。

溥仪的日记里,每天记录的参观感受思想内容都比较一致,比如:“党为了帮助我们学习,提高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教育,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组织专员参观,还让家属一同参观,这使自己感到无比光荣和温暖。”“跟着党走,听毛主席的话,加强自我改造,在不同的岗位上,好好为人民服务,这是每一个公民应做的事情。”

傅仪被特赦,他自己也说没想到,谁都能特赦就不能有他,他是罪人。他一直这么想着,他在狱中的生活让他明白了国家并不属于他一人,是人民才有国家。


在特赦后,傅仪上交了出逃前准备的四百多件国宝,得到允许可以选其中一样作为纪念,傅仪选了一只怀表,那是他的英国老师送给他的,他说他要时刻跟着党的路线走,可见他在狱中是真正得到了改造。

傅仪一生做了三次皇帝,又下来了三次。得到特赦后,他下了江南,看到一番新气象的新中国。心里的滋味很是复杂,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自由的出来旅游,以前那些日子真的觉得自己不像个人。在慈禧管理下他没有得到过权利,后期又是日本的傀儡皇帝,傅仪虽然在那些日子里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然而现在的自己才是他最满意的。


参观了南京的梅花山、夫子庙、雨花台和中山陵等,还有许多的公司和工厂。这片土地上死过几十万的中国人,傅仪想到这里于是老泪纵横,一边旅游一边用日记本记下一路的所看所想所听。

离开南京他又去了无锡、上海以及浙江等地,看到乾隆爷以前下江南题的字更是百般滋味在心头。以前乾隆下江南和如今的自己下江南,这种对比,对他的伤害尼采觉得是很深刻的。傅仪前半生都是活在别人的控制下,如今他作为一个普通人,自由的呼吸使他倍感振奋,他决定在后半生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乾隆下江南


傅仪坐卧铺下江南


江南回到北京后,傅仪受到周总理的热情照顾,在到石景山公园当了一个售票员。有次以前的狱友也是同一批被特赦的人杜聿明和沈醉来找他玩,想让他做导游参观下故宫。走到门口时被长长的队伍愣住了,傅仪皱了下眉头,我这回自己的家还要买票,这都什么事啊,三人相视而笑。

傅仪和好友

溥仪与杜聿明爱国家邀请,公费到江南去旅游观光,一路上他看到国家欣欣向荣,百姓生活安康,他不禁泪流不止,多次流下忏悔与自责的眼泪。溥仪忏悔的是他在新中国的建立中没有一丝功劳,反而做了许多坏事;溥仪自责的是大清的江山终究是亡在他手中,对于再造中国他却只是一个罪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身为大清国最后一任皇帝, 溥仪是没有实权的,权力都掌握在隆裕太后手中;身为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同样没有实权,他仅仅是日本的一个傀儡。当他以自由之身全国旅游观光时,不禁愧由心生,悲从心来,多次流泪。

新中国建立后,溥仪在牢中进行劳动改造,接受思想教育,他最终得到人民政府的特赦,获得了人身自由。杜聿明跟溥仪的关系是狱友,如果清朝不亡,他还得称溥仪为皇上;两人在改造中相互关心互助,分享学习心得,成为了晚年的挚友。获得特赦后,溥仪有了人生中第一份工作,也就是北京市植物园园丁,他的工作是照顾植物及出售门票。

溥仪与杜聿明还有一份工作,那就是文史研究专员,他们经历了许多重要历史事件,对于编写国史有重要帮助 。1964年3月文史院组织溥仪、杜聿明等四十余人去江南旅游观光。在火车的软卧上,溥仪激动地说:这是我第一次下江南,以前从来没有出来过,现在真的是解放了。康熙、乾隆都曾多次下江南微服私访,这次溥仪在政府的帮助下率“将相团”到江南旅游了。

“ 以前我的出行都是听日本人的,啥也看不到,现在好了什么都可以看到了;之前过的都是蝙蝠式的生活,终日不见阳光不见人的,现在才是真的自由。”溥仪说完便留下了激动的泪水,由此可见溥仪对于自由的向望,也从侧面反应出来他当皇帝是多么的憋屈!

溥仪等人在南京参观了五天,期间他们参观了南京的梅花山、夫子庙、雨花台和中山陵等,还有许多的公司和工厂。在中山陵前,溥仪虔诚而恭敬的给孙中山先生的墓鞠了三个躬;在雨花台看到牺牲的革命烈士名单,溥仪泪流不止,他是在代表清朝对些这些烈士致敬,为自己的罪过忏悔!

“如今到了这里,我的心里真的是非常的难过,我们之前真的是罪孽深重呀,当时那么多人都牺牲在了这里,实在是太惨了……我现在真的应该想一想自己过去,到底对人民怎么样?而今天人民又对我怎么样?我现在应该考虑的是以后要如何去改造自己,洗清自己身上的罪过,好好的为人民服务。”溥仪在雨花台烈士墓前如是说!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
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毛泽东《浪淘沙·北戴河》

为什么我把毛主席的这首词作为开头,因为结尾这短短四个字“换了人间”,道尽了历史的沧桑巨变,溥仪和杜聿明,这些旧时代的人物,在改天换地的历史巨变下,必然感慨颇多,不能自己,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先来说说溥仪。溥仪的一生的境遇,可谓是中国近代史的一个缩影。

1909年,3岁的溥仪登基,坐上了中国封建时代最高权力象征的皇帝宝座,然而,也是仅仅三年的时间,就爆发辛亥革命,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被推翻,溥仪也成了末代皇帝。但是,清政府推翻之后,中国并没有强大起来,人还是那些人,只不过是换了一身衣服接着打,刚摆脱封建统治的中国,又进入了军阀混战时代。在军阀混战期间,溥仪还被一心想复辟的张勋给重新推上皇帝宝座,但是皇帝只当了10天,这场闹剧便匆匆收场。

接着,日本人打进来了,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日本关东军扶持溥仪在满洲地区建立伪满洲国,溥仪成为了日本的傀儡皇帝。1945年,日本战败,溥仪准备在沈阳机场搭乘飞机逃往日本,但是飞机还没起飞,就被苏军拦截,随后溥仪又被押送到苏联伯力监狱,并在那呆了5年。新中国成立后,在苏联看押的中国战犯移交问题也提上日程,1950年8月1日,溥仪与其他满洲国263名“战犯”在绥芬河由苏联政府移交给中国政府,送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思想再教育与劳动改造,这一改造又是10年。1959年,溥仪作为抚顺战犯管理所首批特赦人员被予以特赦,正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溥仪一辈子都是被时代的洪流推着往前走的,沉浮都不是他自己所能掌控的。无论是做娃娃皇帝,还是做傀儡皇帝,看似拥有很大的权力,其实并没有多少自由,连吃什么菜,出门去哪里这些自由他都没有,反而是特赦成为一个老百姓之后,他才是真正拥有了支配自己的权力,才真正拥有了自由。

1964年春天,政协全国委员会组织特赦人员溥仪等人到江苏等地参观,第一站便是南京。关于这次活动,史料里面记载并不多,但是溥仪的日记里记载却颇为详尽。一同去参观的人群里还有沈醉、杜聿明等。沈醉在后来的回忆录里称之为“帝王将相参观团”,当然,这些人都是旧时代的帝王将相,新时代的公民。

溥仪等人坐的是政府特意为他们准备的专列,一路上,溥仪看到车窗外闪过的大好河山,自然美景,心中不禁感慨万千,泪流不止。

有人说,溥仪是想起了自己的“帝王”身份,他的先祖康熙皇帝,乾隆皇帝曾经都下过江南,不过那时候的爱新觉罗氏是中国权力最大的家族,同样的景色,同样的河山,不同的是康熙、乾隆是最高掌权者,而他溥仪如今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溥仪自以为无颜面对先祖,所以才会感伤流泪。

但是,这种说法纯粹是旁人的臆测而已,溥仪的一生经历了如此多的变故,早已将世事看淡,祖上曾经的风光,如今对他而言已没有任何意义。真正让他感怀的是,他真正接触到了自由。溥仪曾经说过:“在北京住了多年,一直没有出来过,现在是真正解放了。,,,过去日本人带着我走,要我到哪里就到哪里,都是闷着走,什么也看不到,现在是什么都看到了。以前过的是蝙蝠式的生活,不见阳光不见人,现在做中国人真正自由。”

能够被新中国宽容,成为一名真正自由的中国公民,还能在年老之时在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这才是让溥仪感激泪流之处吧!

至于杜聿明,则和溥仪有点不同。

年轻时候的杜聿明,也和那时候的热血青年一样,希望中国能变得富强,不在被欺负。少年时期,便加入了同盟会,在家乡参加了反对袁世凯称帝的运动。青年时期,杜聿明报考黄埔军校,毕业后,参与北伐军,东征讨伐陈炯明,在战斗中英勇奋战,由此崭露头角。在抗日战争中,杜聿明参加了长城抗战、淞沪抗战、桂南会战等系列重大战役,并且在桂南昆仑关对日作战中,指挥国军重创号称"钢军"的日军第五师团。

在解放战争中,杜聿明成为少数几个蒋介石信得过、又能打的将领,被蒋介石当成“救火队长”使用,哪里情况紧急,就把杜聿明调到哪里,东北战场情况危急,杜聿明被调到了东北,徐州战场战事吃紧,又被调到了徐州。不过,这位“救火队长”显然并没有为国民党成功灭火,在这场人心向背的战争中,即使在指挥再高超的统帅,也无力回天。最后,在淮海战役中,国民党80万精锐灰飞烟灭,杜聿明本人也被解放军俘虏,关进了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多进行教育和改造。

多年以后,杜聿明南下参观,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曾经自己也是个热血青年,为了国家能强大,不惜自己的性命,但是最后却走到了人民的对立面,成为了被人民打倒的反动分子。时过境迁,现如今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中国也不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中国,杜聿明青年时代的理想,被实现了,不过实现这个理想的不是他,而是他昔日的敌人,这其中滋味,恐怕让他难以释怀吧!

(杜聿明)

溥仪或许曾一路流泪,但是未见杜聿明流泪的记载

说起这段历史,还真是鲜为人知。随着最近电视剧《特赦1959》的播出,很多人开始关注新中国建立之后战犯的命运。

其实,溥仪和杜聿明在所谓的下江南之前,就已经相识。但是,根据我所见到的史料记载,二人中,只有溥仪有可能像题目所说,在路上一直流泪不止,至于杜聿明,并没有见到流泪的相关记载。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流泪呢?溥仪和杜聿明之间,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我为大家一一道来。

溥仪和杜聿明在特赦不久,就已相互认识

溥仪和杜聿明,前者是清王朝最后一位皇帝,新中国建立之后成为了“非常公民”;后者则是国民党高级将领,淮海战役中被蒋介石亲自任命为徐州“剿总”司令。

两个人本来没有任何因缘,甚至内心彼还有仇恨,毕竟是国民党的创建者们埋葬了清王朝,同时也打败了日本侵略者,让溥仪这个曾经的伪满皇帝被苏联人活捉。

溥仪在日本人投降之后,曾经被关在苏联伯力监狱,新中国建立之后被关在了旅顺战犯管理所。

杜聿明呢,淮海战役被活捉之后,先是被关在华东解放军官教导团,解放之后被关在了北京功德林监狱看守所。

那个时候,两个人其实都做好了心理准备,那就是在监狱之中改造学习,然后终老在那里。

但是,新中国的领导人宽宏大量。1959年正值新中国建立10周年,领导人决定对一批战犯进行特赦,其中就包括溥仪和一批国民党高级战犯,杜聿明也在其中,就这样,两个人重新获得了新生。

溥仪和杜聿明其实在特赦不久之后,就彼此互相认识了。

1959年12月14日,周恩来请了他曾经在黄埔军校的学生,现在的特赦战犯杜聿明、王耀武、宋希濂、邱行湘、陈长捷等来到中南海西花厅共同叙旧,此外,还将溥仪也请了过来。

周恩来亲自向昔日的学生们介绍了溥仪,并号召他们共同建设新中国。

见面之后不久,溥仪和杜聿明等人被分别安排到了几家旅馆之内,进行学习交流,感受新中国的变化。

从12月23日开始,他们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新北京参观学习,主要参观北京的宣武纲常、民族文化宫、民族饭店、石景山钢铁厂、四季青人民公社、清华大学、北京电子管厂等地。

在参观之中,溥仪和杜聿明等人加深了认识,也成为了朋友。杜聿明和溥仪思想转变的比较快,在参观之后的几次座谈会上,溥仪对杜聿明的一些发言身边赞同。

就这样,二人成为了较好的朋友。

后来,溥仪先是在香山植物园工作,后来与杜聿明一起,都进入了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任文史专员。

帝王将相参观团:溥仪和杜聿明等到江南学习参观

1964年三月十日,全国政协安排溥仪、溥杰和杜聿明、宋希濂、范汉杰、廖耀湘、王耀武、沈醉、康泽等十余名战犯,及其他们的妻子一起开始了前往江南参观。

当时,有人戏称这是“帝王将相参观团”。

在火车上,溥仪或许因为激动而热泪盈眶,这是溥仪第一次下江南。曾经,自己作为皇帝,虽然名义上管理着这片土地,但自己却一次也没有来过。

此时的溥仪,估计内心百感交集,有激动,有悔恨,可能也有对自己命运的荒谬和不现实感,于是流出了眼泪。

他们先是到了南京,分别参观了汽车制造厂,中山陵、梅花山、灵谷寺、明孝陵、秦淮河、夫子庙等,大家有说有笑。

溥仪在无锡看到乾隆的御碑:潸然落泪

随后,他们又来到了无锡。在无锡,溥仪曾经有过一次落泪。

他们一行人来到了太湖畔。溥仪在湖边偶然发现了一块乾隆题词的御碑,溥仪立即叫来了二弟溥杰,二人开始仔细看碑上的文字。这时,负责导览的吴钟琪聊起了乾隆下江南的事情。

溥仪开始边摸石碑,边流泪。一下子把吴钟琪下了一跳,忙问溥仪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

溥仪马上破涕为笑,说今天看到这块乾隆碑,很激动。自己的祖先以前是以封建皇帝的身份巡游江南,而如今自己则成为新中国的公民,意义绝然不同。而且,溥仪剖明心迹,说与封建皇帝比起来,作为自由的公民更更加幸福。

随后,溥仪、杜聿明等人又来到上海、杭州、西安等地,参观了大半个中国。


不过,根据资料的记载,溥仪其实在苏州只流过这一次眼泪。

至于杜聿明,没有资料现实他曾经流过泪。

因此,说溥仪一路上泪流不止,还是准确的,至于杜聿明,则多少有些夸张了。

中国历史上出了很多个皇帝,有的皇帝一生创造无数奇迹,被我们后人称为千古一帝,有的皇帝一生劣迹斑斑,可以说是遗臭万年了。但纵观古代多位皇帝,我觉得最可怜的要数傅仪了。他一生当过三次皇帝,又三次被废,可以说是身与心都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当初做皇帝没有人问他的意见,被废也同样无人问他意见,可以说是活得很憋屈了。作为一个男人,他是憋屈的,因为他不能人道。是的,我们查阅历史就可以发现他是无后的。他这一生当过皇帝、做过傀儡、也曾是战犯。如此天高地别的身份差别,他都当过,可以说是饱经世间风霜了。


㈠ 乐的泪水

他被特赦后,为何一路上会泪流不止?要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怎么能够随便流泪呢?再说了,他好歹也是做过皇帝的人,怎么能够如此失体统呢?其实是被感动了。傅仪这一生都没怎么出过远门,他的生命不是被袁世凯掌控,就是被日本人掌控,他是没有自由的。他当初在沈阳做皇帝时,表面上看来活得很快乐,实际上他就是个摆设。在那里根本没有人真心认为他是个皇帝,大家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嘲讽他。可是他被特赦了,他自由了,一时之间喜不自胜就流泪了。


㈡ 恩的泪水

如果没有周总理的帮忙,他怎么会被特赦呢?要知道曾经他有过背叛国家的行为。以前他为了能够当皇帝,不惜做日本人的走狗,来到沈阳做了傀儡皇帝。日本人借用他的名义,确实也给中国百姓带来了许多灾难。他是民族的罪人,他本应该在牢房中忏悔一生的。可是我们可爱仁慈的周总理帮助了他,有了他的帮忙,大家总算勉强原谅了他,放他自由。他很感动周总理的行为,他看着江南的美景,又想着自己如今是自由之身,这一切多谢周总理。所以他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㈢心酸的泪水

他来到明孝陵参观的时候,从旁人口中得知康熙帝也曾来过这里。在不经意之间,他想起了自己的先辈康熙帝,他做皇帝的时候是那么的风光、那么的受人尊敬。就连现在在世人的眼中,康熙帝也称得上是千古一帝。可反观自己,身为皇帝时被万民唾弃,不是皇帝时也曾是阶下囚。同样是皇帝,却有如此大的落差,不经意间悲从中来。他痛失江山的遗憾,又有何人知?所以他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尚武菌

欢迎关注、点赞、吐槽,我是尚武菌,给你不一样的史学评析,期待你的评论,期待你的分享!

溥仪在苏联关了五年之后,被遣送回国,之后又做了十年的劳动改造。后来他和杜聿明等人一起被特赦了。溥仪还有杜聿明被特赦之后,生活上也是得到了一些照顾。而他们也被安排做了文史专员。也算是有了工作了。

又过了几年之后,溥仪他们被组织起来一起到江南去游玩。这对溥仪来说可是第一次下江南。甚至还被杜聿明等人调侃。

这是一次很愉快的旅行,而且他们的出行方式也是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但是溥仪确实有感,不禁就留下来眼泪。

溥仪说,当年他被日本人控制,几乎是他们去哪,他要去哪。而且无论到那里去都还有人跟着,简直就和坐牢差不多。见不到阳光,也接触不到别人,很显然,他对那种日子实在是厌烦了。

后来溥仪在下了火车之后,又是流眼泪,或许是因为心情沉重吧。在雨花台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罪劣深重,给国家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虽然他早已不是皇帝,但是这些人曾经都是他的子民。

溥仪他是在忏悔自己的罪行,所以一路下江南,他对自己的反思越多,懊悔也就越多。

1945年日本战败,日方在接受审判的时候,提出了诸多辩解,为了打击日本,各国都在搜罗日军的罪状,而苏联机智地想到了溥仪,于是在当年就用飞机把溥仪带离了中国,进入了苏联。

虽然对外说是囚禁了溥仪,但是实际上苏联人对他很好,虽然在监狱里,却住单间,有特权,不但有美食,还不需要像其他囚犯一样去劳动,甚至单间里面的卫生问题都有人来负责。

这样的日子看起来还不错,但是没有自由还是很难受,可是溥仪却多次让翻译官转交自己的意思:我不想回国!在远东做完证人、陈述完日方的罪责之后,溥仪更加担心自己的利用价值使用完毕,会很快被苏联遣送回国,于是又多次申请:让我留下来!

那么,为什么他如此害怕回国呢?

原来,他在法庭作证的时候,曾经把所有的罪状都推给了日本人,而当时各国为了制裁日本, 选择了相信他的话。

但是1950年被遣送回国后,他很快就承认了:其实当时干坏事,不全是日本人的意思,在双方的责任区内,都有一定的自主权利。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这说明,他这个所谓的傀儡皇帝,在一定程度上不是傀儡,在国人八年抗战打日本人的时候,他本人也没少干坏事。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被抚顺战犯管理所关了十年。十年间,他都经历了什么呢?没人对此有过多的描述。

总之,最终溥仪出来以后,变成了一个朴素的老百姓,从一个皇帝,变成了一个懂得感恩的普通人。

但是,据说他被特赦放出来以后,首次下江南的时候沿途多次流下了眼泪,这是为何?

以为这是意外的惊喜,所以激动得忍不住哭泣。

为什么说意外呢?这就是为什么笔者在前面啰嗦一堆的原因。在八年抗战中,溥仪没有拉过日本人的后腿,他想的还是保住自己的皇位,伺机复辟,当时他未尝没有坐山观虎斗,最终坐收渔利的打算。

当然,他也做过不少严重损害百姓利益的事情——关键是他在受审的时候,把干过的许多坏事都交代了!所以十年监禁之后,他自知罪孽深重,也许这辈子就要被这么关着了。

但是,在公布了第一批释放的名单的时候,他居然是第一个被释放的,当时他的编号是001号。想想他当年被囚禁的时候,在抚顺的编号是981,意味着前面有980个老哥先他一步被关押。

但是十年后,他竟然超越了这980个老哥,第一个重获自由!开心吗?正常人都开心!所以,喜极而泣。

再说这次下江南,还真是他的第一次,别看他三次称帝,但都没有自由,所以这次下江南,一来突然重获自由开心,二来也是真的兴奋,终于见到南方城市了。应该说,这两种眼泪是真实的。

接下来,我们的同志带他去哪里旅游了呢?其实都是一些很特别的地方,比如去中山陵拜谒了孙中山先生,当时他的夫人说不想上去了,因为身体累,于是体贴的溥仪也说想留下陪老婆,结果被杜聿明碰了一下:你不知道上面是谁吗……然后他不但上去了,连老婆也扶了上去。关键是上去还哭了一顿,好不伤心。

但是,溥仪真的会见了中山先生的遗像而伤心哭泣吗?在笔者看来,此时有一句话很应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参考文献:《我的前半生》、《末代皇帝溥仪与我》、《溥仪日记全本》

【坚持原创,每日为您带来涵盖上下五千年的文史话题!欢迎订阅、评论互动、点赞转发】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被特赦后,溥仪与杜聿明首次下江南,为何一路

关键词: 杜聿明 溥仪 特赦 流泪

历史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