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尧被处决后,官员抄家时发现7个字,雍正知

2019-10-04 作者:历史故事   |   浏览(157)

问:年羹尧被处决后,官员抄家时发现7个字,雍正知道后反应如何?

事情是这样的:

当年年羹尧被朝廷罗列92款大罪后没多久就被雍正赐死狱中。年羹尧死后,朝廷派人去查抄年府,在年府中,官员发现七个字,这七个字是“皇帝挥毫不值钱”。

据说这七个字是汪景祺写的,当雍正得知后气的口吐鲜血,于是他大怒之下也将汪景祺处决了。

关于这段记载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经无从考证,但正史上关于汪景祺也确实有这么一段类似的记载:

汪景祺少年即成名,本身很有才华,也很恃才傲物,一般人根本看不上,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年羹尧,受年羹尧的赏识而当了他的幕僚,对于年羹尧,汪景祺是非常的崇拜,跟随他的这几年,汪景祺写下了《西征随笔》一书。

这本书记载了汪景祺随年羹尧西征时途中亲历见闻,还有政治军事等各方面的史事。

但除了记载这些所见所闻之外,汪景祺还在书中极力夸赞年羹尧,甚至在书中称年羹尧是“宇宙第一伟人”,还说历代名将郭子仪、裴度等人“较之阁下威名,不啻萤光之于日月,勺水之于沧溟。盖自有天地以来,制敌之奇,奏功之速,宁有盛于今日之大将军哉!”不得不说,汪景祺这马屁拍的着实很有才华!

也因为这些内容,年羹尧非常的喜欢,于是就收藏了这本《西征随笔》,但是汪景祺除了在书中称赞年羹尧外还时不时的讥讪清代统治者。

当朝廷官员查抄年府时,这本书就被抄了出来。可以想象到,当雍正皇帝看到这本书上对清朝统治者的讥讪之词和对年羹尧的称赞之词后会有多生气!

后来雍正在首页题字:“悖谬狂乱,至于此极!惜见此之晚,留以待他日,弗使此种得漏网也。”,没过多久,汪景祺便因“作诗讥讪圣祖仁皇帝,大逆不道”被枭首示众,脑袋被悬挂在菜市口的通衢大道上,一挂就是十年。直到雍正驾崩乾隆上台,经左都御史孙国玺上书,才将王汪景祺的头颅择地掩埋。

所以“皇帝挥毫不值钱”或许就是这本《西征随笔》中对清朝统治者的讥讪之词吧!

我是大史官,我来告诉你“年羹尧被抄家时发现了七个字,雍正知道后是如何反应的”。

话说在年羹尧被处死后,当官员在对他进行抄家的时候,在其家中发现的七个字是“皇帝挥毫不值钱”。这句话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怎么会出现的这七个字?雍正帝在知道后他又是如何反应的呢?且听我细细给你道来:

其实,康熙帝时期,年羹尧就已经很受康熙皇帝的赏识,当康熙帝驾崩后,他又帮助雍正帝牵制老十四,为雍正能够登上帝位给予了很大的帮助。所以,雍正的也是知恩图报,于是对年羹尧大加赏赐,给了年羹尧很多奖赏和荣耀,一时间成了雍正面前的红人,而且二人的君臣关系那是相当的融洽。

年羹尧是越来越位高权重,时间一长,就被大臣们捧的飘起来了,有的找不着北了,自我感觉良好,而且还有妹妹为贵妃在后面为自己撑腰,自己觉得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有时候连自己的主子雍正的都不放在眼里。雍正帝对年羹尧也是一种忍让,但年羹尧却一直作死,所以,这也不能怪雍正帝无情无义。

后来,雍正帝削其官、夺其爵,然后列出年羹尧的92条大罪,每一条都可以要了年羹尧的命,最后赐令自尽,同时令相关部门查抄年羹尧的家。然而,在年羹尧的家中竟然查抄出一本书,叫《西征随笔》,这本书本是年羹尧的幕客汪景祺为了拍年羹尧的马屁所写的传记,书中就有“皇帝挥毫不值钱”这七个字。

雍正帝在知道这七个字后,当时就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吐出来了。当即下令立即处死汪景祺,这还不解气,又命人将其尸首悬挂于城门之上,这一挂就是10年,直到乾隆帝的时候才被取下埋葬了。在乾隆时期才被取下来埋葬。而且汪景祺的所有亲属都披甲为奴,可见雍正帝有多么恨写这七个字的人。

所谓的康乾盛世,要是没有雍正在中间承上启下,我想这个盛世会大打折扣,康熙晚年的“九子夺嫡”让老皇帝心力交瘁,疲于应付,对于国家的管理和年轻时的豪迈,显然,康熙有些英雄气短。面对太子胤礽的抢班夺权,面对八阿哥的势在必得,康熙有种隐隐的不详预感,他怕自己晚节不保,死于非命。

而在四阿哥胤禛那里,康熙感受到了温馨的氛围,他不争不抢,即使太子被废,他也没有落井下石,反而是极力为太子说好话,这让康熙内心中有了些许安慰。加上胤禛平时办事干练,以及为自己生了一个如此喜爱的孙子,最终也让胤禛在所有的儿子中脱颖而出。

年羹尧的确有大才

年羹尧祖籍在今天的安徽省怀远县,他并不是如电视剧所说的那样,一开始就是雍亲王府中的奴才,正相反,他是靠着自己的实力考中了进士,才得以步入仕途。

之所以说他是胤禛的包衣奴才,是后来被赏赐入了汉军镶白旗,而此时的胤禛领满洲镶白旗第三参领和汉军镶白旗第五参领,在满洲的旧俗中,胤禛就是年羹尧的主子,二人的主仆之谊,从年羹尧刚入仕途就已经确定。

其实,年羹尧不但是胤禛的心腹,而且更加受到康熙的赏识。从康熙39年中进士授庶吉士到康熙48年升任四川巡抚,仅用了9年的时光,年羹尧就达到了普通人一辈子无法企及的高度。

在四川,年羹尧没有辜负康熙的厚爱,到任之后,他迅速站稳了脚跟,注重发展经济,平定四川的土匪和土司作乱。在阿拉布坦入侵西藏时,年羹尧很好的保障了军队的后勤,因此被康熙升为四川总督,年羹尧感激涕零,发誓一定要为皇帝守疆拓土。

年羹尧由于早早就上了胤禛的船,因此在夺嫡之中,他始终把宝押在胤禛这边。后来十四阿哥胤禵被封为大将军王全权负责西北战事,而年羹尧在胤禛的极力推荐下担任了陕甘总督。这个职位可谓让胤禵吃尽了苦头,别看他掌握着部队,但陕甘总督如果不按时供应粮草,他也只能坐以待毙。

当时康熙在畅春园驾崩后,胤禛即位为雍正皇帝,要不是有年羹尧的掣肘,老十四挥师入京,发动靖难,那结局就真的不好说了。正因为年羹尧的忠心耿耿,雍正刚一继位就让他接替了抚远大将军,等于把整个西北交给了他,可谓是信任到了极致。

欲望遮蔽了双眼

青海的罗布藏丹增趁清朝权力交替之时发动叛乱,年羹尧初到西宁,由于立足未稳,被叛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在西宁城上,年羹尧孤立无援,一手“空城计”让叛军落荒而逃。

原来年羹尧此时手下并没有多少兵马,他却挥舞着长剑带着数十人就上门守城,叛军一看,偌大的西宁城只有这些人防守,不禁吓了一身冷汗,还以为年羹尧有诈,没过多时就全部撤退了。

经过一年的战略部署,年羹尧逐渐封锁了叛军的粮道,将青海围了个水泄不通,最终在雍正2年的年初,清军在雪夜之中一举攻入叛军老巢,将青海的叛军全部剿灭,从那一刻起,“年大将军”的威名便四海皆知。

为了纪念年羹尧的卓越功勋,雍正封年羹尧为一等功,赏穿四团龙补服,并且说道:“年羹尧的功勋朕和朕的子孙都会牢记在心!”遇到大事小情,也都和年羹尧商议,说是要做一个千古君臣知遇的榜样。

只不过年羹尧受到了无限的荣宠后,慢慢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在西北,将军们只知道有年大将军而不知有皇帝,西北官员的任免也是他一句话的事,吏部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摆设。

每次回京,上至督抚,下至县令全部要出城跪迎,而年羹尧连马都不下,微微的看了一眼后,便策马而去,一时之间,全天下的官员可谓是恨透了他。加上利用自己的权势,卖官鬻爵,贪赃枉法,不禁让雍正慢慢感受到自己存在感的降低。

从平定西北到身败名裂,年羹尧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变成了恶魔,雍正开始对他的胡作非为越来越不满,雍正3年初,雍正把年羹尧降为杭州将军,希望能对他有所警示。

可年羹尧依然是我行我素,看到了皇帝态度的转变后,百官积攒了多时的怒火终于一齐爆发,弹劾年羹尧的折子犹如漫天的飞雪,这也让雍正了解到了年羹尧许多不为人知的隐情。之后雍正越看越气,但念在他西北的功绩,给他留了一个全尸,命他在家中自尽。

有人说,雍正这是卸磨杀驴,然而,年羹尧自己不膨胀,雍正又何必背上这“飞鸟尽,良弓藏”的恶名呢?

7字反诗又是怎么回事?

年羹尧死后,雍正下令对其抄家,除了抄的万贯家财,无意间被抄家官员发现了一本诗集——《读书堂西征笔记》,作者名叫汪景琪,是年羹尧大将军幕府中的一位幕僚。

汪景琪是一个举人,后来投奔到年羹尧的心腹胡期恒的门下,通过胡期恒的关系而结识了年羹尧。此人是活活的一枚舔狗,他的所有工作就是为年大将军写歌功颂德的文章:

较之阁下威名,不啻萤光之于日月,勺水之于沧溟。盖自有天地以来,制敌之奇,奏功之速,宁有盛于今日之大将军哉!

这句话就是拿年羹尧与卫青、郭子仪相比,而且盛赞年羹尧比前两位要更加伟大。这让年羹尧很是受用,从此便把他留在了身边,而且对他给自己写的文章也时常翻出来阅读。

只不过这本书在年羹尧被抄家时未能幸免,其中有一句话“皇帝挥毫不值钱”被官员报告给了雍正,让雍正大为恼怒,认为自己的自尊心遭到了践踏。于是雍正下令将汪景琪枭首示众,其家人被发配到宁古塔永世为奴。

汪景琪的脑袋被挂在城门上整整十年,直到乾隆皇帝继位,才有人敢提出这种不人道的做法。而乾隆又是一个极好名声的人,面对有如此“成全美名”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这才下旨将汪景琪的脑袋取下来,找了个地方让他入土为安了。

我是亮仔,欢迎大家讨论留言,关注亮仔学史,共同探讨历史的那些事儿!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就题主说的年羹尧这七个字的事,咱可以用一句老话来形容,这叫胡敲梆子乱击磬——高兴一时算一时,那叫个得意忘形啊!

人啊本来就是一种情绪化的动物,您这一得意,齐活,这就喜欢在作死的边缘进行无底线的试探。

年羹尧这一试探,直接就撞到了雍正虎视眈眈的眼珠子里去了。而雍正这人肚量他又不大,结果还用猜吗?剁了你都不解恨!

咋说呢?虽然雍正这人是不咋地,但话说回来满清十二个皇帝中,相对来说老百姓的生活还就属他这一代好一点;虽然扣扣索索了一点,但纵观整个满清还就他这朝代国库里有银子。至于其他皇帝那国库里都能饿死耗子。

哎!这一扯有点远了,咱把话头拉回来接着这年羹尧继续聊。

年羹尧

年羹尧这人是雍正家里的包衣奴才,啥是包衣奴才?简单的说就是家里奴才生的孩子,咱瞅电视老是说家生子,家生子的,他说的就是包衣奴才。说道这里估计有小伙伴要问了:“这包衣奴才地位是不是低啊?”

低是低了点,那就看怎么个低法!您要是搁家里边,一个是主子一个是奴才,当然低。但满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因为他这满人的人口不多,所以就允许满人家里的奴才,进入政府体系任职。这要是碰上一个有才华的奴才,得,这就会有奴才的官比主子的官都大的现象,这个时候这就弄的两人就比较尴尬了。

这个时候主子如果放了你,你就成了自由身,如果不放你,得,人家再落魄他也是你的主子,见了面您得给人家磕头。

而这年羹尧就是雍正当王爷的时候,从家里边放出去的人。作为马后炮咱都知道,年羹尧确实有才华,这就被康熙给相中了。

1700年中了进士,这就进了翰林院,慢慢的熬到了内阁学士,接着就外放当了四川的巡抚,也就用了九年时间,这速度跟坐火箭差不离了。作为一个封疆大吏,居然还不到三十岁,这也没谁了。

所以大家伙也看出来了,这年羹尧入职的时候,是以文官的姿态进入的,可这后头就给跑偏了,进入了武官系统。

咋跑偏的呢?大家伙都知道,康熙那时候,天天的拎着个大刀片子开战,基本就没有歇过。这年羹尧也就跑到揍噶尔丹的前线,一波操作下来。

康熙感觉这人还行,这就让年羹尧一脚丫子就跨进了武官的行列,四川的军政大权一股脑的就塞给他来管理。

这一家伙就开启了年羹尧开挂的时代。

年羹尧和雍正

这后来年羹尧在九子夺嫡中,又站对了队伍,跟着雍正混,作为一个拥有军政大权的封疆大吏,他这一票及其关键,把个老十四盯得死死的,也让雍正继位顺利了不少。

作为回报,川陕总督的帽子,那只能给宗室的抚远大将军的帽子一股脑就丢给了他年羹尧。

这还不算,啥太子太保,啥一等公的帽子可劲的往年羹尧的头上盖。

雍正感觉这样还是不能体现君臣一体,得,这又给年羹尧的妹妹整上贵妃的帽子,而且这还是雍正手上第一个贵妃。这时间点上,咱有句老话形容,那是老鼠同猫睡觉——您这是没事练啥胆啊!

您小心谨慎一点,这辈子糊弄糊弄也就过去了。可年羹尧却偏不,非要跑老虎屁股后头摸,再说您摸一把就得了,他还偏不,摸了又摸屡屡僭越。

那飘的都不知道天在哪,那小心肝涨的都成气球了,您就算当着这雍正的面他都掐着大腰子,玩跋扈。

那雍正能惯他这毛病吗?当然不能啊!

这一家伙下去,九十二条大罪,其中三十条就够把娘要的脑袋给剁了。但雍正考虑到整个大华夏的地界年大将军这四个字的认知度都赶上他这皇帝了,所以就把整到监狱里头,来了个自裁。

年羹尧的老爹和兄长躲过一劫,但官帽子都丢了,儿子年富被砍了,家也被抄了。

而在抄家的时候,这就抄出了事,这事就是题主说的那七个字。这七个字写在《西征随笔》这本书里。

七个字的事

而这本书是年羹尧的幕僚整的一本拍马屁的书,给年羹尧歌功颂德用的。雍正拿来一瞅“皇帝挥毫不值钱!”这还不算,这书里还夸年羹尧是宇宙第一伟人。哎呦我去,这拍马屁都不害臊的,都快赶上朝鲜半岛那宇宙第一帝国的那帮子人了。

“丫丫个呸的!”雍正一口老血好悬没吐出来。

满清的皇帝对汉人防范的很紧,尤其是思想上的防范,所以他这文字狱弄的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您这七个字是啥意思?还宇宙第一伟人?你以为吹牛不会死吗?

“谁写的?”雍正放过来一瞅,作者——汪景琪。

“剁了!”齐活,简单的俩字,直接就把这汪景琪给拉到菜市口给剁了,这还不算完,把这汪景琪的大脑瓜给挂在了菜市口那通衢大道上的旗杆上,而且一挂就是十年。直到雍正崩了,乾隆爬上来,下边的人整了个折子说这事,他那脑袋瓜才被摘下来,找了坑给埋了。

就汪景琪这本书,不仅害了自己,还搭上了一家老小,老婆老婆没了发给那最穷的披甲人为奴,他那兄弟大侄子的官帽子都撸了,全发到了宁古塔流放,五服以内的亲戚,全吃了挂劳了,官帽子都没了,还被地方官给看押起来,有事没事都不能出了自己的村子,这就相当于被软禁起来。

老汪家出了这么个人也是倒霉催的不行,马屁没拍对,直接怼了马蹄上了,一窝老汪家人全完了。

好了,今天就说道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年羹尧被处决后,官员抄家其实是发现了一首汪景棋写的一首诗,这首诗中有一句“皇帝挥毫不值钱”,意思是皇帝自我感觉良好,其实造诣极差。雍正知道了那是龙颜大怒,直接处死了作诗的汪景棋。

我们回过头看年羹尧这个人,可以说是个军事奇才。雍正能上位至少有一半的功劳要记在年羹尧身上。雍正上位后,西北叛乱,刚刚三十岁的年羹尧被派往西北平叛,年羹尧对雍正那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年羹尧的妹妹年妃在后宫倍受宠爱,年羹尧这个个人认为有点实心眼,他可能真是觉得和雍正是一家人了,就有点飘了。可是那是帝王呀,咋说的伴君如伴虎呢!因为你永远猜不到他下一步想干啥。

一夜之间,风云骤变。年羹尧被雍正削官夺爵,列大罪九十二条。赐自尽。

个人观点,还是老话功高震主,不在于你有没有罪,在于你犯罪我整不了你了,你就得死。

年羹尧曾经是雍正最为信任的心腹,在康熙年间,他已经拥有了非常巨大的权势,在雍正皇帝登位之后,他这名雍正皇帝的小舅子权势就更加庞大起来。

在雍正皇帝即位的之初,他对整个朝廷大局其实是怀有一种恐慌感的,生怕会有人出来颠倒了自己的皇权,于是他就开始采用起了各种应对措施。

在京城内部,这一点他做得非常成功。

而在京城之外的边省地区,他则把自己的信任交给了年羹尧,委以年羹尧非常庞大的军权,让年羹尧一度晋升到了抚远大将军的位置上。

清朝时期,将军的职权非常崇高,在一些偏远地区,将军几乎掌管着整个省份或者地区的所有大权,比内地一些权柄滔天的总督还要厉害。

抚远大将军就更加不同了,抚远大将军是普通将军职衔的一个升级版,相当于清朝的兵马大元帅,他们的职权范围是不受控制的,战火蔓延有多大,他们的掌控范围就有多大。


年羹尧在雍正登基早期曾给雍正皇帝带来了很大的安全感以及帮助,为此,他甚至被雍正称之为恩人,由此可见其地位之尊荣!

雍正和年羹尧君臣关系的改变

年羹尧在刚开始的时候表现是非常良好的,不会随随便便的贪墨,对雍正皇帝也毕恭毕敬着。

但是随着他权力的上升、随着他战功的积累,他内心却开始有了非常巨大的变化。

首先他开始变得非常的贪婪,常常凭借着自己的权力收受朝廷各类官员们贡献给他的好处,一度成为了雍正朝最大的贪官。

还有就是,他对雍正皇帝不再如同以往一般恭敬。

他开始有些飘了,在后期见雍正皇帝的时候,竟然不再行君臣之礼,就仿佛朋友一般。

这点就让雍正皇帝有些无法接受了,虽然早期他因为宠信年羹尧免了他很多礼节。

但那是他主动提起不让年羹尧行那么多礼节的,如果他没说,年羹尧也不行礼的话就不同了。

这点是非常犯忌讳的,于是年羹尧就因为这件事情开始被雍正皇帝厌恶了起来。

在种种的不满积累起来后,雍正皇帝就升起了杀年羹尧为后快的想法。

接下来,他就找了个借口拿下年羹尧,把他给斩首抄家了。

年羹尧家中的七个字

在对年羹尧抄家的过程中,手下人从年羹尧家中找到了一本非常犯忌讳的书籍,这本书籍就是年羹尧手下幕僚汪景祺所写的《西征随笔》。

在这本书里,汪景祺大拍年羹尧的马屁,简直把他的马屁给拍到了天上。

除此之外,他则对雍正皇帝的各种行事手段以及朝廷的各种政务提出了他的看法,提出了他的批评,看到这么一位小人物竟敢这样批评自己,雍正皇帝首先就生了极大的怒火。

在他看到书中一段文字时,他产生了要杀掉这位幕僚的想法。

这段文字就是:皇帝挥毫不值钱。

雍正皇帝被挑起的怒火

那七个字里讲的皇帝并不是雍正皇帝,而是雍正皇帝的父亲康熙。

这句话也不是汪景祺自己说的,而是他一个同乡在看到别人拿到康熙皇帝御赐的毛笔沾沾自喜时,说出的一句讽刺话语,说的就是皇帝的毛笔不值钱的意思。

但是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一句简单的话语是有很多理解意思的。

当时雍正皇帝就把这句话理解成了“皇帝根本不值得一提”,将其视之为了藐视皇权。

再加上汪景祺在书中对自己提出的批评以及对年羹尧拍的马屁让雍正皇帝升起了巨大的怒火,他就让人把这位年羹尧曾经的幕僚给砍了头。

在把他的头给砍掉后,雍正皇帝还不解气,竟然让人把他的头颅悬挂起来,一直到雍正皇帝驾崩之后,才被放了下来。

还有他也对汪景祺其他家人进行了株连,首先把他的妻子发配给了东北的披甲人当奴隶,把他家中的其他直属亲戚给发配到了东北宁古塔。

更是把跟汪景祺沾亲带故、有官职在身的人都给罢免了官职。

在年羹尧的时候,雍正皇帝只是简单的砍了他的头、抄了他的家,并没有把怒火扩大太多。

而面对着这小小一名幕僚,他竟然做出了这么极端的处置,可见当时他的心情到了一种多么爆炸的状况。

所以说这就是雍正皇帝在面对年羹尧家中发现那七个字的态度,他的态度是非常生气,而他生气的后果很严重。

年羹尧自恃功高,嚣张跋扈,结党营私导致身败名裂的下场。雍正三年,年羹尧被赐在狱中自裁,并且雍正还让人将年羹尧的家抄了。在官员抄家的时候搜出了年羹尧的幕僚汪景祺送给年羹尧的《西征随笔》,雍正看完这本书后勃然大怒,将汪景祺斩首示众,妻子被发配宁古塔给披甲人为奴,汪景祺的首级更是被悬挂在菜市场十余年。汪景祺“祸从笔出”,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汪景祺为什么会写《西征随笔》?

《西征随笔》出生官宦之家,加上年少成名,因此恃才傲物,但是一直仕途坎坷,一直没有混出什么名堂,后人通过别人的推荐认识了年羹尧。为了能够紧紧抱住年羹尧的大腿,汪景祺俨然成为了专业马屁精。

汪景祺恨不得将世界上最好的词语都用来形容年羹尧。他曾经写了《西征随笔》并将它赠予年羹尧。在书中,汪景祺将年羹尧称为“宇宙之第一伟人”,并将他和郭子仪、裴度等人比较,“较之阁下威名,不啻萤光之于日月,勺水之于沧溟。盖自有天地以来,制敌之奇,奏功之速,宁有盛于今日之大将军哉!”总而言之,汪景祺在书中将年羹尧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西征随笔》导致汪景祺家破人亡

年羹尧自恃功高,不仅仅在文武百官面前嚣张跋扈,更是在雍正面前失了礼数。或许在年羹尧的潜意识中,雍正需要依靠他才能够坐稳龙椅。汪景祺看准了年羹尧的心思,所以在《西征随笔》中,不仅仅猛夸年羹尧,还妄议朝政,讥讽康熙,一褒一贬,年羹尧看到这本书心情更加愉快。年羹尧出事后,忘记将此书销毁,这本书便成了汪景祺的催命符。

雍正上位后大力打击官场腐败,汪景祺讥讽臣子们在雍正的政策下,变得极为刻薄,“诸臣承望风旨,搜根剔齿”。最为致命的一点是,汪景祺还调侃康熙“皇帝挥毫不值钱”。康熙在南巡无锡的时候,曾经作诗有“云淡风轻近午天”,汪景祺在《西征随笔》中提到有无锡人认为康熙的提的词太过浅薄。

皇帝挥毫不值钱,献诗杜诏赐绫笺;千家诗句从头写,云淡风轻近午天。

不管这七言绝句是不是汪景祺本人所写,但是确确实实地出现在他亲手写的书上,就凭挑战皇权这一点,汪景祺就难逃一死。

雍正的反应就是,砍了一个人的头,把他的头挂在了城楼上。这一挂,就挂到了乾隆元年。也就是说,这件事情让雍正皇帝愤怒之极,从雍正四年一直挂到乾隆元年,如果不是他驾崩了,估计这个人的头会一直挂下去。但这个人并不是被抄家的年羹尧,而是其师爷,汪景祺。年羹尧为何被抄家呢?为什么雍正皇帝如此愤怒呢?汪景琪写的到底是什么字呢?且一一来看!

年羹尧:从龙之功到阶下之囚

话说这是一个典型的“抢了上司风头”加上“功高震主”还不懂“在老板面前要夹起尾巴做人”者的宿命。年羹尧,一个曾经官至三军总司令的清朝大将军,雍正上位路上的重要功臣,最终被削官夺爵,抄家杀头。到底是因为什么呢?说白了都是活该。

想来大家看过电视剧雍正王朝或者李卫当官。这两部电视剧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很多演员都是互相串演的,比如这两部电视剧里的年羹尧都是同一个人。在这两部剧中,年羹尧也并不是正史中所说的进士出身。而是四爷府中的包衣奴才。但无论如何,后来的历史背景都是相同的,他成为了可以随意掌握西北等地人事任免的抚远大将军,所以说是一时风光无限。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的妹妹还是雍正的宠妃,也就和皇上有了亲戚关系。再加上他在皇上继位和稳固政权中起到的重大作用,本来是很受雍正的信任的。

但可惜的是后来他膨胀了,我们看康熙王朝这部电视剧,尤其是在青海大捷之后,他回到了京城。面见皇上的时候,他竟然不知道婉拒皇上的赐坐,最后在他手下将领面见皇上的时候,还要看他的眼色。


年羹尧更是作死的对皇上说道:这些人在沙场久了,只知有将令,不知有皇上。这句话直接触到了雍正皇帝的逆鳞。整个国家都是朕的,但朕的士兵却只听你的,你想干啥,他们想干啥??于是当场不好发作的雍正皇帝,在回到后宫之后,直接就非常愤怒的找到了年羹尧妹妹的寝宫,直说了两个字:卸甲!然后将一腔怒火撒在了年妃身上。

但是膨胀之极的年羹尧并没有感受到危机。还非常自以为是的在西北搞起了年选。自己任命朝廷官员,皇上最终当然不能容忍自己的权威被践踏。最后将年羹尧削官夺爵,将其抄家,令其自尽。

抄家抄出来的另一桩大祸

在抄家的过程中,有人发现了一本年羹尧师爷汪景琦所著的《西政随笔》,而在这部书中艺术了一首七言诗,其中的一句“皇帝挥毫不值钱。”被人上纲上线为反诗,交给了当时的雍正皇帝。这首诗作讽刺的是当时的雍正之父,也就是康熙皇帝。为一个祖先崇拜甚浓的时代,雍正皇帝当然不能容忍有人说自己先父的不是,更何况是雍正从小就无比崇拜的父亲。

康熙皇帝在雍正心目中,那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所以看到这首反诗,他首先想的是,你竟然敢骂我爸?骂我爸的都得死!我让你不得好死!身为皇帝的他立刻命人将汪景祺处死,然后把头挂在城楼上。而且一直挂到了雍正驾崩,可以看出他到底是有多么愤怒了!这叫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把他的妻子女儿变成奴隶,永入贱籍,也把跟他相关的亲人都流放放到宁古塔一带。这就是一本书带来的祸患,也是汪景祺活该,在这么专制主义高峰的时代,你竟然还敢骂先皇?懂不懂什么叫文字狱??这真的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历史千奇百怪,闲谈也很欢快,欢迎关注,感谢点赞!】

年羹尧可以说是雍正皇帝继位前后的重要心腹和得力助手,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君臣配合默契,雍正皇帝甚至还将年羹尧作为道德模范在全国推广,然而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年羹尧得宠后,应有尽有,人就开始膨胀了,就不把主子放在眼里了,死就避免不了了。


年羹尧是汉军镶白旗人,他文武兼备,康熙三十九年中进士,进入翰林院,后又入职内阁学士,成为汉族学子中的佼佼者,此时不到三十岁,前途可谓一片光明。

不久年羹尧有升任四川总督,成为封疆大吏,在雍亲王胤禛的推荐下,出任川陕总督,制衡老十四胤禵为雍正继位作了很大的贡献。

雍正继位后当然是投桃报李,封他为抚远大将军,全权总揽西部一切事务,可谓权势滔天,实际上成为雍正在西陲前线的亲信代言人,甚至连云南、贵州的地方官都要听命于年羹尧,足以可见雍正对年羹尧的信任。


特别是平定青海罗卜藏丹津叛乱后更是让年羹尧风光无限,受到雍正的破格恩赏,晋升为一等公,其人生的仕途达到了顶峰,其家人也跟着沾光,享受荣华富贵。

雍正对年羹尧的宠信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国家的大事小情都与其商量,官员的任免都听取他的意见,只要是年羹尧推荐的人选,雍正大多予以重任,这就是所谓的“年选”。

年羹尧所受到的恩遇之隆也是古来人臣所少见的,雍正也希望他们能彼此做个千古君臣知遇的榜样。


此时的年羹尧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啊,完全处于一种被奉承被恩宠的自我陶醉当中,说白了就是有点飘了,他成了天下人人皆知的大人物,满朝除了雍正没有人敢对着他说一个不字,他进而做出了许多超越本分的事。

年羹尧仗着自己的功劳大和雍正的宠信,擅威作福,卖官鬻爵、结党营私、目无法纪、骄横跋扈等等,百官是敢怒不敢言,雍正也曾给年羹尧写信劝告他要慎重自持,对于雍正的忍气吞声,昏了头的年羹尧骄纵不知收敛,特别是他结党营私,这更是触及雍正的底线,雍正最终忍无可忍,鼓励大臣检举,罗织了年羹尧九十二款大罪,其中三十多条都是极刑之罪,雍正表示念其功勋卓著,赐年羹尧狱中自裁,真是害人害己害家人。


在清朝,官员犯了罪,抄家是少不了的,这一抄却又抄出了一桩案子,真是连环套。

在查抄杭州的年府时,搜出了一本书,就是由年羹尧的幕僚(军师类的人物)汪景琪写的《西征随笔》,里面有一首诗,其中有一句“皇帝挥毫不值钱”,当时正值“文字狱”盛行的时候,抄家的官员觉得有问题,就上报给雍正定夺。

这个汪景琪自小就很有才华,却一直不得志,但也恃才傲物,一般人他还看不上,而他又是一个阿谀奉承喜欢拍马屁的人,而此时的年羹尧正春风得意,红得发紫,这无异于给汪景琪打了一支兴奋剂,这正是他要找的人。

而年羹尧在人生的鼎盛时期,更喜欢歌舞升平,歌功颂德,赞美的话谁不想听啊,一句好话三分暖,二人自然是一拍即合。


这本书记述了年羹尧在西北建功立业的事情,极力的夸赞年羹尧,歌颂年羹尧的丰功伟绩,书中称年羹尧是“宇宙之第一伟人”,而且将历代名将郭子仪、裴度等人与年羹尧相比较,对他们进行了贬损,说他们“较之于阁下盛名,不啻萤光之于日月,勺水之于沧溟盖自有天地以来,制敌之功,奏功之速,宁有盛于今日之大将军哉”。对年羹尧的赞美之词如江河之水滔滔不绝。

汪景琪在大手笔的夸赞年羹尧的同时也不遗余力地讥讽当朝的统治者,这句“皇帝挥毫不值钱”就是在挖苦康熙皇帝给别人提的诗不怎么样,这是在讽刺雍正的父亲,作为一个崇尚孝道的雍正皇帝自然是不能容忍有人对自己的父亲说三道四,而且这个人还是年羹尧的人。


雍正皇帝当然是怒不可遏,尔等小人竟敢藐视皇权,不杀你杀谁,于是雍正以汪景琪“作诗讥讪圣祖仁皇帝,大逆不道”凌迟处死,其头颅被悬挂在菜市口刑场,一挂就是十多年,就是要警示那些学者谨言慎行,否则就是此下场,直到乾隆上台,才将汪景琪的头颅取下埋葬。
在封建时代,最注重名分,君臣大义是不可违背的,做臣子的就要恪守为臣之道,不要做超越本分的事,年羹尧的所作所为的确引起了雍正的极度不满和某种猜疑,年羹尧本就位高权重,又妄自尊大,违法乱纪,不守臣道,雍正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年羹尧的居功擅权将使得皇帝落个受人支配的恶名,这是雍正所不能容忍的,也是雍正最痛恨的。





年羹尧从康熙三十九年高中进士开始,在不到30岁时,就被提拔为四川巡抚,后又升迁为四川总督。等到雍正继位,年羹尧更是官至川陕总督、抚远大将军、一等公,可以说是位极人臣,并且深得雍正的信任。

当时的雍正有多信任年羹尧?据说,雍正把年羹尧直接视为自己的恩人,并曾公开下诏:要求大清子民世世代代都要牢记年羹尧的丰功伟绩,否则便不是他的子孙臣民。在雍正二年的时候,雍正有一次赐给年羹尧荔枝,为保证鲜美,他下令驿站六天内从京师送到西安,这种赏赐直接可比肩当初唐明皇向杨贵妃送荔枝。

然而,仅仅才过去不到一年,雍正便下令削夺年羹尧的所有官职,并将他逮捕入狱,随后给他列出92款大罪,包括大逆罪5条,欺罔罪9条,僭越罪16条,狂悖罪13条,专擅罪6条,忌刻罪6条,残忍罪4条,贪婪罪18条,侵蚀罪15条。本来,年羹尧按罪状应当凌迟处死,但雍正念在他昔日之功,对其额外开恩,赐其狱中自裁。



在年羹尧死后,雍正下令对其抄家,结果负责抄家的官员,在年羹尧的家中搜出一本书,这本书叫做《西征随笔》,是年羹尧的幕僚汪景祺编写后送个年羹尧的。汪景祺在书中写了一首诗,这首诗的第一句是这样七个字:皇帝挥毫不值钱。当时就把雍正直接气得暴跳如雷,当即下令彻查,于是又牵连出另一桩血案——汪景祺案。

这位汪景祺,也算是个传奇人物,他年少成名,又非常有才华,也很恃才傲物,曾放言天下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做他的朋友。然而,他的科举之路,却是异常坎坷,他从康熙二十年开始参加考试,一直到康熙五十三年,才考中一个举人。

等到雍正二年时,汪景祺因机缘巧合认识了年羹尧,并受年羹尧的赏识而当了他的幕僚,从此才开始平步青云。也正因为此,对于年羹尧这位有着知遇之恩的贵人,汪景祺是非常的崇拜。其后两年,汪景祺亲自参与了年羹尧平定青海的战事,并将征途中的亲历见闻,以及政治军事等各方面的史事编写成《西征随笔》一书。



在书中,汪景祺夸赞年羹尧几千年来的第一伟人,还说名将如郭子仪与他相比,都如同是萤火之光与日月之辉相比。同时,可能是因为汪景祺在康熙年间屡屡不得志的缘故,他在书中对康熙皇帝有所讥讽,还特意写下一首诗嘲讽康熙写的诗词太浅薄。

汪景祺这首诗是这样说的:“皇帝挥毫不值钱,献诗杜诏赐绫笺;千家诗句从头写,云淡风轻近午天。”它所映射的背景是指当年康熙在南巡无锡的时候,有个叫做杜诏的学子请求康熙献首一诗,康熙答应了他,于是亲自在纸上写下一首诗给他,当时这位杜诏拿着康熙写的这首诗,一直盯着看到正中午都还舍不得收起来,简直是爱不释手。

所以当时就有文人趁机夸康熙的诗写得太好,让人看得是“云淡风轻近午天”,意思也就是盯着看到正中午都还舍不得收起来。结果,汪景祺就借这个“云淡风轻近午天”来嘲讽康熙,直接第一句就说康熙写的诗词其实都很浅薄,造诣极差,却还自我感觉良好,还写出来送人,结果还被人吹嘘得是爱不释手,可笑!

看到汪景祺这样嘲讽自己的父亲康熙,不把大清放在眼里,我们可以想象到雍正会有多生气,所以他当时就一把将《西征随笔》扔在地上,然后大骂道:“悖谬狂乱,至于此极!惜见此之晚,留以待他日,弗使此种得漏网也。”

随后,雍正亲自下令将汪景祺凌迟处死,并将他的头颅挂在菜市口刑场以儆效尤,而他的头颅这一挂就是十二年,直到乾隆上台,经左都御史孙国玺上书,才将王汪景祺的头颅择地掩埋。至于汪景祺的妻子,则被发配到黑龙江给披甲人为奴,兄弟叔侄辈被流放宁古塔,疏远亲族,凡在官的一律革职,交原籍地方官管束。由于牵累的人太多,以至于当时汪景琪所侨居的平湖县城,一时哄传着“屠城”的谣言,可见受株连的人之多!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年羹尧被处决后,官员抄家时发现7个字,雍正知

关键词: 年羹尧 抄家 雍正 处决

历史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