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真实的地主与农民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2019-10-03 作者:历史故事   |   浏览(66)

问:历史上真实的地主与农民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我的姥爷,活到今天119岁,年轻时给地主扛长工,附近村的。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受压迫。地主家和我们家至今都是以亲戚称呼,和往来。彼此很照应,。这都多少代了,的确比亲的还亲近,。另外地主家也干活,不过脑袋瓜更活灵一些,弄钱方法更多一些,不是像电影演的那么可恶。

地主是封建社会的产物,而我们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对地主的最初印象主要是来自书本。

那个”一文钱能买豆腐吃三天的刘文彩”就是心目中的地主形象。还有黄世仁,周扒皮,感觉他们就是为剥削和欺压农民而生的!

可是,结婚以后听婆婆无数次讲他们家原来就是地主成份。他们家这样的地主跟雇佣的长工和周围的农户竟然是一种十分和谐,互帮互助的雇佣关系。

婆婆的娘家是村里面的一大户人家,家里面种了几百亩地。一家人忙不过来,就雇了五个长工。这五个长工都是他们家的亲戚,有两个外甥,还有三个远方亲戚。

主人家和长工们吃一样的饭,干一样的活。住房也都在正房里。女主人每天给男人们做饭。冬闲的时候,长工们就各自回自己家去了。

有时候农活儿多的时候,主人家和长工一起都干不过来,就再加雇几个周围的农民干活儿,有时候是换工,就像现在今天在你家种,明天到我家种这个样子。

后来给地主开批斗大会的时候,让这些长工们上台忆苦思甜。婆婆家的外甥上台就说“以前我们当长工的时候,每两三天都能吃顿肉,可是现在吃不到了!”主持人赶紧把他赶下了台。

从这个例子看,封建时代的地主也是多种多样的,不全都是一个样。有的开明,有的封建,有的和气,有的狂燥,有的舍财,有的吝啬。有的不顾劳动人民的死活,有的却能与长工们同甘共苦。所以我们才有了“团结大多数,打击少数人”的统一战线策略!

你认为呢?你所了解的地主形象又是怎么样的呢?

真正的是一种互利关系,有一家穷,给地主打工,地主给了工资,还另外给些好处。吃的,穿的,等物,这人说,过年时还给肉,面,唯恐过不去年。

到了穷人的儿子,就叫他到台上讲,地主如何剥削了他们。他对大众讲得很惨,无吃,无穿,受了地主剥削,大家真以为是这样,。这样地主就成了穷人的敌人。文革时找了黑五类,包括地主,。

世上夲来就有穷有富,有地主,富农,再财产少些的,穷的。各阶层都有。就说现在,有企业家,厂主,还有作坊,大部分人打工。定说工人被剥削压迫,反抗厂长,老板,。工厂一散,无处打工,无法生存。

所以要找平均行不通,人人当老板,工人也是主人,只可能经济落后,一切停滞不前,。

历史上真实的地主和农民之间是怎样的关系?

这个问题,现在的年轻人恐怕不会知道。像我这么大岁数也没有经历过,但是,却也没少听父辈说过。

以前的地主拥有比较多的土地这倒是不假,他们把有些土地租给农民种。他们提供种子牲畜劳动工具,农民出力,到秋天两家分红。一般都是地主获得六七成收入,农民得三四成收入。如果是好年头,农民基本也能够能获得温饱。但是如果碰到灾年,农民就有些麻烦了,他们必须靠借贷过日子。

农民借贷只能到地主家去借,一般利息是钱三谷五。就是借钱是月息三分,借粮食是月息五分。如果按年算借钱就是春天借一块钱,秋天要还一块三,借粮则是春天借一斗粮,秋天还一斗半。

为什么借粮利息比较高呢?,主要原因就是春天粮食少比较贵,秋天的粮食多比较便宜。这样,如果有一个灾年,农民就有可能掉进去。农民总是靠借贷过日子,也就没有了翻身之日。

当然地主也可以自己种地。地主自己就需要雇工,雇工分长工短工。常工当然是整年在地主家干活,吃住在地主家,过年时才拿工钱回家。短工就是在农忙时雇几天,由于短工的活计比较累,工资当然是稍高一些。

过去农民和地主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对立,因为农民还不明白什么叫剥削,如果受穷就只怨自己命不好。

解放后农民翻身做主人了,在党的教育下才明白自己受到了剥削。那些地主富农家庭都被分了土地,受到了管制。特别是那些对待农民比较苛刻的地主还挨了斗,有的因此还丢了命。而那些比较厚道的地主,虽然也被瓜分了土地,但是却没有遭多少罪。

我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农业国家,所以我国文化的产生与发展都是围绕“土地”展开的,即中华文明就是农耕文明的典型代表,因此“土地”的至关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而在“土地”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两大阶级—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则成为我国传统社会里的两大不可替代的力量。这两大阶级的矛盾尖锐与否亦成为我国古代政权更替的根本原因所在。

那么,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亦或者说地主与农民在旧社会里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相处状态?我想当年的一部京剧《白毛女》大家并不陌生吧?《白毛女》里的地主黄世仁欺男霸女的形象深入人心,甚至还发生过当年一名战士观看后入戏太深曾拔枪想要杀掉舞台上扮演黄世仁的演员这种事。

而正是由于像《白毛女》这种作品的大量出现,才使得“地主”这个群体一直以“残忍的剥削压榨农民的恶霸”形象存在于大众心里。那么旧社会里的地主其真正的形象究竟是怎样的呢?我们虽然没有经历过旧社会,但根据历代政权更替的自然规律其实也能推测一二,真实的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更多的是处于一种长期的和谐共存状态,这里的“和谐”并非是指互相尊重互相理解,而是在剥削与被剥削之间达到一种平衡,地主阶级依旧通过压榨农民阶级来获取利益,而农民阶级可以承受这种压榨以此来生存下去。

自古以来,我国的农民就是一群可爱的人,可爱的表现之处在于勤劳智慧又极其的能忍,任何的反抗都是在生存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

而我认为最能真实反映这种“和谐共存”状态的当属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

看过《白鹿原》的朋友们一定对里面的几位重要人物印象深刻,白嘉轩,白孝文,黑娃,田小娥,鹿子霖,朱先生等等。

这里面白嘉轩就是地主,黑娃的父亲鹿三就是白嘉轩家里的长工,也就是很多影视剧,小说里描写的与地主签了长期雇佣协议的受地主支配使用的农民,其实就是佃户。

但是《白鹿原》里的这对地主佃户可与很多人想象中的不一样,白嘉轩与鹿三亲如兄弟,白嘉轩行事光明磊落,鹿三为人老实勤恳,两人常一起吃饭,一起下地干活。而白嘉轩的婆娘仙草作为地主婆也没有高高在上,而是亲自打点家里,还亲自下厨给白嘉轩,鹿三做饭。

通过《白鹿原》我们了解了与原先的记忆中不一样的地主,而像白嘉轩这样的地主其实才是过去旧社会里最普遍常见的地主,事实上,这些地主的祖上也是农民,只不过他们恪守“勤劳致富”的理念,通过一点一点的原始财富积累才变成了“地主”。

当然了,事无绝对,像《白毛女》里黄世仁这样的地主在过去还是有的,比如朱元璋小时候遇到的地主,但正如前面所说的,通常情况下,地主与农民之间是一种和谐共存的状态,一旦这种状态被打破,那就意味着改朝换代的时代即将到来,生逢那样的乱世,对于农民来讲是最大的不幸。

过去的地主也分三六九等,区别还是很大的。老地主与新兴地主,明朝的地主与清朝的地主还有民国时候的地主,南方地主与北方地主等等,都有很大差別。南方地主剥削压迫人的占比例大,北方地主剥削压迫的占比例小。老地主家银钱多,新地主家银钱少,新兴地主家没有钱,因为有钱他还想买地。地主们性格各异,老地主大地主雇人看家护院看农田,新兴地主自己照顾自己的庄田。其它地主我不知道,单说我村地主和种田人的关系是,你种地主的地一股是50亩,不管收成如何,都是三七分成,地主三,种田七。我村土改时,除两家地主被打死外,其它只是挨斗都保全了性命,因为他们对待穷人非常好,灾荒时外借粮食不要还,穷人娶妻经济上给予帮助,到他地里捡庄稼或偷庄稼,看到了也没事,相反还安慰几句,当然这以后穷人就不再偷他的了。我说的是我村的情况,其它放不知情。

地主有地,有房,有生产工具,有粮食。农民没地,没房,沒生产工具,没粮食。地主利用自己有较好生活条收用农民工给自己搞生产。农民工利用自己的劳动来生活。主要是给地主种田。地主管农民工住,不管吃穿。地主把地承包给农民工田地,到所收获的粮食按二八分配。如壹佰斤粮食,地主获取八十斤,农民工获取贰拾斤,据老辈说多数地主都是按二八分配粮食成果的。地主富农民贫穷是永远地存在。分配制度所决定。

过去人们对资本家,地主的理解多为误读,他们如果真像描绘的那么心黑,扛活的穷人早跑了,不要把穷人都当成傻子,富人需要穷人为他们打工,就必须考虑笼络他们的人心,如果真把人压榨死了他上哪找人去?我的老父亲就说过,哪个东家抠门,就很难找到人给他扛活。农忙的时候都是肉管饱,酒管够,农忙之前都会请人煮几蒸子酒预备着。

富人和穷人本来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富人靠穷人打工帮他们赚钱,穷人靠给富人打工养活一家老小,也有富人经营不善成了穷人,同样也有穷人因为有本事慢慢成了富人,穷人富人都是我们的同胞,都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富人是国家税收的主要贡献者,是缓解就业压力的引领者,是整合人力资源与社会资源的国家精英,富人越多国家越富强,富人越少国家越贫穷,穷人支撑不了国家财政,有能力的穷人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富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这样工商业就会更加繁荣,国家用富人的税款提高国防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建设,出台惠民政策,穷人同样是受益者。

历史上真实的地主阶级与农民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复杂,也没有太多的尖锐矛盾,并非水火不容。用简单的主仆关系完全可以概括。历史上下层的地主阶级,不完全是都是剥削阶级,不是个个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也不是万恶之源!

地主与农民之间的矛盾,主要体现在经济上的差距,地主阶级凭借土地资源,长期雇长工、请短工,将土地租赁给佃户,从中获得高额的报酬,不劳而获!

历史上,地主阶级的利益与农民的利益几乎形成了对立统一,既相安无事,又相辅相成,共同谋求生活和生存,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

历史上的地主和农民,是社会上的两股势力,社会地位和社会财富主要集中在地主阶级的手中。农民只求衣食无忧,安居乐业!如果有一天农民的利益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侵犯,农民无法正常生活与生存,农民就会奋起反抗,推翻上层地主阶级的剥削制度和上层地主阶级掌握的政权,改朝换代!

地主与农民的关系,或者说地主富农与农民的关系更加准确,现在的人很难说清楚了,南方地区的情况不了解,我只能说说我们东北地区我们老家地方地主与农民之间的关系吧,因为那都是解放以前的事了,在解放以后的土地改革中,按照土地的多少,划分了地主、富农、中农、贫农,因为我们家在土地改革中就被划为了中农,所以,对于这个成分划分的问题,我还是能说的清的,地主是土地最多的了,富农的土地也不少,仅次于地主了,地主富农都是要雇农民给他们种地的,在土地改革运动中,他们的土地都分给了贫农,而中农就是既有土地,又有车马的,是自食其力的中间水平的农民了,在土地改革运动中,他们的土地全部是给予保留的,没有分给其他人的!

地主富农与农民之间的关系最少有70年的历史了,能说出说清楚这件的事情的人,按年龄说,也应当是在90岁左右的人了,因为他们经历过了那段历史,他们是那段历史的见证人,我了解的那段时间的历史,是我爷爷在我们小的时候经常给我们讲的,所以对那段时间的历史,我还是知道一些的,所以我就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先来闯关东来到我们这里的人,看到的这里还是不毛无人之地,所以他们就在这里安家立业,开荒种地,时间长了,他们开垦的土地就多了,土地多了,慢慢他们就成了地主,成了富农,我们家当时也是自己开荒种地,感觉到自己家开荒的土地,够自己家人生活所用了,本着小富即安的思想,也就停止了开垦荒地的脚步,在土地改革中,被划为了中农,中农都是自食其力的,而且是生活略有盈余的,都是一大家族的人自己种植着自己家的土地,也不给别人家抗活当长工,也不顾别人给自家抗活当长工的,而那些后来来此地比较晚的农民,也有自己去开荒种地,也有压根自己就不开荒种地的,就是给地主富农抗活来养活一家人的。

他们自己不开荒种地,主要是家庭劳动力很少,他们如果开荒种地,还得要有牛有马有车的有犁的,因为他们没有那个能力和精力,去自己开荒种地,还不如给地主富农家扛活打工省事的,这样也完全能够养活他们一家人生活,他们不开荒种地,不是说没有可开荒的土地,就是在解放以后的50年代,60年代,在我们东北的农村还有很多荒芜的土地是被逐渐的开垦出来的,所以这也就形成没有土地的农民给地主富农家抗活当长工的历史了,实话实说,实事求是,当时的农民给地主富农家抗活,没有什么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 土地是地主富农家的,你出力给地主富农家干活,到了秋天地主富农家给你粮食,都是相互商量好的雇佣关系,并且都是长期保持这种关系的,而且相互的关系也是非常融洽的,很多给地主富农家扛活农民的婚姻,大多数都是他们抗活家的地主富农家给介绍撮合的,甚至他们的婚礼都是由地主富农家里帮着操办的!

过去农民给地主富农家扛活,不是挣钱的,而是挣粮食的,那时候,一个给地主富农家抗活的农民,都是到秋天给粮食的,都是事先约定好每年给多少粮食,给什么品种的粮食,到秋天的时候,也都是一次结清的,一个给地主富农家抗活的农民,不管家里有多少人口,都是能够吃饱饭的,平时的时候,如果粮食不够吃了,或者有需求的话,也可以提前向地主富农家提出来,也可以提前先借粮食的,因为毕竟地主富农家还是有很多余粮的,给地主富农家抗活的农民,在农忙的时候,都是吃住在地主富农家的,由于东北地区的农村那时候还没有种水稻,小麦种植的也很少,都是大量种植糜子的,糜子磨出来的米就是大黄米,大黄米磨出来的面就是黄米面,所以当时扛活的农民都是吃粘豆包,吃年糕的,吃大黄米饭的,在当时的粘豆包,年糕,大黄米饭,也就是最好吃的东西了,别说那个时候了,就是现在,东北的粘豆包,粘糕,大黄米饭也是最好吃的,所以他们也是吃的非常好,而且是管饱的!

在我们东北的农村,那时候的地主富农家,虽然他们家有土地,也是他们一点一滴,勤勤恳恳开垦出来的,虽然他们家有粮食,那也是从春到秋贪黑起早,幸幸苦苦种出来的,因为他们也都是逃荒过来的,也是从苦中爬出来的,所以他们的生活也是省吃俭用,也是非常简朴的,甚至有的地主富农家的生活水平,与所雇佣的农民家的生活水平都差不多少的,据我爷爷说,地主富农家也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才杀猪吃肉的,平时家里没事也是舍不得杀猪吃肉的,由于东北地区的实际情况,夏天秋天的时候有菜吃,有蛋吃,而在春天冬天的时候,地主富农家主要也是吃豆制品的,也是吃土豆,白菜,萝卜,粉条,酸菜的,也是吃大酱咸菜的。

在我们老家地区东北的农村,基本上都是从山东闯关东过来的,到现在已经有十代人了,据我爷爷说,那时候闯关东来的人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最后找了一个地方才落脚生根的,至于土地吗?到处都是没有开垦的土地,你有多大本事,你都可以开垦多大面积土地,甚至还有跑马占荒的说法,就是自己骑着一匹马在广袤的东北大地上跑上一圈,这圈里的土地就是你的了,当别人看见有马蹄印的时候,也就认可了,这是有主的土地了,自己也骑着马在人家土地的外面也跑一圈,也就是自己的土地了,别人也不会占用你跑马占荒的土地,因为那时候的东北,到处都是没有人开垦的荒地的。

所以,那时候土地的所有者都是自己在荒地上开垦出来的,先来到东北闯关东的人,一年一年的扩大自己开垦的土地,时间一长,土地也就多了,然后买车买马,盖房子建院墙,最后这些人也就成了地主,成为了富农,至于有些农民自己开垦的那一点土地,也是留着自己家里种蔬菜了,地主富农是看不上眼的,也不会去占用的,在我们当地的农民,只是会给地主富农家抗活的,而不会租种地主富农家土地的,如果你想租种地主富农家的土地,还不如自己去开垦那些没有被开垦的荒地,那些没有开垦的荒地,都是无主之地,在那个年代,也是没有人管的,到了50年代,60年代的时候,我们这里的农民才把这些荒地逐渐的开垦出来,那时候开荒种地也是随便的,也是没有人管的,谁开垦了荒地谁种,谁种的粮食就归谁的!

这就是我对过去地主富农与农民关系的一点了解和理解,因为人的性格本质的不同,人也是不一样,可能有的地主富农对给他们抗活的农民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也有大度的,也有小气,也有善良的,也有奸诈的,也有随和的,也有刻薄的,但是年初地主富农与农民的约定是不能改变,你对农民的态度好的话,农民也愿意给你抗活的,而且在抗活的时候也不会糊弄地主富农的,也会在他们家长期的把活扛下去的,如果地主富农的口碑不好,农民也不会去他们家里抗活的,最后没人给他们家抗活的话,他们家的地没人来帮助种了,这个地主富农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感谢您对从善如刘三农问答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您的评论留言!

本文由手机网投网站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历史上真实的地主与农民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关键词: 历史 真实 农民 地主